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Guest.006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森林某处。

一把狙.击.枪从天而降,砸向了正在迷路的白路斜和两个白组成员——自落水上岸,他们就只剩下三人,其余队友随着河流不知所踪。

“哎哟!”

“什么玩意儿!”

两个组员一个被枪.管砸,一个被枪.托砸,同时抱头惨叫。一边叫一边低头看,我擦,是枪?!惊完了再抬头看,靠,原本同行的临时队长早躲到两步开外了,闪避得那叫一个完美。

“队长,你就不能拉着我们一起闪?”组员1揉着脑袋,心酸。

白路斜眼睛完全盯在枪上,特自然地命令组员2:“捡起来看看。”

组员1:“……”

很好,他又又又被忽视了。

从进入闯关口到现在,他竟然还对这位临时队长抱有“平易近人”、“亲切互动”、“善待队友”的幻想,他的错。

明明在310集结区,刚应征入队的时候,集结区负责人就打过预防针了——

“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说不好听一点,就是任性,我行我素,所以你最好想清楚,是不是要跟这样一个队长去闯关。”

“你不是说他实力很强么。实力强的人都会自负,任性,我又不是没遇见过。”

“他的任性,可能和你常规理解的有偏差。”

“比如?”

“曾经有一个白组兄弟听说他很厉害,跑去找他请教,他拒绝了对方所有卑微的请求,并将其文具洗劫一空。”

“……”

听到这样的事迹,为什么自己最终还是坚持要成为白路斜的临时队员,和他一起闯410呢?

组员1默默看向白路斜那张漂亮的脸。

妈的,色令智昏啊!

组员2听白路斜的话,捡起狙.击.枪查看,一掂就觉得很有分量:“好像是真.枪……”

组员1抛开心塞的回忆,凑过来:“不会就是之前在山脚狙击我们的那把吧?”

组员2也怀疑,但:“狙击手呢?怎么只有枪被扔过来了?”

“确定是真.枪?”白路斜向来只信自己,闻言上前拿过狙.击.枪,抬起随手瞄准不远处一片树叶。

“咻——”

子弹飞过。

叶柄断裂,叶片飘然而落。

组员1觉得神了,神到完全可以让他给白路斜先前的冷漠,套上美颜滤镜:“队长,你可以啊,百步穿杨!”

白路斜却一脸嫌弃地把枪丢还给组员2:“瞄准镜有问题。”

组员2懵逼:“你不是打中了吗?”

白路斜说:“我瞄准的是另外一片叶子。”

组员1、2:“哪一片?”

白路斜:“它旁边的旁边的旁边的再往上那个。”

组员1、2:“……”

偏到这种程度就不是瞄准镜问题了好吗!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不然我会以为你们想挑衅,”白路斜迷路到现在,战斗欲已经蠢蠢欲动了,身边的人要是再勾引,他可不能保证一直和平相处,“赶紧找路。”

组员1、2面面相觑,心情复杂。

知道的,他们这是跟着自家队长一起迷路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被挟持成了人质。

森林里的每棵树都长得一样,走来走去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前进了,后退了,离他们想要的河岸还有多远。

不过时不时就原地打转这件事,他们是清楚的。

因为从在森林迷路开始,细心的组员2就每隔一段时间,在走过的树上做记号,至今,他们已经不下五次遇见有标记的树了。

组员2背上狙.击.枪,三人继续赶路,又盲目地走了十几分钟,竟然让他们发现了隐隐约约藏在草丛里的小路。

还一下就两条。

一条往左前方,一条往右。

组员2左看右看,纠结得要命:“到底选哪边……”

“随便选吧,”组员1说,“反正走哪边我感觉都差不多。”

“嘁。”白路斜嘲讽地哼一声,“随便选的人,最后也会随随便便死掉。”轻蔑地瞥一眼俩组员,“你都不对自己慎重,还指望命运对你慎重?”

组员2有点被震到:“队长,你突然好有哲理。”

组员1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队长虐我千百遍,我待队长如初恋”了,就是因为每当他要对白路斜彻底失望时,对方就会闪现只有高手才拥有的惊艳气质。

“那组长你选哪条路?”组员2说,“我们无条件跟你走!”

白路斜歪头看着两条路,沉吟片刻,忽然弯腰拾起脚边一片落叶。

扬手。

落叶被扔到空中。

轻飘飘的叶子没有被扔得太高,很快就悄无声息落回地面。

半黄叶片上,脉络清晰,一直延伸到叶柄,叶柄指向偏左。

白路斜毫不犹豫踏上左前方的路:“这边。”

>

组员2:“……”

这不就是封建迷信吗,还是最简易的那种!

