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第五组&第六组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四战场,歌剧院。

打在身上的三道追光同时熄灭,就和它们来时一样,没有任何预兆。

剧院重又陷入黑暗,可下一秒,新亮起的一束追光从穹顶而下,直直打在周云徽身上。

周云徽被那光刺得睁不开眼,抬手去遮挡,但无济于事。

他不知道打算做什么,然而很清楚自己已经过代替对方成为了战场的焦点。在这样漆黑的环境里,当焦点只有一个下场——被暴露,被锁定,被攻击。

周云徽果断开始奔跑,在两排座椅间的空隙中飞速移动,既然无法消解强光,那至少要先脱离强光范围。

他的起跑很突然,不想那光竟也追得极快,才一瞬就又重新打到他身上,接着就随着他同步平移,根本不给他任何甩掉的机会。

强光刺得他什么都看不清,奔跑中不知道被座椅撞了几回肚子,磕了几次膝盖,全身都疼,却还不能停下。

除了疼,还有热。他现在就像被大功率强光灯长时间照射烘烤,类似暴晒的灼热席卷全身。

黑暗的奔跑中他也在听演出台的动静,可是从那个方向几乎没有传过来任何声音。如果不会飞,那就表示对方仍在舞台上,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周云徽在甩不掉的强追光里彻底暴躁:“你他妈是雇了个辅助打光师吗——”

怒吼在自带回音壁效果的歌剧院里,音质和情绪都被放大,听起来颇为震撼。

奈何黑暗中悄无声息,显然对方根本不想回应。

裸露在外的皮肤开始泛痒发疼,晒伤感逐渐显现,超强光对视野的持续侵袭,也让头越来越晕眩,周云徽忍无可忍,最后通牒:“有能耐开灯我们真刀真枪正面对决,别玩这种偷鸡摸狗的把戏——”

黑暗里还是一片惬意的安静。

占据绝对主动和上风的人,怎么可能理会狼狈逃窜者的故意挑衅。

最后通牒,石沉大海。

周云徽明白了,人家压根不屑于和他对话。也是,一道光就能把他逼成这样,换谁都懒得和这样的对手浪费时间。

所以说啊,做人不能太低调。

周云徽停下来,不再跑了,嘴角勾起一抹冷:“好说好商量不行,那就别怪我了,你自找的。”

他在强光里闭上眼,全力凝聚精神力。

没有灯?那就回归最原始的照明吧——

[繁星流火]!

歌剧院的穹顶上瞬间出现无数火球,它们密密麻麻聚集着,燃烧着,蓄势待发。

周云徽猛地一抬眼。

火球如流星般呼啸而落,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火光,就像烈焰流星雨。

大部分火球落在了演出台,刹那间引燃了两旁拉开堆叠的帘幕。猛烈上窜的火舌飞快吞噬布料,红色幔帐成了最好的助燃剂,熊熊烈焰一下子将演出台映得亮如白昼。

果然还站在舞台中央,如雨的火球成了最好的背景,将他衬托得像地狱归来的王子。

但现在,王子的神情很难看,因为一只小火球刚刚在他袖子上烧了个洞,而两旁帘幕的大火,已经蔓延逼近到他的脚下。

再“优雅”不下去,以一个并不算好看的姿态,接连躲过的头顶袭来的火球和脚下窜来的火苗。

就在他认真闪避的这段时间,打在周云徽身上的强光消失了,水晶吊灯也恢复了璀璨光芒,将歌剧院重新照得富丽堂皇,连此刻已被大火吞噬的舞台,都有了某种仪式般的美感。

终于脱离“暴晒”的周云徽松口气,一边揉着被晒得发烫的头顶,一边抬头观察剧院上方。

没有任何可以追光的探照灯。

如果说先前在黑暗中,他只是猜测,那么现在可以彻底确定了。

的能力就是光。

这家伙不仅可以控制水晶灯的光,还可以自己制造攻击性的强光。

正思索着,周云徽看见从火海中狼狈跳下舞台。而就在他跳下来的那一刹,舞台上最后一点空地,也被大火覆盖。

“你在搞什么,这是封闭战场——”终于说了,不,咆哮了进入战场后的第一句话。

周云徽跳坐到椅背,一脚搭上前排,无辜得理直气壮:“我也不想这样。我是不是呼唤你了,是不是让你开灯,你不回应啊,非装高冷,我只好被逼无奈。毕竟一对一战斗,没道理我光天化日,你月黑风高。”

