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第一组①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一分钟前,试炼区,顾问室。

投屏里的两人亲上了。

投屏前的空气凝固了。

不管是在讨论还是在闲聊的守关人都一下子没了声音,一张张漾着惬意笑容的脸庞,就此僵硬。

他们在这里是等着看战斗,看厮杀,看客人被打脸,或者闯关者被屠戮,不是来见证爱情的,还是两个男人间的爱情!

能不能让闯关纯粹点?能不能??

唯一庆幸的是,在围观610沙漏古堡时,他们就曾因为范佩阳、唐凛两人间过于微妙的气氛流动而发起过讨论,结果被向来乐于分享八卦的得摩斯,进行了一波深入浅出的科普。

要是没有得摩斯这一下预防针,他们现在面对这样的画面,还真不一定扛得住。

但是与此同时,问题也来了——

众守关者一个个转头,怀疑的视线纷纷投向得摩斯“你不是说他俩早分手了吗,绝对不可能复合的那种?”

得摩斯现在不想说话。

他一个接一个往嘴里塞着索贝克不久前刚烤好的小面包,把腮帮子塞得满满,然后用力嚼,各种嚼,仿佛嚼的不是小面包,而是那个轻易就送出私人徽章的自己。

从今以后,再悲惨的恋爱史,都别想骗走他的徽章,想都别想!

第一组,战场。

范佩阳在白光中晕眩了十几秒,待白光和晕眩感一同退去,视野渐渐清晰,他已置身于一个巨大的金属鸟笼。

鸟笼底直径约十米,高有七八米,由无数根泛着冰冷银光的金属柱围拢而成,每一根金属柱都有碗口粗,柱与柱之间的空隙,仅能容一条手臂穿过。

鸟笼顶端有微弱的光打下来,勉强让笼内可见。

鸟笼之外,一片黑暗。

无从分辨这里是什么地方,唯一能确定的是鸟笼被挂在空中,因为四面八方都有风吹过来,鸟笼以最高处的顶端为支点,一直在随着风晃动,风强就晃得厉害,风弱就晃得轻微。

但这些对于现在的范佩阳,都不值得分神关注。

他的思绪,他的心情,他的全部,都还停留在唐凛的那一吻里。他在快乐,他在狂喜,他从没有任何时候像此刻这样,由衷的感觉幸福,就像有个小人在他的心里放烟花,砰一声,满心房绚烂夺目。

一束白光打进鸟笼,落在范佩阳对面的另一端。

白光里,一个肩膀宽阔的高大身影,缓缓出现。

范佩阳抬头去望。

高大身影也在看他。

对视的一瞬间,鸟笼外,遥远的黑暗之中,传来小猫头鹰戏谑的机械音——

“对战即将开始,下面宣布对战结束的两种方式一,闯关者死亡或者脱离战斗区域,对战结束,脱离战斗区域的闯关者将被按照死亡处理;二,客人喊出‘认输’,或者重伤、死亡、脱离战斗区域,对战结束……”

“请注意,以第二种方式结束对战,闯关者才可以通关。当然,闯关者也可以喊‘认输’,不过喊了没用,战斗还要继续哟~~~祝你好运!”

罩在客人身上的白光,和小猫头鹰诡异的尾音,一同散去。

鸟笼的另一端,guest110露出真容。

和范佩阳相仿的身高,大骨架,隔着随性的宽松外套,也能隐约看出有力的肌肉线条。五官深邃,气质却张扬轻佻,一双浅棕色的眼睛,隔空上下打量范佩阳“你选的我?”

范佩阳静静看他。

guest110遗憾摇头“很不幸,你做了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

范佩阳还是静静看他。

guest110“如果你让我玩儿得尽兴,我会考虑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

范佩阳一直静静看他。

guest110脸上的张狂,终于在对手的迷之凝视里变成一言难尽“你为什么要一直对着我笑?”

故弄玄虚打心理战的,guest110不是没见过。

故作高深,让对手不敢乱动。

故作神秘,让对手胡思乱想。

故作自信,让对手压力倍增。

但这种一脸微笑故作幸福的,guest110今天是第一次见。这是什么战术目的?让对手……嫉妒?

“我不是对着你笑,”范佩阳看着一脸纠结费解的guest110,缓声解释,“是刚刚,进战场之前,发生了一件很……好的事情。”

如果范总的员工在这里,绝对会震惊于老板前所未有的温和与耐心。这要是平时的范总,还给你解释?心情最好的时候,也顶多给你一个自行领会的眼神好吗!

guest110并不清楚自己已经借着唐凛的春风,得到了vv的待遇,他对范佩阳口中那件“很好的事情”更是完全不关心,他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你现在可以收起那让人恶心的笑容,开始专心对战了吗?”

