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各方碰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音源的另一端,几乎和这边的房间一样安静,只有极轻的沙沙声,像是空气在流动,证明另一端连通着某个空间。

们全神贯注,生怕错过任何一个音节,同时在心里飞速判断,对面该是一个怎样的场景。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音源端依然安静。

继续安静。

一直,很安静。

屏息屏得快缺氧的们,终于信任崩塌,默默转头看向施方泽“你确定窃听器没失效?”

这听起来分明就是严重技术故障啊!

施方泽神色如常,显然对于这位“情报员”已十分熟悉适应“再等等。”

们将信将疑地又等了几分钟,那边终于传来了声音。

一个人好像从窃听源的近处站起来了,是衣服摩擦的窸窣声,然后走远,脚步平稳。

过了会儿,脚步声由远及近,那人又回来了。

接着是喝水声。

杯子被放到了桌上的轻微碰撞声。

然后没了。

空气重归安静。

继续安静。

一直,很安静。

伙伴们“……”

所以是起身拿了一杯水,喝完之后又开始静坐吗!

“情况就是这样,”施方泽理解们此刻的心情,“唯一幸存的窃听器,很不巧就在这位日常生活十分苍白的守关者身上,不过他也只有在休息日这样,工作时间,和其他守关人聚在一起,还是很有情报价值的。”

们懂了。

这位虽然不是直接情报源,却用一己之力,架起了无数情报桥梁。

不过施方泽说窃听器是地下城放进去的,那这位就该是地下城的守关者之一……

情报源那端突然响起刺耳音符,打断了大家思绪。

那音符诡异而急促,听得人心跳加速,浑身不适。

凶铃半路停止,像是人为中断,接着一个温润的声音在窃听器的近处响起“我和你说过,没事的时候不要滥用‘紧急联络’,尤其是在休息日。”

唐凛一怔,还真的是提尔。

虽然只在地下城关卡里有过一面之缘,但考核的时候提尔可是把他们从头教育到尾,这声音想忘都难。

“都用‘紧急联络’了,自然是有事嘛。”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唐凛“……”

这声音,还有这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态度,也是十分熟悉了——得摩斯,210的守关人,真情实感的八卦者。

“那就说事。”提尔缓了态度。

得摩斯可怜兮兮“我饿了,想吃饭,没人陪,好孤独。”

提尔没说话。

一秒钟后,得摩斯的声音连同他那边的嘈杂的背景音,彻底消失。

显然,通话被单方面切断了。

情报源头,又只剩下安静的提尔,和安静的空气。

时间在苍白无声里重新变得漫长。

才过几秒,这边满屋子的窃听者,已经开始想念得摩斯。

……

两天后,天空城中央广场。

天色将明未明,夜猫子都睡去,健康作息的还没醒,广场上一片冷清空荡,只有喷泉池还在喷洒,轻轻水声衬得这里愈发静谧。

唐凛带着伙伴抵达时,大部分队伍已经到了。

铁血营——何律、三道杠。

孔明灯——周云徽、老虎、强哥、华子。

十社——崔战、郝斯文。

步步高升——江户川、佛纹、下山虎、骷髅新娘。

莲花——十三幺、清一色、对对碰、大四喜。

白组——许叮咚、蒋城。

三十一人,只差六个甜甜圈和白路斜。

这是三天前分开时,大家就定下的碰面,但没定准确时间,只以天色为准,约好当天边泛起第一抹白,就出动。

有点鬼鬼祟祟的意味,也是难免的,谁让除了自己说的算,其余队伍都只属于自家大组织中的一个小分队,小分队私自出来和其他组织的队伍交换情报,怎么想都有点微妙。

但微妙归微妙,约定时每个人都答应得很爽快,好像天经地义就该这样。甚至,相比组织里一些他们不熟悉的组员,一同从狩猎者游戏、通往山巅的路、沙漏古堡闯过来的这些家伙,更像战友。

当然,这么矫情的话没人说,像崔战、周云徽那种,还互相看不顺眼呢,可这并不妨碍他们三十一人,在无意识中形成一种凝聚感。

“甜甜圈呢?”唐凛遍寻左右,也没看见娃娃脸的关岚,和另外五个各有风情的伙伴。

何律摇头,周云徽摊手,崔战打了个哈欠“估计还没睡醒吧。”

唐凛又看向蒋城和许叮咚“白路斜呢?”

两人互相看一眼,都有点尴尬。

旁边早问过相同问题的莲花和步步高升帮他俩解释——

骷髅新娘“白路斜组长一到天空城就辞去了分部代理组长职务,所以现在以一个普通白组成员的低标准要求自己,比如,睡觉要到自然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