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客人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第163章 客人┃猎人在哪儿?4/10,山脚。紫光托着尸体升向高空,渐渐成为遥远天际的一个紫色小点,彻底不见。闯关者们才刚刚知道关卡规则,甚至闯关都没有真正开始,九十六人已经变成了九十五人。猎人在哪儿?各式各样的文具树防御之下,众闯关者环顾四周飞速寻找着。唐凛也在看。他们依然在河左岸,再往左,穿越河岸草木后,就是一片沙漠,而河右岸是茫茫森林。“肯定在那边森林里!”有闯关者已经做了判断,“沙漠里根本没有狙击制高点。”有人不同意:“那也可能在山上啊。”“在哪儿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得赶紧找掩体——”铁血营组员一声吼。这话说到很多人心坎里了:“再傻站在这儿真就要被打成筛子了!”周围连个遮挡都没有,防御性文具树不可能一直这样全力开着,他们现在就是活靶子。“我提醒各位一句,”总有众人皆醉我独醒的,“这关的重点不是躲避攻击,是找出自己的猎人,你都跑出猎人攻击范围了,还怎么找人?根本和通关背道而驰嘛啊什么鬼——”独醒兄嗷一嗓子变了调,没有给他的发言保持一个深沉的结尾。因为他“飘浮”起来了。不止他,所有九十五个闯关者,都毫无预警脱离地面,就像突然失去了重力,成为了太空漂浮物。大部分离地不算高,也就十几公分,但一些被这变故弄得紧张的,因为急于落地,一挣扎,反而飘得更高。“身体放松!”唐凛大声提醒,“越用力越容易失控——”正在乱扑腾的郑落竹和丛越,闻言一秒乖巧,身体终于渐渐取得了一个微妙的平衡,稳定在了离地二十公分左右。霍栩因为应激反应过于强烈,已经大头朝下了,听见唐凛提醒,不屑地哼一声,直接招来从空中往下冲的水浪。旁边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的南歌十分羡慕,她也想拥有能把自己冲回地面,重新脚踏实地的文具树啊……呃,等等。水浪距离霍栩一米远的地方,就开始变成无数个软软的润润的晃来晃去的小水团,跟史莱姆似的,又圆润又Q弹,速度也一下子变得巨慢,颤颤巍巍蠕动着,用能把人急死的迟缓,飘飘摇摇到了霍栩面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水,也在失重。大头朝下飘浮在那儿的霍栩,依然冷酷脸,但就是让人觉得莫名心酸。南歌收回目光,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的无辜路人。“咻咻——”又是狙击,一连两声。瞄准的正是因为突来的“失重”,而中断了文具树防护的某支队伍。不过旁边的莱昂眼疾手快,抬手一个[高级狙击者II]过去,二连击的空气子弹和真实子弹在空中“砰”地撞到一起,硝烟四散。没防护的那支队伍躲过一劫,但这两枪足以剿灭大部队的最后一丝侥幸。“别他妈磨蹭了,赶紧跑吧,命都没了你找个屁猎人——”这话没毛病。先和猎人拉开距离,脱离追踪,再反过来想办法从暗处追踪到对方,这才是最科学的路。但——“失重呢怎么跑,你见过在太空狂奔的?!”众闯关者现在维持自身平衡都费劲,跑更是没可能,因为奔跑需要着力点,而这恰恰是他们现在最缺失的。九十五个人现在就像水族箱里的水母……不,水母还能靠体内喷水反射前进呢,他们连水母都不如。“对对碰,”莲花那边的清一色突然灵感上线,朝自家队友大喊,“用[一路顺风]——”失重的闯关者们一起懵逼。那是啥?对对碰捂着自己蠢蠢欲动的眼镜,艰难维持着身体平衡,回应自家伙伴:“怎么吹——”吹?清一色:“直接吹!”对对碰:这么多人,我没办法控制落点——”清一色:“只要不是这里就行,当务之急是把我们卷出狙击范围,越远越好——”卷??众闯关者们有种不好的预感……“呼————”狂风大起。一瞬将失重的九十多号人卷起,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这是一路顺风?这他妈是夺命龙卷风!失控龙卷风里,被裹挟着的众闯关者天旋地转,眼睛根本睁不开,更不知道自己要被吹去哪儿。但同时心里又有些震惊,队伍里竟然有这样强力的文具树,可以同时卷起近百人,如果这不是帮大家逃走,而是闯关者之间PK,这文具树一出,根本无敌啊!“咻咻咻——”“咻咻咻咻——”暗处的狙击者显然看出他们要跑,射向狂风中的子弹愈发密集。子弹遇风虽然会有精准度的偏离,可强悍的速度还是让它穿透风的屏障,射进众人之中,短短一两秒,已经有好几个人中弹受伤。受伤者顶着狂风,艰难开口大吼:“对……对什么来着,你让风速再快点——”“对对碰——”眼镜同学还好心重申了自己姓名,因为对自己的文具树已经很熟悉,所以他算是唯一在风中比较适应的,“没办法再快了——”这是他目前能操控的最强风力了。一问一答间,龙卷风又沿着河岸往回卷了数十米。风内被卷得乱七八糟的闯关者们不清楚方向,但对对碰心里有数,他们原本在山脚,前路都被山挡住了,狙击者肯定就在周围,那他只能带着大家往回跑,才可以尽快逃出狙击范围,而且他们刚刚走了五个小时的这一路,沿途广阔,到时候想找掩体还是想打游击战、反追踪,都有施展空间。短短七八秒,对于逃命中的闯关者来说,已经很漫长了。