组员1:“……”

把自己的命交到这样的队长手里,才是他们最大的不慎重。

……

森林边缘,河流右岸。

范佩阳、下山虎、探花、大四喜,一路跟着[幸运抉择]走,不成想没找到唐凛,却走到了森林边缘,已经可以透过树,隐约看见河岸了,河水奔腾的声音更是清晰入耳。

看见河,那就是有方向了,对于无数苦苦在森林中寻找出路的闯关者来说,这几乎是他们最期待的曙光。

但范佩阳不是。

早打定主意跟着他去找唐凛的下山虎和探花,也没这个心理准备。

三人一起看大四喜。

相比范佩阳的面无表情,下山虎和探花的挤眉弄眼简直能听见打字声——

探花:不是说了找唐凛吗,你该不会一直用[幸运抉择]选的都是河岸,然后欺骗范总吧?

下山虎:大四喜,没想到你个眉清目秀的也这么心机!

大四喜的懵逼不比他们三个少,还要被冤枉,直接就出声了:“我没骗人,我用[幸运抉择]的时候,心里真的一直都在想唐凛!”

范佩阳评估了一下,觉得大四喜不像在说谎。

如果对方的文具树真的可靠,难道说唐凛也在河岸附近?

正心绪起伏,后方忽然传来脚步声。

唐凛?

范佩阳最先捕捉,迅速回头,眼里的期待几乎要藏不住。

下山虎、探花、大四喜晚了一秒,才跟着回。

脚步声越来越清楚,人影也由远及近。

一个陌生男人,穿着体面讲究的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身材挺拔,气质沉稳卓然。

“看见是我,好像让你很失望,”陌生男人在距离四人几步之遥处停下,不看其他三个,目光从头到尾,只锁定范佩阳,问,“你在等人吗?”

这不是九十六个闯关者中的任何一个。

下山虎、探花、大四喜几乎同时戒备。

范佩阳从来不是一个有问必答的人,直接忽略不速之客的问题,换成他来问:“你是猎人?”

&.006,”男人微微颔首,“你可以叫我猎人,也可以叫我客人,但千万不要叫我6号,太粗鲁,我不喜欢。”

6号?

下山虎、探花、大四喜暗中交换个眼神。

难道就是先前的弓箭猎人和4号猎人相互约定的,不要碰他猎物的那个6号?

“你的要求我也不喜欢,”范佩阳将从头打量到脚,“还有你的西装,和衬衫不搭,衬衫和袖扣不搭,袖扣质感低劣,我建议你下次再做造型,量力而行。”

围观三伙伴:“……”

他们强烈怀疑,范总正因为没迎来唐凛,而迁怒。

&.006却笑了:“你很有意思,希望接下来也不要让我失望。”

下山虎、探花、大四喜被这莫名其妙的话弄一愣,就见的视线扫过来,说:“只有他是我的猎物,你们三个可以走了。”

三人沉默,原地没动。

&.006静静看了他们一会儿,像是了解了:“哦,行。既然不想弃同伴于不顾,那我也只好和其他猎人说声对不起了。”

语毕,他重新看回自己的猎物,却忽然被范佩阳手臂上的伤口刺了眼。

他的声音沉下来,带着被冒犯的不悦:“你受伤了,谁干的?”

范佩阳没答,但脑海中随着这个问题,很自然掠过先前藏在树上,偶遇弓箭猎人和被称为4号的猎人,差点暴露以致被弓箭射伤的记忆。

“原来是3号。”摇头,慢条斯理道,“我说过不要碰我的猎物,显然他没认真放在心上。”

他说话不疾不徐,可听起来让人莫名不舒服,就像冰凉的蛇在你耳边缓缓地爬。

可更让众人悚然的是,范佩阳根本什么都没说,眼前这个自称6号的猎人,就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大四喜悄悄启动[幸运抉择],想着的选项是,应战or逃跑?

文具树很快传回反馈:快逃。

“要相信你的文具树。”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传来。

大四喜猛地抬头,四目相对,不自觉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006饶有兴味看着他,根本没有回答的意思,就像在看一只有趣的蚂蚁,淡淡的兴味后,是居高临下的怜悯。

“你能看到我们的想法。”静默良久的范佩阳,终于开口,如果说先前只是怀疑,现在则是笃定了。

“准确说,是洞悉你们的瞬时心理,”毫不介意公开自己的能力,“当然,也可以用那个烂俗的叫法——读心术。”

雾气在微风中流动,像给森林蒙上一层白霜,无声,冰凉。

大四喜终于确定,[幸运抉择]没骗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