第276章 主控室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76章 主控室┃“主控室右边第二棵树下,一个草丛覆盖的兔子洞。”角斗场深处,众伙伴对主控室的大门展开了狂轰滥炸。因为有了顾问室的经验,这一次他们更默契,更娴熟,更行云流水。[月光悲鸣曲]让门窗强烈共振。[终极破坏狂]让整栋建筑都在爆裂的冲击波中瑟瑟发抖。礼拜天更是顶着[画皮],一会儿周云徽的[火焰喷射枪],一会儿五五分的[兵器库],一会儿还化身佛纹,用[战意]协助大四喜再给各位伙伴套上一层钢铁意志的buff。霍栩起初还拿大水冲一冲,后来发现,在这些丧心病狂的重火力面前,他的水浪简直温柔得格格不入。然而因为火力太集中,现在整个主控室都被硝烟弥漫着,根本看不清大门的状况,只能凭借不断回荡的刺耳警告音还在重复“非法能量试图开启主控室”而不是“入口被损坏”来判断,轰炸尚未成功,炮火仍需努力。“这样真的有用吗?”趁南歌一曲完毕,霍栩有点不确定地问。南歌说:“回收室就是这样进去的。”霍栩说:“但攻破回收室的时候有十九个人的攻击力,现在只有十一个。”不对,十个,他的水浪可以忽略不计。南歌:“虽然人变少了,可是范总觉醒了。”霍栩:“……哦。”南歌:“嗯。”两个VIP伙伴望着终极破坏狂的背影,仿佛看见了前路的无比光明。就在这时,警告音突然变成疯狂的警报,用前所未有的尖锐和迫切叫嚣着——“严重警告,严重警告,主控室入口能量不稳,请立即启动应急程序!”众伙伴心中一震,这是暴力攻击终于要见成效了?霍栩立即操控水浪向整栋建筑冲刷过去。巨大水浪里,硝烟、尘土被瞬间带走,主控室清晰的轮廓重新显露,只见入口大门上被轰出无数裂纹,像蛛网一样遍布整个门板,并且每一道裂纹都在急促地闪烁着紫光。胜利在望!喜色染上每一个伙伴的眼底,大家不约而同深吸口气,铆足了劲向大门大气最后的冲击。“哗啦——”只有霍栩的水浪再度汹涌地扑到了门上,其他人毫无动静。霍栩错愕地看向另外十个人:“你们在干嘛,就差一点了,攻击啊!”变回了自己模样的礼拜天,神情比霍栩还错愕:“我感应不到文具树了。”“什么?”霍栩以为自己听错了,这种关键时刻,文具树失效?“我也……”五五分茫然举手。霍栩这才发现,一些伙伴手上来自五五分[兵器库]的重火力都消失不见了。还有何律、大四喜、越胖胖、郑落竹……霍栩看了一圈,每一个伙伴都一样。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看范佩阳,却只看到对方沉下的眼底,和皱起的眉峰。文具树消失了,所有人。“队长?”南歌忽然紧张地上前一步,却又犹豫着停下,隔着一些距离担心地看着唐凛,“你怎么哭了……”众人怔住,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唐凛失神般呆愣在原地,脸上并没有太多表情,可眼泪不是假的。范佩阳离他最近,几乎是下意识地把人拉到面前,他握着唐凛的胳膊,很用力,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紧张。唐凛眨了眨眼,回过神。四目相对。范佩阳在那双尚未退去水汽的眸子里,看见了化不开的悲伤。神庙。众守关人躺平在深渊之底,不仅不着急起身,还调出投屏好整以暇地围观起来。9/10对这种近乎渎职的行径十分唾弃,但当耳内的催促和训斥越来越难听——【你们这么多人还拦不住一群虫子吗!】【是不是当几天顾问把怎么战斗都忘了!】【试炼区不是给你们养老的地方,别以为不是守关人了,关卡出现任何意外就和你们没关系——】锅都背上了,那就爱谁谁吧。波瑞阿斯虽然看不惯坑底这帮家伙的自由散漫,但他的工作守则向来是付出和回报对等,一味向不领情者付出劳动力这种事,他敬而远之。“什么情况,真启动应急程序了?!”躺在不远处的7/10突然咋呼。