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两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唐凛和骷髅新娘的归队,让通关伙伴的人数最终定格在二十二个——

vip:6人

甜甜圈:5人

彩蛋:施方泽、大吉、礼拜天

步步高升:佛纹、江户川、骷髅新娘

十社:崔战

孔明灯:周云徽

铁血营:何律

白组:白路斜

莲花:大四喜

崔战“滑”回集结区中央的时候,聚在这里的众人正准备原地解散,饥肠辘辘的就去吃饭,疲困交加的就去睡觉,虽然休息时间有三天,但后面他们还要交流战斗经验讨论未来战术,所以让身体和精神恢复到最佳状态是当务之急。

不过在解散之前,有个谜团必须得先解——

“那个,施方泽是吧,”江户川代表所有伙伴,客气地喊住准备和vip一起去往餐厅的彩蛋组长,“能不能先分享一下,你是怎么做到二十秒通关的?”

带着同样疑问的伙伴们,视线早聚焦过来了,一双双眼睛里全是大大的问号。

他们都快被这迷惑折磨疯了,要不是因为和这位施组长不熟,绝逼忍不到现在才问。

施方泽闻言回头,连带着礼拜天、大吉还有vip们一起停住了。

唐凛其实有点猜到方向了,但也想听听施方泽的具体操作。

不料施方泽对着江户川和周围一群等着答案的人礼貌地轻轻摇头,笑容和煦:“秘密。”

江户川微微呆愣。

其他人也始料不及。

可能是大家在一起混得太久了,联手闯关了这么长时间,不知不觉就把“组织”的概念淡化了,与之相对,“战友”的概念则茁壮成长。什么是战友?并肩浴血,信任坦诚,可以把后背交给对方的,而现在彩蛋也进了大部队,他们很自然就觉得对方也该如此。

但静下心来想一想,大家又都释然了。

彩蛋只和他们闯了这一关,并且这一关都是一对一的战斗,也就是说,他们其实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背靠背战斗过。

说得再客观点,截至目前,彩蛋至少还带给了他们关于“k星”和“鸮系统”的诸多重磅情报,他们可还没给过对方任何实质性的回馈——vip和彩蛋之间的互动不算,那是人家的私事——所谓的“齐心协力复活已死亡的闯关者”,也是到了910才能见真章的事。

想通了,也就没什么可啰嗦的,虽然心底难免还有点不爽就是了。

江户川耸耸肩,不再追问,其他人也放弃,纷纷转身,准备散开。

唯独vip没动。

vip没动是因为郑落竹没动。

因为郑落竹没动,施方泽也就迟迟难以挪步:“竹子?”

郑落竹眉头皱得紧紧,一脸不赞同地盯着他。

施方泽眼底微动,然后笑了:“怎么了?”

怎么了?当然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准备对你进行三观改造的再教育啊!

刚准备解散的众伙伴一瞬间就收回了腿,肚子也不饿了,精神头也来了,只等着郑落竹热血发挥。

他们再不爽也没立场说施方泽什么,郑落竹不一样,赶紧拿真善美的棍棒把你这个藏了太多秘密的大兄弟敲醒!

“阿泽,”郑落竹不会拐弯抹角,想什么说什么,“你这样不对……”

众伙伴心潮起伏,就这样,不要停,继续说他!

郑落竹:“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你别把他们当坏人。”

……嗯?

郑落竹:“我知道你和他们不熟悉,但我和他们熟啊,我可以保证,他们绝对信得过,靠得住,你不用防备他们,何况我还在你身边,就算他们当中有坏人,我也一定会保护你,你还怕什么?”

……坏人?害怕?你确定你家阿泽和你的脑电波在一个频率上吗?!

施方泽:“我和143说,只要他认输,我可以告诉他突破进阶觉醒的三个隐藏催化剂。”

众伙伴:“……”

好的,在不在一个频率不重要,重要的是管用。

“突破觉醒不就是靠一刹那爆裂到极致的情绪吗?”郑落竹不解地追问,“这还要怎么催化?”

