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绷带下的秘密(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68章 绷带下的秘密02┃“他以为可以轻松带我上路,我也这么以为,可最终他死了,我活了。”全场伙伴已经彻底傻掉了。单是看见霍栩手臂上根本没有猫头鹰图案,就足以冲击到他们在这里形成的固有认知,以为霍栩开口是要解释,结果等来的却是又一个惊天大瓜。男守关人,女闯关者,一个K星和一个地球人擦出火花?还有了孩子?基因能混合吗?也是怀胎十月吗?那孩子像爸还是像妈啊??这时候再去看霍栩什么都没有的手臂,再想到他异于常人的身体素质……“你不要告诉我们……那个孩子就是你……”众伙伴已经被一波波信息巨浪轰得头晕目眩、人仰马翻,再也承受不了任何一点冲击了。霍栩:“是的。”所有人:“……”爱咋咋地吧。“所以就和你们看见的一样,”霍栩抬起手臂,“我没有闯关者的标志,我也不需要文具树。”唐凛终于把所有的疑惑都连上了,也解开了:“‘水’是你天生的特殊能力。”“对。”霍栩承认得干脆。唐凛:“一次性文具你也无法使用?”霍栩:“我根本就没[文具格]。”话既说开,便一敞到底。“你们那个图案既是闯关系统,也是身份认证,我这种应该叫……黑户?”霍栩也不知道怎么就从记忆里翻找出了这么个词,他甚至都忘了是在哪里听到的,不过用来形容自己,再合适不过。他自嘲地勾起嘴角,“我没有文具树,没有[文具格],没有[小抄纸],所有关卡的提示和规则,都直接传达到我的大脑。”“可这并不影响你闯关,说明关卡还是认可你闯关者身份的,”渐渐冷静下来的南歌,不认同“黑户说”,“你和我们的区别,顶多就是完整版和极简版。”越胖胖悄悄补充:“是极简低配版。”连一次性文具都不让用还是人吗!绑着绷带是怕被人发现手臂上没图案,身体素质是因为继承了二分之一的K星血统……郑落竹瞳孔猛地一缩,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家伙伴:“霍栩,那你不就是混血?!”霍栩:“……”众伙伴:“……”这信息处理速度是才通2G网吗!“不对,那你的能力呢,”郑落竹俨然不受外界干扰,还在自己的节奏里狂奔,“我们要靠经验值来解锁文具树,你靠什么?”“他什么都不靠,”越胖胖实在觉得丢人,凑近他鼻对鼻眼对眼的解释,“人家能力是天生的,一直就这么厉害,懂了吗?”郑落竹没机会点头或摇头,因为下一秒,施方泽就不着痕迹把他揽了过去,耐心而细致地解释:“他应该和我们一样会获得经验值,否则无法在水世界酒店或者3/10通关集结区这样的地方购买食物和住宿休息,但在能力解锁上,经验值对他应该没有任何意义。”丛越愣愣地看着空荡荡的眼前,突然心酸。在VIP里也就郑落竹能和他勾肩搭背,现在唯一的兄弟也要被人抢走了……谁懂他的苦!“经验值在能力进阶上确实没用,但通关有。”接着施方泽的话,霍栩纠正越胖胖的说法,“我的能力不是一直这样,而是随着每一次通关,在不断进阶,要是一开始我就有现在的战斗力,我不会到今天才闯来这里。”唐凛若有所思:“那你这种觉醒属于能力的自然进阶,还是被人为用关卡刻意限制?”和尚忍不住插话:“他父母把他放进关卡是保命的,肯定恨不得铺好一切后路,怎么可能还限制他的能力。”霍栩像听见了好笑的事,斜睨着和尚:“一次两次是偶然,如果我每次觉醒都要等到通关之后,你觉得还是偶然吗?”和尚没声音了,这要再说巧合,他自己都张不开嘴。可就是不合理啊。一对父母,在遭遇不测前费尽心思把自己的孩子藏到这里,却要按关卡限制他的战斗力?存疑的还不止这些。施方泽轻轻抬眼,视线再次锁定霍栩,带着审视:“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世,知道K星,知道这里靠能量运行,甚至知道如何创造超空间跳跃点并设置目的地路径,却不知道主控室在哪里。”