悬在坑底上方的投屏面积已被拉大到可以覆盖到每一个“躺位”,为了配合围观角度,波瑞阿斯也只能重新躺下,于是现在一抬眼就清楚看见主控室门前十一个束手无策的闯关者。“再不启动门就真被破开了,”潘恩说,“我估计上面能被吓出一身冷汗。”索贝克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乎和画面里的闯关者一样懵逼:“什么应急程序?”“你守关的时间短,还不知道,”希芙解释说,“主控室和回收室不一样,因为太过重要,是有自保程序的,一旦察觉非法入侵的能量达到警戒值,它会直接切断周围所有鸮系统的能量供应。”索贝克:“所有?”希芙:“对,角斗场深处的这一空间,和整个9/10关卡其实是相互独立的,所以切断了这一空间里的能量供应,不影响外面的关卡运行。”索贝克这会儿才真正明白应急程序的意义。闯关者的文具树是要靠鸮系统能量维持的,切断能量,就等于剥夺了他们的文具树,让他们彻底变回普通人,自然也就不可能给再对主控室入口造成任何威胁。投屏里的情况也印证了这一点,十一人对着大门,只剩霍栩还在徒劳地使用特殊能力。众守关人的视线很自然落到他身上。“话说回来,你们谁想到了,这小子竟然是当年那个守关人和地球女人的……”维达现在仍然消化不掉这一重磅信息,难以吐出“孩子”这样的字眼。早在躺平坑底刚调出投屏时,他们就第一时间回顾了角斗场的战况,因为都记着霍栩手臂没猫头鹰图案这事儿呢。结果回顾完,就不单是图案的事儿了,简直震碎了他们的人生观、星球观、感情观,粉粉碎。5/10说:“他俩不仅有了,还能避开所有人把这家伙藏到地下城,然后这家伙还真就安安全全长大了!”得摩斯:“不仅安全,而且茁壮。”众守关人:“……”这一连串概率比主控室被毁还低。【全体顾问请注意——】耳内联络者,不知何时又换回了懂礼貌的小姐姐。【应急程序已切断主控室周围所有闯关者身上的鸮能量供应,他们的一切文具树和在许愿屋内得到的身体强化都已消失,请各位顾问尽快前往神庙深处的主控室空间,对他们进行最后的处理。】众守关人交换个一言难尽的眼神,敢情拖到现在,还没派新的运营团队进来?那帮人是有多金贵,连进来走走过场,收个尾都不愿意!“应急程序启动得太晚啦,”8/10第一个出声,边说话边剧烈疼痛似的疯狂倒吸冷气,“我们现在身受重伤——”7/10立刻响应:“对,浑身都疼……”得摩斯叹口气:“我腰、背、腿都骨折了,手臂还好,只是一点轻微错位……”潘恩:“你们叫别人吧……”提尔:“不过最好再多派一组人马,把我们抬出深坑……”9/10:“坑确实有些深,我可以作证。”联络音那边一阵沉默后,突兀切断,可能是怕忍不住爆的粗口传过来,影响同事间的安定团结。世界终于清静了。众守关人第一次全身心放松,惬意仰望投屏。当个远程围观的看热闹群众,真好。不过——“他们会死吧……”6/10盯着投屏上的十一张脸,忽然有些心情复杂。“没了文具树,上面派谁过去,都可以轻松处理。”希芙声音淡淡的,带着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伤感。他们不去,可试炼区里有的是人。从应急程序启动那一刻,结局就注定了。坑底陷入一片寂静的沉默。9/10却在这时出声:“也不是完全没有翻盘机会。只要他们能在上面派的人抵达之前,进入主控室,毁掉鸮系统,那这一次的行动就算成功。”众守关人闻言看他,全是一脸莫名其妙。8/10说:“我们先不讨论毁掉主控室之后他们仍会困在这个星球上,我就想问你,他们连文具树都没了,怎么进主控室?就凭霍栩的水?”9/10说:“凭鸮系统的能量被切断。”众人迷惑:“你到底想说什么?”9/10双手枕在脑后,不疾不徐道:“能量供应切断,不只意味着他们的文具树消失,也意味着鸮系统对他们脑内领域的控制同样消失。”“这倒没错,”提尔难得插话,“当脑内控制中断,他们将可以和任何人交流任何关卡信息,而不会再头疼欲裂,如果他们中有谁曾经被鸮系统、文具树、一次性文具伤害或者治愈过,虽然身体上的效果是不可逆的,因为当时就完成了能量转换,但意识、思想、记忆这些对脑内领域产生的效果,要一直靠鸮系统的能量来维持,当能量中断,效果就会消失。”