施方泽无奈地看着他,继续答:“同样的极致情绪,在不同的环境和状态下,觉醒的成功率也是有差别的,所谓的催化剂,就是最有利于促成觉醒的外部条件。”郑落竹:“哪三个?”施方泽:“极端环境,和同属性、方向的特殊能力进行对抗,还有濒死一刻。”郑落竹:“最后这个我知道,沙漏古堡的时候我们也会让自己置身于极度危险,在死亡的威胁面前是最容易觉醒的。”施方泽:“这个濒死一刻不是指精神和心理状态,是说身体,身体重伤到濒临死亡的那一刻。”郑落竹:“身体?那不是很容易刚觉醒就咽气了?而且极端环境本身就很危险。”施方泽:“所以才说是隐藏催化剂。即便是在K星,这也应该是只有少数人掌握,并没有大范围传播开的东西。”郑落竹:“类似地下流传的旁门左道?”施方泽:“可以这么理解。”郑落竹点点头,疑惑基本解开了,这才想起来担心另外一件事:“我们说的这些不会被……”他朝侧上方的虚空瞥一眼,指代守关者或者试炼区运营的那些家伙,“不会被他们听到吧?”“不会,”施方泽说,“集结区不属于关卡内。”郑落竹松口气:“那我就放心了,”摸摸下巴,他再度陷入沉思,“让我想想还有没有什么没问明白的。”施方泽:“……”礼拜天、大吉:“……”放组长一马吧,这个男人已经被你掏空了啊!他们跟了施方泽这么久,都没发现对方有什么弱点,尤其礼拜天,他最初加入彩蛋本来是卧底,打算套情报的,结果跟着跟着,就被施方泽彻底服气了。头脑清晰,思维敏捷,身体素质一流,做事的时候稳准狠,半点不拖泥带水,蛰伏的时候又沉得住气。礼拜天甚至觉得自家组长的耐心和毅力是无尽的,有时候他们都扛不住了,想要崩溃,施方泽还可以温柔笑着,气定神闲。但是现在,看着自家组长眉宇间的无奈,礼拜天和大吉懂了,哪有什么绝对强大的人,如果有,那就是他的软肋还没出现。什么叫软肋?就是都一脸无奈了,眼底最深处还藏着宠溺。谜团已解开,理论上可以撤了,可两个当事人都没动,你苦思冥想,我温柔等待,画面温馨,气氛融洽。众伙伴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最后只能和彩蛋组员一齐仰头,遥望夜空。大部队终于原地解散的时候,周云徽的康复进度都100%了。南歌和自家伙伴一起去餐厅吃了饭,之后回到休息区,准备找房间补眠,意外撞见了同样在找房间的莱昂。四目相对,莱昂先说了话:“谢谢。”南歌愣了愣,没反应过来。“[逃生门],”莱昂说,“靠它才赢的。”那是南歌作为交换,给莱昂的一次性幻具。不过她可不觉得功劳在文具:“[逃生门]只能用一次,最多几秒,你的战斗持续了近三小时。”莱昂说:“一开始就用了,不然没命等到翻盘。”南歌莞尔:“行,‘谢谢’我收下,不过你的[HELP]我还没用,等用完了,我再把这句话还给你。”莱昂沉默一下,说:“希望你一直别用。”南歌说:“你给我不就是让我用的?”莱昂说:“用了就表示遭遇到文具树无法解决的危险和困境。”南歌怔住,静静看了他一会儿,点头:“好,我争取永远都用不到它。但是万一非用不可——”她话锋一转,半认真半调侃,“你至少要告诉我这个文具到底是什么效果啊。”<[幻]HELP>,从进入关卡世界到现在,南歌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幻具,上次交换文具时间仓促,来不及问,直到现在她对文具的作用仍一片茫然。莱昂没想到南歌问这个,微微皱眉,对自己的粗心有点懊恼:“使用这个幻具,你可以选择让当时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过来帮你战斗,敌人也可以,三十秒时效内,他都会站在你这一边。不过如果是一对一的战斗,文具只能让对手做到不攻击你,也就是打不还手,但还做不到让他攻击自己,另外,如果你选择的目标在精神力上的防御抵抗特别强,文具可能无效,或者效果大幅度削弱。”南歌眨眨眼,像是在确认站在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不是莱昂:“我第一次听你一口气说这么多话。”莱昂认真道:“如果你觉得我语速太快语调太平不方便记忆,我可以再讲一遍。”南歌:“……”VIP们是一起吃过饭从餐厅回来的,南歌和莱昂在门前说话的时候,其他伙伴已经各自找了房间休息。唐凛也一样,除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范佩阳。休息区都是单人房间,面积很小,除了床,剩下的空间有限,两个人一起进门,房间就一下子局促起来。唐凛回过身,正看见范佩阳合上门。屋里没开灯,只有透明天花板外一点朦胧星光。这是7/10前那一吻后,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处。