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信任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35章 信任┃“我好像有点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你了。”密集的提示音,在数不清多少声后,才彻底停下。一行十个的文具格,整整被填满了十行零半行——文具数量总计:105个。唐凛彻底惊呆了。砰砰的心跳根本无法控制,一下下用力砸着他的胸腔。他觉得有好多话在擂鼓般的心跳声里翻滚,他想吐槽范佩阳的疯狂,想批评范佩阳的乱花钱,想用最贴切的词来描述自己的备受冲击和凌乱……可是它们争先恐后,互不相让,最终乱七八糟搅成一团,交融,炸裂,迸出岩浆一样的灼热,烫了心。范佩阳低头看着被自己填满的文具格,仍握着唐凛手臂的拇指,轻轻在界面边缘摩挲,语带遗憾:“时间太紧,不然还可以收来更多。”“你够了——”没等唐凛开口,旁边已炸起忍无可忍的暴喝。唐凛和范佩阳同时转头,这才发现众伙伴不知何时已经聚到周围了,有一个算一个,全瞪着唐凛手臂上的文具格界面,战前理应稳定的情绪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清一色:“不行了,我眼晕,谁能给我数数到底多少个?”五五分:“一百零五。”崔战:“这他妈是把整个天空城的黑市打劫了吗!”范佩阳关掉唐凛手臂的界面:“还有地下城。”众伙伴:“……”“难怪昨天我去黑市找八万八的时候,他说库存被清空,我说那就去地下城再帮我收点,他说地下城也一样,现在连根毛都没有了……”三道杠心塞。蒋城:“丧心病狂,绝对的丧心病狂。”许叮咚:“关键是有钱。”礼拜天:“No,关键是敢花。”下山虎:“还不是花自己身上……”无数双羡慕的眼睛,默默投向唐凛。唐凛:“……”十三幺捂心口,明明钱不是自己的,可扎心的感觉竟那样清晰:“问题是对于现阶段的战斗,一次性文具的效果就跟纸糊的一样,没必要浪费这么多钱啊。”范佩阳松开唐凛手臂:“所以要糊很多层。”众伙伴:“……”有钱人的思路就是这样单纯不做作。唐凛轻轻呼口气,心跳终于稍微平复,抬眼有些复杂地看范佩阳,带了一点笑意,还有些许说不清的东西:“我就算两分钟用一个,不间断地用,全用完也要三个多小时。”何况根本不可能不间断地使用。一次性文具其实比文具树更耗费体力,因为文具树的操控对于闯关者来说,已经熟练了,而每一个一次性文具,对于闯关者都是崭新的,都需要更多的精力去投入,去从零开始建立联系、操控,有些即使操控上了,还要继续摸索效果的深度和边界。这也是越往后的关卡,闯关者越少用一次性文具的原因——金钱、体力、精神力都付出了,换来的文具效果却十分有限,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谁也不会做,顶多就是买一两个有专项效果的,比如防御或者脱身,用来应急而已。“你的体力不适合打持久战,”范佩阳只针对三个小时做特殊提醒,“尽量三十分钟之内结束战斗。”唐凛更哭笑不得了:“那你还给我这么多。”范佩阳淡淡道:“给你就是你的,如果你觉得资源浪费,可以二次分配。”唐凛一怔,所以是说他可以把多余的分给其他人吗?还是说,因为怕他不要,所以范佩阳特意买了远超出实用程度的数量,这样他很自然就会想到把多余的分给其他伙伴,相应的,自己那一份也就留下了?这样的费心迂回,从来都不是范佩阳的风格,范佩阳应该是我买了你就得要,不要我就硬给才对。可唐凛一想到范佩阳在黑市里一边买买买,一边盘算着怎么才能把这些文具顺理成章塞到他文具格里的样子,又觉得莫名可爱。范总已经功成身退,背靠白墙,闭目养神,周身散发着“这个纷杂的世界再与我无关”的明确气场。唐凛压住总不听话想往上去的嘴角,将文具自己留下十个左右,再让VIP伙伴们各自挑了一些,剩下的分到了其他伙伴手里,文具树对抗性弱的就给多一点,平均下来大概每人一两个。这次闯关和从前不同,在场所有人,都是铁了心要和他一起去救人、毁主控室的,这里其实已经没有了组织之分,三十四人就是一个整体,每一个都是伙伴。当然也有例外——霍栩闪得远远,满脸拒绝,愣是一个不要。自家伙伴不想要,唐凛也不好强迫,于是霍栩那份,就被郑落竹和越胖胖瓜分了。[钞能力]的光辉在纯白空间旋转跳跃,多时不散。周云徽看看入账的文具格,再看看连冷峻都冷峻的那样潇洒的范总,感慨万千:“我又相信爱情了。”旁边的崔战哼:“一两个文具就把你收买了?”“文具不是重点,”周云徽说,“重点是他对唐凛的这份心。”崔战不以为然:“这是还没追上呢,当然得下功夫,你等追到手了再看。”分发这一圈文具,也用了不少时间,如今倒计时只剩九分钟。众伙伴的交谈声渐渐低下去,空气归于安静。大家平心静气,在时间规律的流逝中,静待最终一刻的到来。