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我要报仇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215章 我要报仇┃“你没受伤,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古堡五层,北面传菜道入口所在的走廊。这里和[生门]所在的南面传菜道入口,是古堡五层一南一北对称的两个位置,同样隐秘,同样偏僻,也是同一层直线距离最远的两个点。此刻,Guest.013就在这条走廊上的某个房间内,自我疗伤。先前一役,他在自己曾沐浴过的房间里,吃了大亏——在和一群闯关者的交手中,让一个手臂纹着骷髅的和一个梳着中分小卷发的联手,往他腰上刺了一刀。这刀离致命伤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却彻底扎醒了他。他太过轻视这些闯关者了。这些家伙的实力并不像他以为的那样弱,甚至当聚集的闯关者达到一定数量,是有可能给他带来危险的。这样的游戏,是否还要继续?当未觉醒的闯关者趁他受伤逃之夭夭,当觉醒的闯关者被系统传送,Guest.013面对骤然空荡的房间,盛怒的情绪渐渐冷却。清醒如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全然没必要的偏执状态。他偏执得要把这古堡内的闯关者都杀尽,却忘了,他是来游戏的,不是来搏命的。前面轻而易举杀掉的那些闯关者,已经给他身心带来了愉悦,值回票价了。后面这些难啃的骨头,只会让已经到达顶峰的愉悦值,一点点下降,且下降过程中,还可能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和麻烦,那为什么还要坚持这个游戏?被撩拨起的怒气当然没那么容易平息,可是和安全性相比,Guest.013还是比较惜命。所以冷静下来之后,他离开沐浴房间,故意和那群逃跑的家伙走了反方向。他当时的想法很明确,就是尽可能远离喧嚣,找个没人的打扰的地方,安静疗伤。鉴于关卡规则不允许客人提前撤离,疗伤之后,他可以继续待在那里消磨时光,直至所有闯关者都死亡,或者通关。没想到歪打正着,他竟然来到了这条离[生门]最远的走廊。[生门]在这一层南面传菜口这件事,他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那时的他刚选定这条走廊,这个看起来相对干净的房间,进门还没几分钟,正在专注操控自身基础愈合力给伤口止血,窗外突然响起咆哮型嘶吼,把通关条件、怎么觉醒、[生门]位置一股脑吼了个干净。他被.干扰得频频分神,眼看就要止血的伤口,又裂了。底下的咆哮持续了几分钟,他就头疼了几分钟,最后世界重新安静的时候,伤口基本就和刚把刀拔出去那会儿一样了。不过这个插曲,倒是更坚定了Guest.013“提前结束游戏”的念头。关卡进行到这里,已经到了最艰难的阶段,闯关者的体力消耗、心理压力都巨大。在这样的时候,这些家伙还拼尽全力解开了连他和014都不清楚的通关条件,且解开之后,冒着风险到外面大喊大叫,只为和散落在古堡其他地方的同伴分享情报。这样的意志力,这样的执行力,这样的闯关决心,远超Guest.013预期。他已经为自己的轻视付出了代价,现在及时止损,很明智。楼下的喊声早没了,Guest.013低头看着腰侧,表面皮肤完好,根本看不出受伤痕迹。但他自己很清楚,对于这样深的伤口,自我愈合力只能愈合表面,内里的皮肉还是伤着的,得回去继续治疗。收回目光,打着赤膊的Guest.013起身走向床边——为了方便治疗,他把上衣都脱下来,整齐摆放在了床上。随着他的走动,腰侧内里未愈合的伤,又传来阵阵疼痛。Guest.013预料到了,却还是有些不耐地皱眉,以至于走到床边,他忽然改了主意,没去拿衬衫,而是先将西装拿过来了。他一手提着西装外套,一手伸进口袋,很快摸出一支针管大小的制剂。密封的透明试管里,淡紫色的液体隐隐发光。