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偷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赶在整座天空城彻底苏醒之前,三十人就地解散,各队沿着不同方向离开广场,没入街道小巷,和来时一样悄无声息。

唐凛没有再和他们约定下次见面的时间,而是把vip目前的住址告诉了各队。

因为面对这样巨大的信息量,每个人的接受度都是不同的,信与不信,就是合作行动的第一条分岔路。

而信了之后是否愿意加入vip和施方泽的合作计划,则是第二条分岔路。

两个路口走完,还能有多少人按着地址找过去,敲响vip的门?

唐凛不知道。

这是一次极其冒险的赌博,他不能强求任何一个伙伴,也无法保证任何一个人的安全。每个人的决心只能自己下,也只有自己才能对自己负责。

vip们一路从中央广场向西,回到了自由者杂居区。街面上已经热闹起来,不时还有人跑过,也不知是追杀还是躲债。

快到vip住处的时候,憋了一路的郑落竹,终于说话:“队长,你们先回吧,我去找一下施方泽。”

施方泽的房子就在两条街外。

唐凛一点不意外,事实上自家竹子能忍到这里才出声,在他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去吧,”他半认真半调侃,“也别把人骂得太狠。”

郑落竹马上横眉立目:“他不该骂吗!我那天都把话说成什么样了,就差苦口婆心教育他做人要诚实了,他竟然还有事瞒着,和我都不交实底!”

看在情报的份儿上,唐凛决定帮施方泽同学说句公道话:“交没交实底,这个得分两面看。从vip层面,我们只要和行动有关的情报,不打听他个人的事,他也把相关情报都给我们了,我们没立场去责问他别的。但——”

vip队长拍拍自家伙伴肩膀,从容转了话锋。

“从私人关系层面,你对他掏心掏肺,他对你有所隐瞒,确实可以沟通一下。”

郑落竹摩拳擦掌,指关节按得咔咔响:“嗯,我绝对会和他‘好好’沟通。”

“好好”两个字,带着磨刀霍霍的回声。

目送郑落竹背影走远,越胖胖有点担心:“让他一个人去真的行吗,不会反过来被施方泽揍了吧?”

南歌摇头,眼里是另一种忧心:“揍是不会揍的,别的就难说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伙伴担心的郑落竹,气势汹汹走过两条街,终于可以远远看见施方泽那一幢房子,他的脚下却骤然停住。

施方泽家的门前有人。

四个,全是陌生人,两个在屋前四下张望,像望风,两个走近那扇被范总轰破至今未完全补好的门,透过没遮补上的大洞往里看。

鬼鬼祟祟,怎么瞧着都来者不善。

郑落竹暗中酝酿文具树,同时琢磨着是直接一声大喊,让房子里的人有个警惕,还是先不出声,从另一条街绕到房后再去看看情况。

尚未决定,后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捂住了他的嘴。

“唔……”郑落竹本能抓住那只手,用力挣扎,可对方的力量丝毫不弱,他竟然没能撼动。

情急之下,郑落竹直接就要召唤[铁板],拿来当武器拍对方几板至少也不会这样被动。

可耳边的声音更快:“是我。”

短促的两个字,轻得像呢喃,几乎听不真切。

但郑落竹还是一下子分辨出来。没办法,太熟了。

他的回应是一个向后肘击,带着怨念加成的风驰电掣。

身后人像是早料到了,闪得迅速,当然捂着竹子的手也就跟着松开了。

郑落竹怒不可遏向后转。先是骗他,现在又偷袭,施方泽绝对是皮痒了!

然而身后除了施方泽,还有礼拜天,且后者一个劲儿地比“嘘”的手势。

联想房门前形迹可疑的四个人,郑落竹立刻先把找施方泽算账的事放旁边,正色起来,压低声音问:“什么情况?”

施方泽没回答,只道:“先离开再说。”

很快,三人拐进一条暗巷,巷子很窄也很静,没半个人影。

郑落竹本来就没什么耐心,索性直接问:“是探索者的人?”

“嗯。”施方泽应得十分自然。

郑落竹脚下一顿,有点懵:“不是,你根本没告诉过我你和探索者的事,现在被我拆穿了,你不是应该心虚吗?”

施方泽:“你们今天碰面的队伍里有甜甜圈,他们知道我的事,我不说,他们也会和你们分享。”

郑落竹:“但是他们分享和你亲口对我说能一样吗,我都告诉他们咱俩是发小了,结果你的事我还得从别人那里听!”

施方泽缓下脚步,偏过头来:“我知道你会生气。”

郑落竹一愣,对方态度很配合,他的气焰就有点打蔫,没好气地咕哝:“知道还瞒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