00:05:00,倒计时还剩五分钟。闭着眼睛思绪放空中的唐凛,手臂突然又被人握住了,同样的力道,同样的温度,同样的拉过去、点击一条龙,一切熟悉得就像时光倒流。唐凛诧异地睁开眼睛,还没等看清,就一声更加熟悉的——“叮!”<小抄纸>:接受赠予<[幻]丘比特之箭>。这一声也惊醒了其他闭目养神的伙伴,所有人现在就一个心情……你他妈还来?!“叮!”“叮!”“叮!”“……”<小抄纸>:接受赠予<[幻]死亡唱诗班>。<小抄纸>:接受赠予<[幻]我真怕>。<小抄纸>:接受赠予<[幻]岁月倒流>。<小抄纸>:接受赠予<[幻]啊,福气掉了>。<小抄纸>:接受赠予<[幻]啊,心碎了>。<小抄纸>:接受赠予<[幻]我劝你善良>。<小抄纸>:接受赠予<[幻] Don't lie to me>。这次没有海量,就八个幻具,很快便都落进唐凛的文具格里。但这八个每一个拿出来,都几乎是同类文具中的最强力款了。防具、武具中都没有能直接致死的,幻具里这样的也是极少数,但“死亡唱诗班”这样的特殊攻击可以,哪怕放在现在的守关人身上无法达到秒杀的效果,却也绝对能以攻代守,拦住一次致命性攻击。其他的七个,同理,都是一个能顶不知多少个普通文具的珍贵款。“刚才给你的时候把这几个漏掉了。”范佩阳一脸坦然淡定,就像真的只是一时疏忽。但是什么样的疏忽,能恰好把所有最贵的文具疏忽掉!“你故意的。”唐凛紧紧盯着他,眼底不受控制地发热。范佩阳不置可否,但这回态度倒明确:“禁止外送。”被一次又一次套路,本该生气的,可唐凛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被人攥紧了,力道大得他挣不脱,热度烫得他逃不掉:“你到底还有多少套路?”范佩阳笑了,冷峻眉宇间,久违地染上一点心思得逞的愉悦:“无可奉告。”他手上其实已经空了。他的底牌在唐凛忘了爱过他的那一刻,就已经被收走。他没有任何办法让时光倒流,记忆重回,他现在的这点小伎俩,不过是希望唐凛平安。平安就好,哪怕永远都不会再爱他。“范佩阳。”唐凛忽然低低开口。范佩阳不着痕迹将所有情绪藏起,藏得滴水不漏,而后抬头,平静淡然:“嗯?”唐凛看着他,目光轻轻闪烁:“我好像有点明白,当初为什么会喜欢你了。”范佩阳眼底一颤,几乎是脱口而出:“为什么?”唐凛笑了,清淡的眼眉像月光下的山林,宁静,温柔:“因为看着你,我的心就会很定。”范佩阳摇头,一刻不放地望着他:“我问的不是为什么喜欢,是为什么你现在明白了。”唐凛安静下来,笑意渐渐淡了,散了。然后,他轻轻向前,吻上了范佩阳的嘴唇。范佩阳的世界忽然安静了。天地万物皆空白,时间空间都消失,唯一真实清晰的只有那一点点柔软,一点点温热。他将人轻轻拥住,不由自主地加深这个吻,却又不敢用力,怕一用力,怀里的人就没了,梦就醒了。被彻底无视掉的三十二个伙伴:“……”什么情况?他们还在这儿呢?能不能给他们这些马上就要闯关搏命的单身围观群众一点爱护和尊重!秀完[钞能力]秀[爱情],守关人也没这么凶残啊!周云徽朝崔战方向挑了挑眉,用口型问:现在相信了吗?崔战信了,而且他对爱情的幻想,已经被给完一百多个文具后,竟然还特地留了最后一拨给心上人压阵的范总,生生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标准。他同样用口型回复周云徽,发自肺腑:像范佩阳这样追,追到神仙都不是吹啊。周云徽:……“咕咕,倒计时结束了哟~~”纯白空间正中央上空,突然弹出一个巨大投屏。唐凛和范佩阳一点点分开,头抵着头平稳了几秒呼吸,才共同看向屏幕。“相信大家都准备好了,那么就公布第一组的名单吧!”小猫头鹰原地跳跳跳,下方空白屏幕浮现出第一小组对战照片。右边一列五张照片,是编号被揭晓的守关者,左边一列五张照片,则是选择和他们对战的闯关者——范佩阳(对战)Guest.110蒋 城(对战)Guest.111探 花(对战)Guest.112华 子(对战)Guest.113对对碰(对战)Guest.114“第一小组对战全部结束,才会公布第二小组名单哟~~”小猫头鹰不再乱动,难得稳稳当当停在投屏上方,戏谑的声音微妙拖长,像不怀好意,又像幸灾乐祸,“那么,就要进入战场喽……”唐凛没想到第一组就有范佩阳。五束光从天花板上打下来,笼住第一组的五个人。唐凛转头去看范佩阳。范佩阳忽地凑过来又亲了他一下。光芒变得强烈而刺眼。唐凛听见范佩阳说:“我在关卡终点等你。”光芒倏然而散,五人也被传送进战场。唐凛望着投屏上范佩阳的照片,心里一片柔软,可那柔软里,又生出前所未有的坚定。第一次,范佩阳没有说我要保护你,也没有因为被迫分开,无法再全程护着自己而百般不甘千般不愿。他说,我在终点等你。这是唐凛一直以来都想要的信任。范佩阳给了。唐凛就一定会赴约。作者有话要说: 亲上了=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