这个东西喝下去,细胞再生能力可以瞬间达到峰值,不管受多重的伤,只要还有口气,就可以短时间内痊愈,治愈速度和效果,碾压其他一切治疗手段。沉吟两秒,Guest.013又把制剂放了回去。别说他现在只是腰上挨了一刀,就是挨了十刀,如果一时半会死不了,就没必要用这个,太浪费。说到底,自己竟然会带一支进关卡,也是小题大做了。Guest.013一边自嘲地想,一边一颗颗系好衬衫扣子。这样的娱乐活动,受轻伤已属罕见,怎么可能真有客人伤重危急……“咚——”门外突然传来一声闷响,听着离得很近,就在走廊上。Guest.013微微抬眉,他虽然主观上不愿在继续游戏,但如果有猎物主动送上门,他也乐得接收。系好最后一刻扣子,又以最快速度穿好西装外套,Guest.013大步流星推门而出。就在他房门左侧,大约两米的地方,一个浑身烧伤黑炭似的家伙,体力不支,摔坐在走廊地面。Guest.013没认出脸,但认出了身形和那双一片焦黑中的细长眼。一秒钟前,他才刚在心里说过,怎么可能真有客人伤重危急……打脸来得太快。还是被自己人打的,啪啪啪的。Guest.014虽然体力透支,但精神没涣散,听力、反应力都还在及格水平,013这边一开门,他就艰难扭过头去看了。这一看,还不如不看。人生最悲剧的,就是在最落魄的时候遇见衣冠楚楚的同行。一对比,伤害加成。“怎么弄的?”Guest.013先开了口,不过声音里没什么关心,就是单纯疑问。Guest.014闭紧嘴巴,装死,专心装死。“沉默抵抗不能帮你化解现在的尴尬,”Guest.013无情戳破,“这个关卡里除了我们,就只有闯关者,我没伤你,除非你自残,否则凶手很好猜。”Guest.014用最后一点力气,磨牙:“我还没死呢……”哪就出来个凶手!“是我用词不准确,”Guest.013虚心接受指正,“你还站得起来吗?”“你说呢?”Guest.014呼吸不稳,浑身上下仍残留着灼热。“看来是不行,”Guest.013寄予同情,淡淡的,很有限,“那你只能坐在这里等关卡结束了。”Guest.014听出了弦外之音:“怎么,你已经放弃了?”他鄙夷一笑,却牵动了灼伤的肌肉,立刻倒吸一口冷气。Guest.013看得直摇头:“自顾不暇,就不要再撩拨别人了。”“我这是嘲讽!”要不是身上太难受,Guest.014绝对要切他一下。“嘲讽也是撩拨的一种。”“……”见一贯嬉皮笑脸的Guest.014再无话,Guest.013颇为惊喜。原来牙尖嘴利也是会随着体力消耗而打折的,真是个意外收获。时间分秒流逝。Guest.013没动,Guest.014是没力气动,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站一坐,共同沉默地在走廊度过了整整一分钟。Guest.013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只是觉得014伤成这样了,他转身就走,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但他没打算给对方提供什么帮助,连扶一下的想法都没有,所以留在这里,似乎也挺多余。正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下方Guest.014急促的喘息声,突然低了下来。Guest.013一愣,低头去看,发现014倚靠着墙壁,陷入了昏迷。Guest.013惊讶,蹲下来凑近014,推了推镜片,认真观察,发现对方的烧伤比他想得还要更严重。他以为只是皮外伤,看着唬人,没想到是真的伤到了。以014的身手,不可能站在那里任由别人长时间灼烧,所以这伤一定是短时间强火势才能造成的,并且随着时间推移,烧伤反应会越来越严重。Guest.013伸手按住014的颈动脉,脉搏的跳动力度还好,就这么昏迷上一日半日,也死不了人。就是难熬一点。因为没救治,身体会持续脱水,自身基础愈合力又赶不上脱水速度,灼伤反应就会加剧。Guest.013看着整个人蜷缩在墙边的014,看着他浑身的焦黑,看着他失去意识还不时因疼痛而微微抽搐,不由自主陷入沉思。最终,当Guest.013从口袋里再次拿出疗伤制剂时,他给自己的理由是:Guest.014这样黑黢黢的,还带着焦炭味,实在脏得令人难以忍受。