深吸口气,又往前走挪了挪,离舞台更远些,因为大火已经开始往台下蔓延,前几排的椅子正在被火势迅速吞没:“那你现在看见我了,赶紧把火灭掉。我再说一遍,这是封闭战场,真烧起来我们谁都跑不了。”

“可以。”周云徽很好说话。

仍不断往舞台倾泻的“火球雨”骤然消失,聚在穹顶的火球也没了。

可已经燃烧起的大火并没有熄灭,且愈燃愈烈。

等了一会儿,没见火势有消退,莫名其妙问周云徽:“你怎么还愣着?”

周云徽耸肩:“我已经把文具树切断了。”

:“那这些火呢?!”

周云徽:“我的能力只有点火,没有救火。”

愕然:“那现在怎么办?”

热浪和浓烟正滚滚袭来,火光已经把整个剧院包围了,火苗甚至开始循着立柱往楼上包厢窜,每一个包厢都有和大幕材质一样的幔帐,可以想见再过几分钟,他们将无处可逃。

他是来娱乐的,不是来火海试炼的!

“简单,你认输嘛,”周云徽热心提供建议,“你认输了,战斗就结束了,我俩分分钟脱离火海。”

眯了下眼,终于明白周云徽这是想用同归于尽倒逼他,声音冷下来:“我觉得弄死你更快。”

“不,”周云徽潇洒地摇摇头,“我还没用五级呢。”

五级?

刚起疑惑,还没来得及深想,突然感觉头顶出现新的热浪。

他连忙抬头。

穹顶不知何时又聚集了新的火球,更多,更大,更密。

就在他抬起头的一瞬间,火球飞驰而下,范围不再局限于舞台,也不再是流星雨,而是千军万马般涌向整个战场,铺天盖地,气势如虹。

[繁星流火],文具树等级:四。

[繁星流火ii],文具树等级:五。

火光吞没了歌剧院,再没有一块可以落脚的地方。

以为周云徽只是想烧死他,可抬头一看,坐在大火中的那家伙并没有阻燃特权,火球落在身上,也烧得凶狠。

不可置信:“你疯了——”

周云徽说:“不是疯,是开窍了。我刚刚还在想,怎么才能破解你的能力,幸好脑袋及时转弯。干嘛非要破解呢……”他想到什么似的,会心一笑,“这时候就该学某个完全没耐心的家伙,废什么话,简单粗暴直接干就完了。”

新一轮火球下来,飞向每一个包厢,从二层到三层,从三层到四层,无一幸免。

周云徽静静欣赏着漫天火光:“燃烧吧,我的战场。”

顾问室。

一声清脆的“叮——”从第四战场投屏里传出。

战斗开启还不到十五分钟,认输,周云徽通关,顺带烧毁了一个战场。

投屏前基本围观了全程的众守关者,一时不知该如何评价。

好半晌,610才哼一声:“乱来。这也就是遇上133是个惜命的,要是碰上不要命的呢?”

810幽幽飘来一句:“你觉得哪个客人不要命?”

610竟无言以对。

710一锤定音:“换哪个客人来,都是这个结果。”

索贝克有点感慨:“一方在娱乐,一方在拼命,原本赌上的决心就不在一个重量级……”

“哎哎,”610皱眉,“你们近段时间的话锋越来越偏向那些家伙,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510:“那你自己呢?”

610:“我怎么了?”

510:“你多长时间没管他们叫虫子了?”

610:“……”

有些微妙的话题,让顾问室陷入少见的尴尬安静。

唯独得摩斯还在琢磨另外一件事:“最后放火之前,他说‘应该学习某个完全没耐心的家伙”,指谁啊?”

众人正愁怎么换话题呢,立刻配合——

“他好像说的是‘简单粗暴直接干’?”

“对。”

“如果要在这帮家伙里选的话……”

大家逐一回忆前几组的战斗,再观望眼下正开战的九块投屏,甚至连纯白空间里剩下的四个人都看了一遍,最后默契地将焦点锁定在了同一点。

“看来看去,这家伙最符合。”

第五战场。

激战正酣的崔组长,完全不知道自己荣登了“守关人票选最简单粗暴闯关者no.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