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第二组⑤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一战场。

何律和已进入僵持阶段。

115无法对何律发动攻击,只要开始酝酿能力,就会出来各种奇怪的状况,可能是火,可能是冰,也可能是突然半截身子被活埋等等,总之就是都不致命,但又恰好可以打断他酝酿的一切。

不过这种干扰在他打消进攻念头后,就会自动消失,加上何律不知怎么想的,明明可以趁他被各种奇葩干扰困住时,上来攻击,但何律一次都没动过手,连上前一步的意图都没有,于是他们就进入了“115企图攻击——被奇怪干扰打断——何律原地不动——115放弃攻击——干扰消失”的无限循环。

不过现在,这一胶着战局被半空中突然弹出的投屏打断。

那投屏和纯白空间里的一模一样,一样的大小,一样上面列着第二组对战名单。

不过在画面清晰后,紧接着,白路斜(对战)那一行,的照片就被“砰”一声斜着盖了个大大的黑色方形章,方形里两个清晰无误的字——认输。

这是何律第一次看到有客人认输,之前在纯白空间里等待第一组战斗结果,只出现过照片被红叉划掉这一种,无论闯关者或客人,失败一方都会被红叉划掉。

他以为红叉就是唯一判断胜负的标志了,现在才看来,应该是第一组并没有客人认输。

不只没见过这样的“羞辱之戳”,他是连投屏都第一次见,因此尽管屏幕信息给得这样明确,他还是难以接受:“118认输了?!”

他想象不出,一个k星人怎么可能输给一只虫子,还是“认输”这样没有尊严的败局。

还没等何律开口,投屏里的小猫头鹰就欢快起来:“第二组的第一个通关者已经出现了,恭喜!其他人还要继续努力哟~~”

和范佩阳通关时一样的话,一字不差。

这回不用何律再说什么,已经被残酷现实糊了一脸。

播报完战况,投屏倏地消失,立在风中,神情恍惚。

何律看着有些不忍,略微沉吟,开了口:“其实这一结果并不算太意外。对战118的人叫白路斜,我清楚他的实力,只要他认真起来……不,”何律想到什么似的,笑了笑,改口,“想让他发挥最大战斗力,认真不行,要放飞,一个彻底放飞的白路斜,谁见了都要头疼,知难而退,主动认输,不失为明智选择。”

事实上何律试着用放飞的白路斜,去想象战斗经过,然后发现无论是往艰难了想,还是往轻松了想,变量都只在白路斜,的遭遇在这些想象的战局里,基本没有太大变化,是统一的灰暗。

鉴于这种脑补倾向不太厚道,他又很快打住了。

和在等待室里才第一次见面,对方死活他根本无所谓,但大家一个群体,对方认输就等于打他们这些guest的脸。

心情烦躁里,他根本没认真听何律在说什么,就知道对面一直在絮絮叨叨,让他糟糕的心情雪上加霜。

终于,对面说完了,安静了,用力甩头,就像刚从水里上岸的小兽那样,甩得都快有了虚影。

这是他的独门减压方式,能把脑内一切乱七八糟的东西都甩掉,短时间内恢复最清醒最冷静最敏捷的大脑初始状态。

何律不明所以,但尊重对方的习惯,就静静看他甩。

大约甩了七八秒,忽地停住,而后站在那里,缓缓抬头。

何律和他的距离只有四米左右,清楚看见了对面神情的变化。

一扫先前的焦躁混乱,整个人重新沉静下来,一双眼睛冷然,清澈。

“我知道了。”他低低开口。

何律目露询问,愿闻其详。

一字一句,沉稳笃定:“你的能力是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领域,在这个领域里,你想制造什么攻击都行。”

何律:“……”

摇头还是沉默,这是个尴尬的问题。

摇头,就暴露了自己,但沉默,又怕对方真以为自己猜对了。

左右为难,何组长选择说话:“你无法对我攻击,我的攻击也伤不到你,我们这样僵持下去,永远都没有结果。”

嗤笑:“不,这只是一种脆弱的暂时平衡,一旦有一方突破,比如我把精神力的专注度提升到最高,提升到你那些小伎俩根本无法撼动打断的程度,你就再也不能像现在这样蹦跶了。”

何律平静看着对方眼睛。

这是一个新的,比之前更冷静,也更强大。

何律不去想对方是否真的借由甩掉杂念达到了某种提升,他能做的只有完善自己:“我准备好了,你可以随时动手。”

危险地眯起眼,下一刻,他以前所未有的集中力,极速凝聚意念,并做好了和马上就要到来的各种攻击相抗衡的准备。

升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