得摩斯在提尔的话里猛然反应过来什么,立刻再去看投屏。难怪唐凛会在能量被切断的一瞬间情绪失控……“等等,精神控制消失和他们进主控室有什么关系?”6/10不解,“就算鸮系统不再控制他们大脑了,难道他们就能凭空生出新的力量?”9/10沉吟几秒,缓缓道:“其实主控室还有一个秘密入口。”好几个守关人闻言一个鲤鱼打挺,直接坐起来了:“秘密入口?!”剩下没起来的守关人:“……”靠,合着只有自己是真受伤!波瑞阿斯也跟着再度坐起来:“是的,秘密入口,是当时设计者留的后门,整个试炼区的人都没有权限关闭它,就一直留在那里。”众守关人:“哪里?”波瑞阿斯:“主控室右边第二棵树下,一个草丛覆盖的兔子洞。”众守关人:“……”真是充满童趣呢。“不过想从那里进也太难了吧,”潘恩撇撇嘴,“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帮家伙得撞多大运气能找到?”“他们找到了。”一直盯着投屏的希芙,实时播报。众人不可置信地望向投屏。只见白路斜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树下,连挖带刨几下就把草丛剥开,露出了仅容一人通过的狭窄洞口,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得意,招呼众人:“正门在这里。”众守关人:“……”怎么就是正门了!不过这个不是重点。所有视线在下一秒重新射向9/10,每一道都是犀利的怀疑:“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找得到秘密入口?”虽然波瑞阿斯的原话是“也不是完全没有翻盘机会”,但明显话里话外就觉得这帮家伙有机会,而且是有很大机会,然后现在白路斜真的找到了,波瑞阿斯的脸上也没有任何意外,太可疑了!9/10整理一下针织帽,既提了“兔子洞”,他就没想隐瞒:“我刚刚说了,鸮系统能量对他们脑内的控制已经切断,所以那些闯过9/10并被修改记忆后重新扔回地下城的人,也会恢复真正的记忆。”众守关人回头再次去看投屏里的白路斜,连提尔脸上都露出诧异:“你是说他曾经闯过9/10?”“不可能,”卡戎都难保持淡定了,“如果他已经全部通关一遍,为什么我们完全没有印象?”维达:“对啊,就算我从前没考核过他,提尔或者希芙总也考核过,但我们所有人对他的记忆就只有这一次闯关。”“因为他当时并没有通关,”9/10说,“他在角斗场里和当时的士兵打了几个回合后,发现角斗场深处的通路,非常果断就甩掉了自己的对手,闯到里面闲逛,后来那个士兵追进去,他围着树跑圈遛人家玩儿,一脚踩空,掉了下去。”众守关人:“……”白路斜你还能再无聊一点吗!9/10:“可是他并未通关,无法自动触发记忆重置,我只能紧急进入主控室,手动操控鸮系统,给他强制洗脑。”索贝克:“上面没让你直接把他处理掉?”“没有。可能是当时局面还可控,而且他的战斗力确实很优秀,扔回地下城可以继续发挥价值。”9/10说,“不过这样洗脑可能还是太勉强了,鸮系统执行我指令的时候,发生了一点偏差,并且还产生了一点点额外效果。”7/10:“具体?”9/10:“鸮系统只是清空了他的记忆,没有重置,就直接丢回了地下城。同时所有见过他的人,除了还留在地下城的,其余人记忆里关于他的事情也都被一并清空,即使留在地下城的,关于他的记忆时间点也拨回到了他第一次闯关之前。”卡戎:“可你还是没解释,为什么我们不记得他?”9/10:“‘所有见过他的人,除了还留在地下城的,其余人记忆里关于他的事情也都被一并清空’这一条里,也包括你们。”众守关人:“……”这是他妈的一点点额外效果吗!神庙深处,兔子洞前。好几个伙伴看白路斜的眼神,就像在看无敌开挂手:“你怎么知道这里还有门?!”