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第三组③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还听得见我说话吗?”看着双耳流血的越胖胖,语气保留着天然的礼貌,眼里却没有任何感情。

越胖胖拿手擦掉双耳血渍,朝他呵呵:“放心,考英语听力都没问题,”

:“刚才我用了两成的攻击力,以你目前的防御状态看,五成应该是你能承受的身体极限了。”

丛越冷笑:“行啊,那你试试。”

对折磨闯关者没兴趣,一击探到了底,二击自然结束战斗。

所以对面是反对,硬撑,是害怕,是勇猛,在他看来都一样。

收敛心神,将攻击的强度提升到五成,平稳呼吸,开口。

这次不再是单一音节,而是几个音阶交错,形成一小段起伏的高音旋律。

但每一个音依旧拖得很长,所以整个旋律仍是缓和的,悠远的。

越胖胖在第一个音符出来时,就如遭雷击。

这次他终于感觉到难受了。

耳朵发胀,头内晕眩,鼻血无声流下。

心脏也开始抽痛,越胖胖毫不怀疑,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估计就是心脏麻痹,当场气绝。

这种身体上的痛苦,终于有点接近他和南歌一对一训练时,体验过的[曼德拉]了。

然而在一次又一次被南歌摧残之后,他也发明出了特有的反击方式。

就是现在!

越胖胖一把抹掉鼻血,闭上眼睛用力集中精神,什么都不想,就当自己还在训练室,就当对面不是那个彬彬有礼的魔鬼,是自家伙伴。

没什么可怕的。

越胖胖,你可以!

[慢慢来]+[静止键],同时启动——

萦绕在教堂内的高音,突然被切断。

抬眼,微微不解。就算用“定身”打断他的攻击,又有什么用呢,“定身”的时间短到可以忽略不计,这样打断,不过是把死亡结局延缓几秒,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果然,脑内刚闪过这一念头,自己的高音就已经继续了,中间停顿之短暂,就像一段旋律装饰性的休止符。

怜悯地看着对面那个垂死挣扎的闯关者,几乎可以预见,等下这个人将以何种悲惨的姿态死去。

就在这时,清亮悠扬的高音旋律,忽地迟缓下来。

就像一个演唱者的嗓子突然出了某种不适,演唱效果开始崩得一塌糊涂,每一个音阶都开始无限抻长,优雅起伏的旋律因为突然的慢速,变得呆板、粘稠。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迟缓又消失了,可旋律并没有恢复,因为“定身”再度袭来。

一连五个“定身”,就这样把好好一段旋律切割得支离破碎。

当然,这是的感觉。

在丛越这里,那是相当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他再接再厉,就像dj附体,运用[慢慢来]+[暂停键],生生把圣洁的福音曲搞成了鬼畜剪辑。

越鬼畜,越胖胖越嗨。

擦最炫的鼻血,打最酷的碟,死前也得嘻哈一把。

不懂什么鬼畜,但他有耳朵,听得见自己唱出的旋律,变得像小丑一样滑稽。

这是他绝对无法忍受的。

又一个黏腻的拖长音之后,直接收声。

丛越嘿嘿一笑,顶着蹭满血的脸,嘚瑟的像个开成一朵大红花的流氓:“别停啊,怎么不唱了,动次打次多带感,我还没听够呢——”

嘴上嚣张的越胖胖,其实心里虚得要命。

他这招“音乐重剪辑”,并不能真正意义上去减弱对方的攻击力,只不过是把对方的声音,搞出“喜闻乐见”的节奏感。

如果对方“无法忍耐”这种羞辱,那阻止攻击的目的就达成了。

说白了,就是一记空手套白狼的险招。

和南歌一对一训练的时候,越胖胖用这招得手过两次,但第三次就不行了。南姐用超强的心理素质,飞快适应了这种小手段,第三次[曼德拉的尖叫],折磨得他亲妈都差点不认识。

但越胖胖不相信有这种心理素质。

这家伙一看就是养尊处优,没吃过苦头的,这样的人对“难堪”的承受力,基本为零。

果然,没有再急着来新一轮的高音,而是稍稍认真地又打量了丛越一遍,眼神里多了一些兴趣:“我要为先前的武断道歉,看来你的文具树的确是辅助系。”

听到前半截道歉时,丛越还一头雾水,听完后半句,就懂了。

:“你的能力是[减速],减到一定程度,就有了[定身]效果。”

对方已经看破了他的文具树。

“对,就是减速,”丛越索性大大方方承认,舔着蹭到嘴唇上的血,满不在乎一咧嘴,“不管你多会唱,我都能让你的歌声一秒垮掉,不信你就再来一段。”

微笑,恬淡的,温柔的,却不带任何感情:“好的。”

丛越:“……”

靠,他是在威胁不是在真的邀请对方继续唱啊!而且这个121怎么看都自尊心超强,为什么这么短时间就能鼓起勇气再被“鬼畜”一次啊!