“你怀疑我?”霍栩看他,周身熟悉的防备眼看就要卷土重来。施方泽却摇头:“不,我相信你是真的不知道,否则你没必要和我做情报交换,直接闯关去毁主控室就行了。”但是这中间有缺失。或者说,霍栩给的信息不足以支撑这一切的完整逻辑链。他只抛出了一个十年前的“背景故事”,其余都是空白。四目相对,终于,霍栩冷冷开口:“我对那两个人一点印象都没有,”他的眼里像结了冰,“从有记忆我就在地下城,一个据说是受那女人托付的家伙养了我几年,具体喂养方式就是把我关在一个破屋子的地窖里,天天扔下来一点少得可怜的食物,以及一遍遍耳提面命我与众不同的身世,和找到主控室之后千万要带他一起回地球……”地下城的生存条件就是这样恶劣,众伙伴想,那个人恐怕也不是真的要虐待霍栩,把他困在地窖里,是怕他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往外跑,太奇怪也太扎眼了,想来霍栩的父母也希望他平安长大,在战斗力真的可以应对外界危险时,才开始闯关。可理解归理解,霍栩说他有记忆就在地下城,那他才多大啊,让一个刚记事的孩子来面对这一切,太残酷了。“可惜,现在有机会回去了,那家伙却早就等不到了。”霍栩歪头,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眼里却一片漠然,“他崩溃得太快了,有一天突然下来,把地窖门锁了,然后要带着我一起死,说在这里熬得太痛苦了,生不如死,死了就解脱了……”“我那时候还没他一半高,”霍栩抬手比了比,可笑道,“他以为可以轻松带我上路,我也这么以为,可最终他死了,我活了。”集结区里一片静默。后面的事情不用再讲,一个踩着尸体爬出地窖的孩子,就此混入地下城,既要竭力隐藏以免引人注意,又要挣扎着生存,长大。“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让那家伙洗脑似的给我说了这么多没用的,偏偏不讲每一关的内容还有主控室的位置,是怕我闯得太容易,非要人为设置一些障碍?”霍栩把自己说笑了,笑意却永远到不了冷硬的眼底。“你别这样想,”郑落竹听得难受,“他们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的是把你藏起来,别被K星发现,你没有猫头鹰图案,却能顺利融入这里,畅通无阻地闯关,肯定也是你父亲用守关人的权力私自在鸮系统里为你做的手脚,就连制造出口离开这里的方法都告诉你了,不可能是故意瞒着其他信息不说,肯定是事出紧急,他们来不及交代这么多,这么细。”郑落竹不想对别人的私事进行评论和判断,但涉及到父母,就不一样了。什么样的父母根本不拿孩子当人,没谁比他更清楚,正因为清楚,所以他可以肯定,霍栩的父母绝对不属于这一类。他们是因为没有其他办法,只能把霍栩藏到地下城,可有的父母是凭实力亲自给孩子建造了个更残酷的“地下城”……手忽然被用力握住。郑落竹回过神,低头。是施方泽的手。很多年前,也是这只手,紧紧扯着他,可怜巴巴地说,你别难过,我把好吃的都给你。郑落竹眼底发热,深吸口气,用更大的力道反握住他。十年前,又是十年前。唐凛很难忽视时间上的重叠。十年前相爱的守关者和闯关者被处理掉。十年前关卡世界不再吸纳女性闯关。十年前鸮系统出了bug,将根本不是闯关者的徐望直接卷进了前十三关培育区,这才有了后来挖鸮玉毁掉前十三关通路的事。怎么所有奇怪的事情,都在十年前这个时间节点上?难道是担心再发生霍栩父母这样的事,试炼区才开始不再吸纳女性闯关者?心中种种猜测,唐凛却一个都没开口问。