范佩阳抬眼,终于第一次正经观察自己的对手“你就是guest110?”

guest110“……”

很好,他前面的话都说给空气了。

深呼吸,guest110努力让自己忘掉先前的乱七八糟,就当此刻,才是他进入战场的第一秒“是的,”他朝范佩阳优雅点头,“你选了我,多少也算我们之间有缘分,作为奖励,我可以让你自己挑选死法。但有一点——”

guest110眉峰邪邪上挑“我可是排了许久的队,才等来这场战斗,你要拿出全力,不,全力不够,还要把潜力都爆发出来,让我玩儿得……”

“你谈过恋爱吗?”范佩阳突然打断他。

guest110自我陶醉的演说戛然而止,茫然看向范佩阳“哈?”

范佩阳说“我问你谈过恋爱吗?”

完全懵逼了,感觉自己正在被对黑洞一样的对手带进某种不可理喻又无法挣脱的诡异节奏“什么意思?要和你对战还必须谈过恋爱?”

范佩阳眼底的笑意终于变浅,但幸福底色仍在,只是底色之上,开始生出一点点不确定。

“与对战无关,我只是忽然想到一个有些困扰的问题,急于找到结果,如果可以和人讨论,我想结果会更科学。”停顿一下,范佩阳几不可闻叹息,“这里只有你,我别无选择。”

这是在……嫌弃他?!

guest110简直忍无可忍了,如果这里不是鸮系统,如果不是申请了多时才排到这么一个娱乐机会,如果不是心疼高昂的申请费和自己宝贵的等待时间,他绝对不会让对面这家伙再多活一秒钟!

平静,guest110在心底和自己说,你要平静。

不要被一时冲动,毁了得来不易的快乐。

是时候为这场娱乐付出隐形成本了,guest110重新抬起头,这辈子都没这样理性克制过“是不是解决了困扰,你就会全力和我打?”

杀掉对方只是必然结果,但他要的是这中间的过程,对方可以弱,但至少也得像个小兽一样扑上来咬他几口,才不枉费他的期待。

眼下这种全然没心思战斗的,就算被杀一百次,也毫无意义。

同一时间,顾问室。

空气里凝固的不是沉默,是守关人们难以形容的复杂心情。

610“谁能告诉我,他是真想和110讨论,还是故意拖延时间呢?”

810“肯定是拖延时间啊,你们看看这战斗场地,从里到外就一个笼子。范佩阳的能力是什么?隔空移物。连‘物’都没有,他拿什么战斗?”

110希芙“但是拖延时间也拖不出新战场,有什么用?”

310卡戎“人在绝命关头,总会有一些下意识的自保行为。”

710“同意,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拖到最后要怎么办。”

投屏里,被守关人们公认为了拖时间的范佩阳,已经正色开口“如果一个人亲了你,但他既没有说喜欢你,也没有说爱你,这代表什么?”

从出生单身到现在的guest110,煞有介事地详细询问“他是怎么亲的你?偷亲?强吻?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被迫?”

范佩阳“算偷袭,但不算偷亲,是光明正大的亲,周围还有三十二个人在看着。”

guest110“……三十二个人?”

范佩阳“这不重要。总之他没有不情愿。”

guest110“那他亲完你之后没说喜欢没说爱,说别的了吗?”

范佩阳“什么都没说。”

guest110急死“他没说你可以问啊。”

范佩阳皱眉,几乎是谴责性地瞥向110“根本没有问的时间,我就已经被传送到这里了。”

投屏前,众守关者无话可说。

竟然是真的一本正经在讨论……

“等等,”guest110在范佩阳的只言片语里,捕捉到重点,“你和他亲完,就被传送到这里了?”

范佩阳点头。

guest110“所以亲你的是和你一起闯关的人?”

范佩阳继续点头。

guest110“女人?”

范佩阳“男人。”

guest110“你在闯关之前不想着怎么战斗,而是去亲一个男人?”

范佩阳“他亲的我。”

guest110“这有区别吗!”

“当然,”这里面的区别在范佩阳看来,就是天上和地下,“我爱他,我亲他,这是正常的反应,他失忆了,不记得爱过我,现在却亲了我,所以这个问题才值得我们在这里讨论。”

guest110“……”

他付出那么多,换来在这里和一个男人讨论另外一个男人的亲吻是否代表爱情。

他一定是疯了。

微妙的静默鸟笼中蔓延开来。

整整一分钟。

然后,guest110抬头,麻木的脸上再没任何情绪波动“他爱你。”

范总满意微笑“我喜欢你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