为了净化环境,他可以付出一些昂贵的成本。Guest.014做了个梦,梦见在一片大火中,他把所有看不顺眼的家伙都踩了个稀巴烂。但踩完了,大火还是没灭,他在火海里成了一个人形火球,横冲直撞,找不到出口。就在他濒临绝望之际,火突然灭了。天降甘霖,他在雨露滋润里,全身焕然一新。灼伤不见了,衣服复原了,连体力和精神力都悉数回笼,满状态……“醒了就睁眼,别自我陶醉。”甘霖里,突然倾泻下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Guest.014缓缓睁开眼,抬头,先看见一副逆着光的眼镜。对视片刻,Guest.013起身,居高临下:“我在听,你现在可以感谢了。”Guest.014看对方的表情就像在看神经病,可下一秒,他忽然瞥见对方手里空了的制剂管。那透明管虽然空了,却还在底部残留了一点紫色,隐隐发亮。Guest.014不敢置信,立刻低头,抬起手,看身体、看手掌、看一切能看的地方。除了挂在身上的残破衣服仍一片焦黑,身体各部位的烧伤都恢复了大半,且仍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继续愈合。这种愈合速度,别说他自身的基础愈合力,就是离开关卡后进行专业治疗,也不可能达到。“你给我用了……”Guest.014愕然出声,话说一半想到什么,顾不上讲完,立刻追问,“你怎么会有这个,还带进了关卡?!”这种制剂根本没普及,因为技术难度太高,成本极其昂贵,属于“传说中”的药品,只在特定领域内流通,千金难求。“第一,申请时只说不可以中途退出,不可以携带关卡规定以外的武器,没说不可以携带药品。第二,我为什么会有这个,你可以猜测,但我不会回答。”Guest.013慢条斯理,“第三,我认为你应该先对我的无私奉献表达感谢。”Guest.014:“……”这是恩人,不能动手,忍住!一连几个深呼吸,Guest.014干净利落起身,最后一点灼伤也治愈了,甚至连先前损失的体力、精神力都一并回笼,他现在就像刚进入关卡时一样,战力满满。“多谢。”不甘不愿地咕哝一句,Guest.014立刻进入下一话题,“走吧。”Guest.013不解:“去哪里?”“当然是报仇。”Guest.014冷笑道,“伤了我,他们还想全身而退?”Guest.013:“你的伤很明显来自文具树。既然伤你的人已经觉醒,应该早就通关全身而退了。”“这个不用给你提醒,”Guest.014无所谓地耸肩,目光杀机凛冽,“反正他们都是同伴,留下来的给走的还债,天经地义。”Guest.013不喜欢劝人,所以只说一次:“最好别去。”Guest.014拧起眉头,突然想到先前013话里话外就透露出“放弃”意图,轻嘲地哼一声:“你怕了。”“是理智。”Guest.013说,“关卡进行到现在,能给我们提供娱乐的闯关者已经没有了,剩下的不仅无法提供娱乐,还可能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损失。你现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就像陷入泥潭,越挣扎越往下陷,不如趁早抽身。”“呵,”014冷笑,“那我就白被烧了?”013:“你可以总结经验,吸取教训,获得成长。”014:“你没受伤,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013:“……”腰侧还隐隐作痛,但体面如013,不准备共享伤情。话不投机,多说无益。Guest.013自认仁至义尽,不再规劝。目送Guest.014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他转身回房,进入浴室,开始给浴缸放水。距离关卡真正结束,应该还有段时间。Guest.013低头闻闻满身沾染的014的焦糊味。闲暇美好,不如洗澡。作者有话要说: 性格决定命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