第一,这些问题和他们接下来的闯关、回家,并没有太大关系;第二,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霍栩还根本不记事,他也未必知道答案;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对于自己的父母,霍栩根本不愿意多谈,连带着和他们有关的推演、猜测,都在他的抵触之列。先前仅有的叙述里,他极近简洁和省略,必须提到父母的时候,就用冷冰冰的“那两个人”带过。这都不是疏离了,更像是……恨。之后的很长时间,集结区都是一片沉寂,只有日光无声洒落,带了仅有的暖意。霍栩的身世太劲爆,也太复杂,大家光是消化吸收这些信息,就很艰难了,无力再走入更深处去探究霍栩对他父母的心情,何况,他们也没这个立场。可有一件事他们很清楚。那绷带缠着的不只是霍栩的手臂,而是他的全身,从头到脚,是他的内心,从里到外。那是他的遮掩,是他的防备,更是他的铠甲。而现在。霍栩当着他们的面,把这些都拆掉了,一点不剩。去主战场的第一人选定了霍栩,唐凛拍的板,没人再反对。不过同时也定了备用的第二人选、第三人选等,以防出现意外情况,过来支援或者顶替霍栩。主战场之后,就是七座神庙,不算霍栩,他们还剩二十一人,正好分成七组,一组三人。但这些要建立在所有人都通关8/10的基础上。谁也不敢把战况想得这么乐观,所以和主战场一样,他们也对分组和人员调配做了应急方案。经过一整天讨论,战术全部敲定,所有步骤和细节都清晰明朗——首先,通关8/10。其次,进入9/10,兵分两路,霍栩去主战场,其余人去神庙。接着,霍栩通过对战拖住主战场,而去神庙的人在霍栩争取到的时间内,找到并复活死亡闯关者。最后,众伙伴进入主战场,接手客人,让霍栩可以脱身去战场最深处的主控室。“这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千万千万不能通关,一通关,我们直接被强制送入主控室洗脑,一切就前功尽弃了。”整个会议的后半段,崔战、周云徽、和尚、江户川等等许多伙伴,分别对这一要点进行了重复叮嘱。一直到会议即将解散,白路斜又淡淡瞥向霍栩,换汤不换药:“别通关,害我们没得玩。”霍栩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实在忍无可忍:“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对着我说?9/10通关条件还不清楚,你们就确定是在主战场?神庙就没可能达到通关条件?!”“有可能,”白路斜挑着凤眼,上下打量他,“但你看起来最容易冲动,激情通关的危险更高。”霍栩:“……”众伙伴:“……”你白路斜就不要说别人了好吗!真正解散的时候,天色已暗。大家纷纷去餐厅吃东西,为这耗心劳神的一天补充体力,只有霍栩直接回了房。关上门,他便一头扎进床里,用被子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连头都埋进去了。呼吸有点闷,可这样的环境让霍栩安心。彻底的黑暗和封闭能让他放空,就像地窖里度过的无数个日夜。其实也分不出日夜,地下城没有白天和晚上,地下城的地窖里更没有。迷迷糊糊中,霍栩睡着了,可没多久,他又被敲门声吵醒。那声音隔着被子,隔着房门,几乎听不见多少,霍栩还是觉得很吵。起初,他不想理,可门外的人很执着。霍栩终于烦躁地坐起来,却一点去开门的意思也没有,只抱着满怀柔软被子,对着门口皱眉:“谁?”“唐凛。”门外简洁明了报名。霍栩本能地不想在这个刚袒露完自己全部秘密的夜晚见人,尤其是唐凛。对着别人他还能打发打发,对着第一个说“我信他”的唐凛,霍栩没有藏住心情的自信。“我睡觉了。”霍栩理直气壮,完全没考虑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多精神抖擞。门外的人似乎笑了下:“那我就在这里问,就问一件事。”霍栩直直看着门板:“什么?”