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6/10开启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都和他说了?”范佩阳走出光影,来到床前,拉开霍栩刚坐过的床尾凳。

唐凛以为他也要坐,不成想范佩阳直接将椅子拉到一边,自己继续上前,坐在了床边。

因为范佩阳的到来,床榻轻轻颤动。

唐凛坐在床的正中央,于这细微的体感中生出一种错觉,好像自己成了一艘小船,随着清波微微地晃。

这样温柔的恍惚感很舒服,但也很短暂。

四目相对,唐凛就回过了神“说了。绝症的事,你许愿让我进来的事,关于两棵文具树的推测,都讲了。”

“就这些?”范佩阳探寻的目光充满怀疑,显然不是很放心。

当然不止这些,但唐凛相信,范佩阳一定也知道不止这些。心里知道,还非要让他亲口说,对于这么执着的范佩阳,唐凛也是没辙没辙的。

“还有我们交往过,我现在失忆,得摩斯神殿考核,以及所有你不想让他知道,但如果不讲就会影响逻辑连贯性的事。”唐凛一口气说完,问,“你现在踏实了?”

“嗯。”范佩阳还真点了头。

唐凛哭笑不得,但也如释重负。

他和范佩阳的过往那页已经掀过去了,他不希望每次提起,都要围绕谁对谁错,快乐还是痛苦。他更希望就像现在这样,当成往事,可以松弛地谈起,也可以自然地收住。

人一放松,困倦便趁趁虚而入,卷土重来。

唐凛没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眼里染上些水汽。

范佩阳忽然想去亲那双眼睛,就像从前许多个清晨时分。

刚睡醒的唐凛也有这样一双带着水汽的眼睛,看起来很乖,还有点迷糊。经常是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压住亲上了。每到那时候,唐凛的睫毛就会在他的嘴唇下,轻轻地抖,又痒又撩人。

但现在,他什么都不能做。

不是因为唐凛把那些忘了,而是他现在才意识到,那些他所认为的美妙时刻里,记忆中清晰的只有自己的心情,当时的唐凛在想什么,是高兴还是难过,全然空白。

他不知道,也没想过。

唐凛打完哈欠,就发现范佩阳在看着自己,看得认真而出神。

唐凛蓦地有些紧张,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房间太小了。范佩阳单是这样坐着,就让整个空间充满了压迫感。

都是多出一个人,霍栩在的时候,却没有这样的感觉。

然而范佩阳并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在安静地看了他好一会儿后,只是问“累了?”

唐凛愣愣地眨下眼,对于自己自作多情的紧张,稍微有点尴尬。不过还好,他想,范佩阳不是个细心的,所以尴尬也是关起门来在自己心底,不用担心被范总调侃。

整个人彻底放松下来,唐凛耷拉下肩膀,胳膊肘撑在腿上,歪着头单手托腮,疲惫地呼出一口气“累得要命——”拖长的尾音里,全是真情实感,“我觉得等下一觉睡过去,我能直接睡到三天后,关卡开启。”

范佩阳还没见过这么直白叫苦叫累的唐凛,顿时觉得新鲜“第一次听见你这样抱怨。”

“好像不是吧,”唐凛语气微妙,友情提醒,“之前爬台阶的时候,我似乎刚控诉完,和我的合伙人一起工作有多累。”

范佩阳微微挑眉“加班加到胃溃疡,熬夜熬到低血糖?”

唐凛乐了“还行,记得挺清楚,说明往心里去了。”

“那我更正,”范佩阳倒是改得快,“不是第一次听见你抱怨,是在来到这里之前,在我们还一起工作的时候,从来没听见过你抱怨。”

唐凛笑意顿住。

范佩阳“既然忍得那么辛苦,为什么当时不和我说?”

唐凛沉默。

范佩阳不给他任何装傻搪塞的机会“我在和你谈工作,不是谈感情,你不要说你忘了。”

“……有没有人说过你这种穷追猛打的性格真的很难相处。”唐凛没好气地瞥他一眼。

“以前没有,现在有了。”范佩阳说,“我所有的负面评价都来自于你。”

明明是客观陈述,对方的语调也没什么起伏,可唐凛总觉得自己听出了一丝委屈。

“行吧,”唐凛放弃抵抗,低声而迅速地咕哝一句,“我怕你失望。”

范佩阳被这没头没脑的话弄得一头雾水“什么?”

深吸口气,唐凛看向范佩阳,第一次坦诚自己的内心“工作的事情我都记得,没忘。当时在公司里,我的确很累,很辛苦,才能跟上你的想法和你要求的效率,但这些我不想让你知道。那么多朋友找你合伙,你却选了我,我不希望有一天,你后悔自己选错了。”

范佩阳怔在那儿。

他从来不知道,唐凛是这样想的。

唐凛凭着一时冲动和盘托出,之后就别开眼。这些年他明明已经修炼的足够冷静,足够镇定了,可说起当初那些幼稚得有些发傻的心情,难免还是有点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