白路斜眼尾上挑:“我知道的多了。”众伙伴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大四喜的[幸运抉择]那样坚定地要他们带上白路斜。这带的不是白路斜,是胜利之钥啊!唐凛轻舒口气,已经暗暗稳定了情绪,冷静道:“以后再说这些,先抓紧时间进主控室。”白路斜离洞口最近,闻言准备第一个跳。可他才刚一抬脚,突然被旁边的何律一把扑倒,倒下的一瞬间,一道火光从他们头顶掠过,打在了后方的另外一棵树上。“轰隆——”高大粗壮的树木竟然直接被拦腰炸断。火光射来的地方,五个凭空出现的陌生面孔,一字排开,正冷冷地看向这里。郑落竹第一反应就是启动[铁板一圈]防御,可集中了注意力才反应过来,他已经没有文具树了。“别再折腾了,”为首的陌生人低沉开口,“我们是新任守关人,负责过来处理掉你们。就算你们进了主控室,我们一样可以追进去,没了文具树的你们连虫子都不如,乖乖待在这里别动,还能死得痛快一点。”霍栩眼底一闪。无数冰柱从五个新守关人背后极速来袭。五人仿佛毫无察觉,一动未动。冰柱却在马上就要碰到他们后脑时,“咔”一声撞碎,就像那里立着一堵透明的防御墙。“我们知道你还有能力,”那人朝霍栩笑一下,“一半的血能孕育出这样的能力和觉醒等级,不可思议,所以我们不会杀你,我们会把你带回去好好研究。”霍栩无声看着他,前所未有的冷静。明明和999战斗的时候,对方一句话都能让他气血翻涌,恨不得将对手杀个片甲不留。可是现在,哪怕被人这样当面鄙夷,说着要把他当研究品,他内心也毫无波澜。因为他终于知道了,他不是为这些人活的。值得他牵动喜怒哀乐的,只有身后那些同伴。精神力刹那间喷涌,霍栩绷紧全身,释放全部能量,不留余地!“哗啦——”不是水浪,是水幕,滔天的水幕从四周拔地而起,将众伙伴牢牢护在中间。“都进主控室!”霍栩大喊。离最近的越胖胖屏息收腹,第一个进洞。被何律扑到一边的白路斜,迅速起身,第二个跟上。然后礼拜天、南歌、郑落竹、施方泽、大四喜、何律、范佩阳。新守关人的强力狙击打在水幕上,一连几下,竟然都没穿透。五人交换个眼前,迅速上前。唐凛倒数第二个进洞,跳下之际,直接把霍栩也拖了进来。众伙伴在黑暗的洞道中极速下滑,没几秒,就“扑咚”“扑咚”地陆续落地。说是落地也不恰当,因为触感上的确是着陆了,可低头去看的话,就会发现他们好像仍然悬浮在空中。从知道主控室的存在那天起,众伙伴就不止一次想象过这里的样子,可能是管线交错,可能是屏幕密集,可能是眼花缭乱的复杂操作台,当然,还应该有如影随形的紫色光芒。他们都想错了。这里就像一个更美、更曼妙的许愿屋,他们仿佛置身于一个无边无际的宇宙,星云璀璨,星河浩渺。霍栩没去过许愿屋,他只知道他的计划是用水幕阻挡那五个家伙,然后进主控室后再赶紧想办法看能不能操作鸮系统把洞口封上。虽然他不懂鸮系统,但记忆深处一直残留的讯息就是:进了主控室,你就一切都会了。结果主控室里连个操作台都没有,他拿什么会!洞口前。水幕随着霍栩的跳下而消失,五个新守关人踩着泥泞追到洞口前,为首那位低头看两眼,轻蔑嗤笑,接着毫不犹豫跳入。不料前一秒还敞开的洞口,竟在这时突然消失。另外四个新守关人眼睁睁看见自己同事的双脚“咚”一声杵在坚硬地面上,四脸懵逼。为首那个一个不稳差点摔倒,恼羞成怒:“怎么回事!”“别急,这里进不了可以从正门进嘛,反正我们都被开放了权限。”另外一个人说着,转身直接走向主控室正门。未料手刚碰到门板,门板突然发出强烈紫光,上面原本被轰出的蛛网裂纹竟然一瞬消失,仿佛重新修补坚固了一般。然后,五个新守关人就听见了不带一丝感情的系统提示——“主控室所有入口已关闭,任何人不得进入。”同一时间。主控室里,或者说十一个伙伴悬浮着的“宇宙”里,也响起了鸮系统的机械音。“检测到最高权限,开启保护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