亲范佩阳的时候,唐凛什么顾虑都没有,只觉得前路凶险,一切未知,他只想在还能看见这个人的时候,把想做的做了。现在潇洒完了,关卡也闯过了,唐凛的心脏才开始后知后觉地乱跳。冲动是有代价的,这不,范总要来秋后算账了。“后面的关卡你打算怎么办?”已经被单方面妖魔化的范总,关好门后,发来很正常的询问。唐凛愣一下,随后在心里深深反省,人家惦记的是正事,他这边倒是净想些有的没的。“明天我想把大家召集起来,交换一下通关经验,看能不能总结出一些客人的习惯和弱点。”屋里只有一张床,唐凛在床边坐下,示意范佩阳也坐。床榻很软,随着范佩阳在唐凛身边坐下,有了明显凹陷,带着两个人往一起倾斜,彼此间的距离更近。唐凛的肩膀蹭到了范佩阳,他没躲,索性就那样靠着:“后面的每一步都会很难。”范佩阳静默片刻,忽然问:“一对一,你是怎么通关的?”说起这个,唐凛就有苦可诉了。他稍稍坐直,语气仍淡淡的,紧蹙的眉头却泄露了真实情绪:“我的对手141,他的能力居然是复活,不仅可以复活蜡像,还可以给自己治疗伤口,基本等同于一个加强版的治愈性文具树……”这些郁闷也只能关起门来诉给范佩阳听。范佩阳却有点意外,因为唐凛从来没和他抱怨过什么,失忆之前没有,失忆之后好像也没有,唐凛总是冷静地和他就事论事,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当然那些不想说的,唐凛也会藏在心底,让他半点看不出端倪。“……最后没办法,我只好把<[幻]Don’t lie to me>用掉了。”唐凛简单说完战斗过程,显然对于消耗一个幻具,有些可惜。范佩阳倒觉得物尽其用:“给你就是为了闯关的。”唐凛偏过头看他,轻轻挑眉:“你没用文具就通关了,对吧?”“……”范佩阳捕捉到了熟悉的胜负欲,但通常这种气质不是应该出现在自己身上吗?“近墨者黑。”唐凛像是知道范佩阳在想什么,勾起嘴角。范佩阳本来想纠正,就算是像,应该是“近朱者赤”,胜负欲明显是优秀品质。可对上唐凛弯下的眼睛,他的心蓦地一软,忽然觉得不好,近朱、近墨都不好,唐凛就是唐凛,不该像范佩阳。“别学我,”范佩阳声音低得像呢喃,“你脾气比我好,心思比我细,你会体谅和照顾别人的感受,公司里所有人提唐总监都是夸赞,提范总都是苦着脸……”唐凛怔怔看着他,向来只会怼人的范总,突然加入夸夸群,让他有点接不住,总感觉整个世界都在飘,充满了不真实的虚幻感。范佩阳说着说着,最终抵上唐凛的额头,抬手轻轻从他的后脑滑到脖颈,握住,带着强势的温柔:“你优点比我多多了,所以千万别学我。”唐凛不想笑,可嘴角压不住,因为开心,也因为范佩阳太可爱,别问他为什么这样感觉,问就是“我觉得”,“我认为”,“我愿意”。“虽然我很高兴你开始反思自己,但也不用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唐凛有点怀念那个气焰嚣张的范总了。不料范总微微抬眼:“我反省了缺点,不代表一并推翻自己的优点。”“……”唐凛语塞,好半晌,才收拾起自己被骗的心情,半眯着眼睛道,“那你说一个最大的优点,我听听?”范佩阳在自己的优秀品质里翻找一圈,挑了个现阶段最大价值的:“打架的天赋。”唐凛:“……”竟然找不到反驳理由!停留在唐凛脖后的手微微用力,将他更近地揽过去,近到范佩阳的呼吸可以打在唐凛的睫毛上。“为什么亲我?”范佩阳声音压得很低,微微沙哑。空气忽然安静了。静到可以听见两个人的心跳。这问题没头没尾,可彼此心知肚明。被范佩阳握着的脖颈,像起了火一样烫。唐凛的心却定了,从他亲了这人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打算再逃避:“如果我以前真的喜欢你……”“没有如果。”范佩阳手上忽然很用力。微微的疼。唐凛却没躲,任由范佩阳掌控着自己,因为他也掌控着对方,他们仿佛注定要彼此牵制,就算再多波折,变故,意外,却还要一次次靠近,纠缠,回到一起。“行,不要如果。我以前喜欢你,后来忘了,那我现在告诉你……”唐凛艰难地把人拉开一点距离,不用太远,只要能让他看清这个人的眼睛就好。看清对方的眼里,也有自己。“一个叫范佩阳的男人,我喜欢上两次。”有云遮了夜空,房间忽然暗了。没有一点光。范佩阳却准确地找到了唐凛的嘴唇,将人完完整整压到了自己身下。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到最后阶段了,经历了前七关的拼杀,现在开始要进入极速模式~小小剧透下,第八关是大家一起来,只有半小时关卡时间,通关后直接第九关大团战,总之就是一口气冲到底=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