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第七组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纯白空间,唐凛、施方泽、大四喜、骷髅新娘四人仍在等待。他们从午夜等到白天,从第一组等到第七组,一次次送走伙伴,一次次等待结果,循环往复。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一场有史以来最漫长的关卡,尽管他们还不曾战斗。

终于,投屏列表上的最后一个战场,也分出了胜负。至此,同时进入一对一的五、六两组,全部有了结果——

霍栩、周云徽、崔战、佛纹、礼拜天、全麦,通关。

三道杠、许叮咚、清一色、郝斯文,死亡。

小猫头鹰在投屏上跳出来,重复着已经讲了无数遍的套路台词,计算通关人数,计算死亡人数,再拉出新一组对战列表。

唐凛四人早当它是背景音了。

在上一组最后一个战场落下帷幕的那一刻,他们就已起身。

四道白光,将最后四个伙伴送入战场——

大四喜(对战)guest140

唐凛(对战)guest141

骷髅新娘(对战)guest142

施方泽(对战)guest143

顾问室里打赌输掉的守关人们,终于完成惩罚,得以重新落座。

这其中的大部分,就此安生,认清了“珍爱尊严,远离赌博”的人生哲理,但也有一小撮人执迷不悟。

“我就不信了,”维达不甘心地踹了得摩斯椅子一脚,问,“敢不敢再赌一次?”

得摩斯欣然响应“你想赌哪一场?”

维达看向四块投屏,一时陷入选择困难。

上一次他们五选一,赌的“南歌(对战)guest129”,因为就南歌一个女人,所以她的战场很自然被关注。

但这最后一组都是常规的男闯关者,就算五选一减少到四选一,还是很难一眼就找到吸引人的亮点。

“这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必须第一战场。”

“同意,闯关那家伙连个像样文具都没有,没攻击,没防御,就一个幸运辅助,零乘以再多的幸运也是零。”

“信我们的,赌他输,你必胜!”

——各位同事戒赌了,可没戒看热闹,纷纷不负责任地出谋划策。

维达也知道第一战场那个比较弱,前面几个关卡都是蹭着集体的力量通关,顶多在个别需要抉择的时候,贡献一点微薄的力量。

但就因为这家伙弱得太明显,维达反而不好赌他,赌赢了,也没什么好得意的,赌输了,能被得摩斯嘲讽到明年。

此时,四个闯关者已在各自战场就位,战场的全景画面也在各投屏里慢慢清晰。

第一战场,大四喜来到异域风情的小镇。

第二战场,唐凛立于午夜幽暗的蜡像馆。

第三战场,骷髅新娘落在地带开阔的荒郊野岭。

第四战场,施方泽被送入飘浮在云端的拳击擂台。

维达看着四个战场,忽然来了灵光,从容摆出高姿态“单纯赌胜负难度太低,这一眼扫过去就知道谁的命硬,谁的命脆。”

“所以?”得摩斯等着他的高见。

维达微微侧头,帽子上的羽毛随着他的嘚瑟轻轻摇“所以我们不仅要赌谁会输,还要赌谁会第一个输。”

得摩斯还以为他真有什么新鲜的“别强行增加虚假难度了,绕了一圈,你不还是想赌第一战场。”

最弱的自然也是最先输。

“不不不,”维达一连三否,然后狡猾地勾起嘴角,“我赌第四战场最先输。”

得摩斯怔了怔,和看热闹的守关人们一起,下意识望向第四战场。

第四战场的施方泽,对于除710外的顾问室里大部分人,都是陌生的,陌生到前面几个关卡的守关者甚至记不清自己有没有考核过这样一个家伙。

但实力的强弱,并不一定非要靠熟悉度来判断。身形,状态,包括眼神和气质,都可以作为依据。

相比大四喜,施方泽更加颀长挺拔,身形较于那些矫健有力的闯关者并不逊色,而且他眉宇间有一种平和的从容,这是在很多战斗力强的闯关者身上都少见的气质,再和极力隐藏也没藏住眼底慌张的大四喜一比,两个人孰强孰弱再明显不过。

维达赌施方泽第一个输?

整个顾问室都和得摩斯一样,直觉这里有阴谋。

待他们望向投屏,看清第四战场的云中擂台,终于明白了维达的心思。

施方泽固然看起来比大四喜战斗力强,但他的战场太小了。就算和同样是封闭环境的第二战场比,他随机到的擂台也比唐凛随机到的蜡像馆,要严苛许多。

大四喜打不过140可以跑,整个小镇都可以成为他的藏身点,单是耗时间,都能把战斗拖上个把小时。

施方泽的拳击擂台,从这边到那边也就几步距离,打起来根本没得躲,哪怕他是远程攻击文具树,都得不到任何发挥,近战格斗几乎是必然的发展,他还要在打斗中注意别一不留神翻出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