看着悔得恨不得抓头发的闯关者,真的很想再提醒一次,你又把心思写脸上了。可转念,写就写吧,这样有点可爱的直白,很快他就看不到了。

因为对方,即将变成一具尸体。

的气息平静下来,而后,嘴唇微张。

教堂里响起新的旋律,却不再是高音,而是低吟浅唱,轻柔得像纱,似有若无,遥远得仿佛来自世界的另一端。

安魂。

不知怎么,丛越想起了210水世界训练室测潜力时,南歌得到的这两个字。

那时的他们都没理解。

现在,越胖胖好像有点懂了。

他想,声音攻击的终极形态,应该就是像现在这样,不再高音,不再尖叫,旋律已经轻盈缥缈得恍如静谧。

但这是安魂曲。

那一声声低婉吟唱,都会化作忘川的渡船,送你去开满彼岸花的地狱。

耳膜开始尖锐刺痛。

头也开始疼,比先前所有的疼痛加起来还要疼一万倍,就像有人拿着电钻在往太阳穴里钻。

丛越支撑不住,痛苦得用力抱头,在濒临崩溃中,拼尽全力集中精神,挣扎着启动[暂停键]+[慢慢来]。

可是没用。

的吟唱轻盈空远得几乎听不真切,所谓的“剪辑”在这样的旋律上没有任何效果,因为那声音本就忽远忽近,忽而有了,忽而又消失,“休止符”也好,“拖长音”也好,都被这旋律一起,拖入遥远彼岸。

极度痛苦中,丛越听见一声又一声“咔”,就像什么裂开。

他弯腰蜷曲着身体,濒临崩溃的意志,哪里还顾得上其他。

丛越不知道什么碎了,顾问室里的守关人却看得清楚。

那是教堂彩窗的玻璃,在的吟唱中,一块又一块开裂。很快,蛛网一样的裂痕,爬满了每一扇窗。

“没什么可看了,”顾问室里,710背靠椅子,双手枕到脑后,将为了便于重点围观而放大的丛越第二战场投屏,通过脑内意念操控,又缩回了原本大小,“这家伙最多再坚持十秒。”

“121太无趣了,多和他玩几轮嘛,刚才他把旋律弄得一会儿慢一会儿快一会儿又暂停的,还挺有感觉的。”610极富韵律地左右晃动身子,对那带感的节奏颇为回味。

“现在好像超过十秒了吧……”索贝克看着小投屏里的越胖胖,惊讶于他能坚持到现在。

以刚刚对战的观察来看,这次就是结束战斗来的,下手不可能犹豫,丛越却扛到现在还没丧命,不可思议。

除非……

卡戎:“他好像用了一次性文具。”

教堂里,原本蜷缩着抱头的越胖胖,终于松开手,慢慢直起身体。

[防]铁布衫>,起效了。

越胖胖其实不想用。

他酝酿了那么久,更多的是为心安,就像手里抓着个护身符,打起架来也踏实。

文具珍贵,不能因为范总有[钞能力],可以无限买买买,队长又会大方地给他们分,他就随意挥霍。

每一个文具,都必须用在刀刃上,这是越胖胖一直坚定这个信念。

但就在刚刚,灵魂几乎要被那鬼魅吟唱领到奈何桥了,他终于意识到——以自己的实力,战斗的每一个瞬间,可能都是刀刃。

那就用吧。

随着文具起效,音波带来的持续杀伤,得以缓解。之前的伤害仍在,耳膜还是疼的,听什么都像隔一层了,脑袋也是晕眩发胀,一阵阵的剧痛。

但新的伤害不再累积了,疼痛感从不断加剧,进入了一个平稳期。

与此同时,文具的淡淡微光,也随着起效,萦绕在了越胖胖周身。

看着对面闯关者周身的一次性文具光芒,心中刚起的困惑,迎刃而解。

作为吟唱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声音的杀伤,单纯靠身体的基础防御去扛,丛越现在就该内脏重创,气绝身亡。

不过如果他没记错,一个一次性文具的防御时间不会太长,如果防御效果强,比如现在,可以抵挡自己50%强度的声音杀伤,那么这个防具的时间,还会更短,最多不超过五分钟。

可以停下等这五分钟。

但他不愿意。

安魂曲是不能被打断的,除非听的人,已经到了地狱。

轻轻抬眼,将更多的攻击意念释放。

旋律仍然轻柔,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可越胖胖明显感觉到,音波的杀伤又来了,比之前更冰冷,更锋利,更恐怖。防具的屏障几乎要顶不住,那一声声吟唱,就像暗夜里的风,总能在墙上找到缝隙,幽幽渗入。

又一个空灵音符飘逸而出,所有彩窗悉数爆裂,碎片纷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