外面的声音低下来,像是刻意放轻,放到只有他们两个听得见:“霍栩,你还是想要毁掉主控室吗?”“当然。”霍栩毫不迟疑,完全不懂唐凛为什么要特意过来问这种废话。“毁了主控室,就等于毁了鸮系统,极有可能超空间跳跃点会一起消失,那你还怎么脱身?”“脱身?去哪儿?你说的是K星还是地球?”霍栩的讥诮,让门外短暂静默。“都行,”唐凛的声音像心疼,又像叹息,“K星也好,地球也好,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我哪里都不去。”霍栩一字一句,他冷冷盯着门板,复杂的眼里有仇恨,有怨怼,身体却无意识地将被子抱得更紧,就像溺水的人攀着浮木不肯松手,“地球对于你们是回家,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K星也一样。不过你放心,我既然答应了你们,就一定说到做到。我牵制,你们救人,到了主控室,我制造跳跃点,你们离开,我再毁掉这里。”“你毁不掉这里,这里是真实存在的星球,你顶多是毁掉建立在这里的试炼区系统。”“那就毁掉什么算什么,至少这个鬼地方再没办法使用。”“然后呢?等着K星人来抓你?”“不,不用他们辛苦,我会自我解决。”“……”“那两个人根本就不该把我生下来,既然他们没能好好处理,那我就帮他们处理。”门外再没有任何声音。霍栩想唐凛应该是离开了。对方不是苦口婆心的性格,他只会把事情都给你摆出来,说清楚,可你若坚持,他不会再劝。夜很静,静得有些寂寥。霍栩抬头,就那样抱着被子仰望星空发呆。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再次响起唐凛的声音,他竟然还没走。霍栩想把目光从夜空转回门口,却在下一秒怔住。“你的能力要随着闯关才可以提升和觉醒,我想,是因为他们怕你过早暴露了不符合关卡等级的实力,会引来守关人的注意和疑心。”这是唐凛留下的最后一句话。等霍栩从怔然中回神,再想去看门口,却听见了唐凛离开的脚步。三天转瞬即逝。闯关时,二十个小时都觉煎熬,进了休息区,却觉得七十二小时还不够。然而午夜总是如期而至。二十二个伙伴聚在集结区中央,等待闯关口开启,不想等来的却是整个透明集结区向上飘浮,恍若在乘坐一部打造成玻璃花房的观光升降梯。高度不断上升,外面的天色竟然也越来越亮,集结区穿过无数云层,最终停在一片明亮耀眼中。透明大门缓缓打开,众人走出去,这才发现自己脚下是一条宽敞的跑道,从前方的光芒里延伸出来,一直铺到集结区门口。随着最后一个人踏出集结区,大门重新关闭,透明玻璃房极速下降,消失在众人视野。与此同时,周遭刺眼的光芒也一瞬黯淡,消散。大家这才看清,他们已经进入了一个管道似的封闭空间,就像出了机舱直接进入连接桥一样,不同的是这个“管道”很宽敞,脚下是平地,打造成了九排跑道,无论颜色、宽度还是踩在上面的感觉,都是和标准田径场的跑道一模一样,两侧和头顶的封闭一体成型,泛着银灰色的金属光泽,因为顶棚很高,不仅不会让人压抑,还有一种空间无限延伸的感觉。显然这就是8/10的战场了,众伙伴不知道跑道有多长,因为前方不远处,跑道就开始转弯,从他们这里看不到转弯后的情况。“叮——”<小抄纸>:欢迎来到8/10,极速杀戮。在这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奔跑。你有30分钟时间跑到关卡终点,抵达即通关。不过闯关期间,我们会送六批次客人进入这里,分别在第1、6、11、16、21、26分钟,奔跑途中千万要躲开他们哦。作者有话要说: 竹子: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追逐雷和闪电的力量~~众伙伴:我们这个文里没有BGM!施方泽: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