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沙漏古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范佩阳看着明明气得要命又无可奈何的唐凛,就知道自己成功把人绕进去了,心情瞬间放晴,还有点小得意,尽管他自己也清楚这很幼稚。

但是控制不住,因为这样的唐凛确实久违了。

如果说被他拖进这个关卡世界时,唐凛还有点拘谨,顾忌着那段“被遗忘的记忆”,顾忌着他的感受,甚至有意无意会去避免谈两个人的关系,那现在的唐凛,则彻底“解放”了。

这个改变的时间点也很明确,就是得摩斯神殿考核的时候窥探了几段过往记忆,然后唐凛单方面提了分手。

就是单方面,反正范佩阳不承认,不承认,就不生效。

但很明显的,唐凛对他的态度从那时候就开始变了,变得坦诚自然,变得无所顾忌,想什么说什么,还大部分都是批评和吐槽,就好像……好像一下子回到了两人刚认识的时候。

这让范佩阳怀念,又让范佩阳头疼。

直到刚刚,被自己用逻辑绕到气鼓鼓又无言以对的唐凛,才有了一点他们交往时的影子。

交往中的很多琐碎事范佩阳都记不得了,现在再回忆起来,只剩下一些有唐凛所在的片段。不同的季节,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事由,却是同样的宠溺,包容,无可奈何。

一个个画面叠加成了过往岁月,范佩阳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总是占便宜的一方。

他的生活和工作,理所当然地遵循着自己的喜好和节奏,他从没想过要去配合任何人,更别说为了什么人改变自己。因为在他看来,自己一切选择和做法都是最优的,不可能再找出第二个比之成本更低、收益更高的方案。

可他忽略了一件事。

唐凛不是范佩阳。

如果他们两个一样,所思所想所言所行都高度趋同,那在认识之初,他压根不会和唐凛成为朋友。

单是设想一下和另外一个自己交往共事,设想一下另外一个自己指关节叩着桌面说“如果再让我看见这样愚蠢的方案,你明天就不用来了”,范佩阳会把方案抽对方脸上。

遥远的天边出现一丝白。

不知不觉,微凉的夜就要过去了。

范佩阳不着痕迹去看身边的人。

看他的侧脸,看他的眼眉,看他冷然中透着的鲜活和热烈。

这是一个有着自己态度和主张的人,这是一个会说“vip队长我来当,你的生命我负责”的人。

过去那么长时间,他竟然会觉得这样的唐凛,配合自己的喜好和节奏是天经地义的。

怎么可能。

这个人只是愿意退让,愿意包容,愿意给他占便宜,因为爱他。

范佩阳的眼底黯淡下来。

心里那点幼稚的得意,可笑地散了。

现在讨再多的嘴上便宜有什么用呢,安慰剂罢了。

唐凛对他没感情了。就算被他的流氓逻辑绕得再深,套得再牢,忘了就是忘了,不爱就是不爱了。

神殿考核的时候,他对着窥探内心的得摩斯说,自己心底从来没有过害怕,那一书架的书,不过是被他整齐排列好的、待解决的问题。

他骗了得摩斯。

其实他是害怕的。怕唐凛永远想不起来,怕唐凛从他身边溜走,在他终于想好好爱这个人之后。

唐凛自顾自登着台阶,没察觉范佩阳在看他。

他的心情不错。虽然因为失忆,被范佩阳趁火打劫,但他和范佩阳现在已经可以这样坦然地聊“那段感情”了,甚至拿来调侃和斗嘴,在唐凛看来,就是两人关系携手向前迈进了一大步。

他们不仅是朋友,还是要互相交付性命的伙伴。前头还不知道有多少凶险在等着,他们不能总在从前的事里困扰着、别扭着。

后颈突然被人握住,手掌的温热透过强势的力道,穿透皮肤,烫得唐凛心里一颤。

他有些艰难地转头,疑惑的目光锁定罪魁祸首。

范佩阳用拇指摩挲着他白皙的脖颈,目光安静而灼热。

唐凛生病的时候,范佩阳想,只要唐凛身体健康,他可以付出一切。

现在唐凛健康了,他又想要对方爱他。

范佩阳见过很多贪得无厌者,对这样的人,他往往不屑一顾。因为他从不放纵自己的**,他一直认为,连自己**都无法克制的人,注定是失败者。

可他现在才知道,自己的自大,天真,和武断。

多余的不必要的**,才克制得住。

那些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哪怕仅仅少了一样,本能都会去拼命地渴求和索取,没什么能控制得住,何况范佩阳也不想控制。

后颈被握得越来越紧,唐凛几乎是被强迫着揽过去的,然后范佩阳的热气就吹到了他的脸上。

“我都要。”他听见对方这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