密集的狙击声响被甩到身后,风内再没有人受伤,不敢说彻底脱离狙击范围,但胜利在望。而在经过了短暂适应后,战斗经验丰富、身体素质也一流的众人,开始适应被风裹挟的状态,甚至还能分出心神回忆“前事”——“那个对对碰,之前赶路的时候你怎么不用这招呢,要是用了,我们就不用赶路五小时了啊——”对对碰:“不行,我这个只能坚持十秒,用一次就要歇好久好久,长途赶路没用——”清一色:“用一次就要歇这种秘密不用说!”众闯关者:“……十秒?”沿着河流方向往回移动的龙卷风戛然而止。十几米高空的九十五人集体低头,身下是汹涌的大河。“……你他妈不早说!!”整齐划一的哀嚎里,九十五人自由落体,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跌入湍急河水,转瞬便被水浪吞没。东方,森林。扛着狙击.枪的Guest.001从树上跳下来,轻盈落地,几无声响。他用的是轻型狙击.枪,可被他瘦小的身形一衬托,那枪就显得很威武了。“跑得倒快。” Guest.001显然没尽兴,撇着嘴,锋利的犬齿若隐若现。又一个身影从树上跳下来,稳稳落地,Guest.002。他没Guest.001那么瘦小,身形修长矫健,落地也算轻盈,但依然有明显声响。“说好了先让他们分散,谁让你大开杀戒了。”Guest.001不以为然地笑,比常人尖利得多的犬齿彻底暴露出来,阴森森的:“来就是玩儿的,哪那么多规矩。”树下还有四个人,同样是这次的客人,大家并不互通名字,只有最原始的代号——Guest.003、004、005、006。他们喜欢这样,简单,直接,就像回归到了最原始的野蛮大陆,不用在花哨而无用的地方费心。“规矩多了是烦,但没规矩也不行,”Guest.006看向Guest.001,“希望你至少记住一点,你的猎物随你玩,别人的猎物,你别动。”Guest.001第一眼看见这个6号时就很不喜欢。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很少拿正眼看人,傲慢得让人想一口咬断他的动脉。但他们之间不能互相攻击,这是绝对的红线,Guest.001也就只能在脑补里过过干瘾。事实上他看不惯的不止6号,还有那个长发飘飘背着箭筒自诩高品位的Guest.003。“1号,你太不懂得享受了。我们能在那么多的申请里被选中,成为第一批幸运客人,就应该像品极致的美食一样,一点,一点的来……”Guest.001:“……”烦谁谁说话,也是服了。教育完001,Guest.003从身后箭筒抽出一支羽箭,搭弓,向森林深处瞄准,却不射,仿佛只是预热预热:“他们都散了吗?”“散了。”答他的是Guest.002,“大部分掉进了河里,估计上岸之后会先找地方躲。”“那就是要进这片森林喽?”Guest.004跃跃欲试,他魁梧的身材能装下两个半Guest.001。Guest.006整理整理西装,抬头:“看来我们也该散了。”Guest.004左右看看,奇怪道:“5号呢?”1、2、3、6:“……”Guest.005,不见了。什么时候走的?鬼知道。中部,河岸。河水又急又汹,唐凛几次刚要碰到岸,又被冲走,好不容易在最后一次紧紧扒住岸上横长过来的一棵小树,才费力从河里爬出来,伏在岸上大口大口呼吸。头发、衣服全湿透了,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回头看河面,也找不到其他闯关者的身影。有人在他之前就上岸了。有人被冲散到别处。还有人被河水吞没之后,就再也没有冒头。范佩阳,竹子,南歌,丛越,霍栩……唐凛在心里一个个过着自家伙伴的名字,眉头不自觉锁紧。【队长队长,我是南歌,收到请回复,over。】唐凛:“……”什么时候又擅自加了英文结束语……还有这种单线联系他怎么回复!估计那边也反应过来了,这不是双向沟通文具树,所以很快开始说重点。【队长,我现在森林里,周围有其他队的几个人,但没有我们VIP的。我会努力通关,你不用担心我,也别费心来找我们汇合,你自己注意安全,全力通关就行,我们终点见。】森林。唐凛躲到河岸边一簇灌木丛后面,点开<小抄纸>里的地图。按地图现实,整片4/10大陆被河流纵向贯穿,北面尽头是山脚,南面尽头是集结区,而按地形分,南部平原,东部森林一直延续到山脚,西部沼泽,西北部沙漠。虽然是立体逼真的地图,却除了山脚终点外,没有任何标记点,也无法看见自己身处什么位置,所以唐凛只能通过观察周围景物判断,自己正在沙漠区的边缘,抬眼就能望到一片沼泽地。但这是因为他在河岸,有参照物,一旦深入各地形深处,看不见自身位置的地图,就成了一张废纸。这也是为什么之前五小时的赶路,他们那么严格地循着河岸走。所以他很担心南歌。沙漠也好,沼泽也好,至少视野开阔,只要全力朝河流的方向奔,总能回到正确的点。可是森林不一样,尤其是那么一大片,茂密深郁,每棵树都长得一样,走着走着,就一定会迷路。好在他有准备。这次闯关,唐凛穿的是从购物室新买的野外求生迷彩长裤,防水耐磨,还从上到下都是口袋,随便拉开一个拉链就能塞东西,彼此独立,数量喜人,想放什么放什么,简直是作战界的九宫格火锅。从裤腿上的一个口袋里,唐凛取出了五样东西——范总的袖扣,南歌的发圈,竹子的皮质手绳,越胖胖的巧克力豆(关键时刻还能补充热量),霍栩的头发(偷偷揪的)。为了应对这种伙伴分散的情况,他早就留了一手。不过话说回来,以前他其实没有这么未雨绸缪,唐凛深入思考了一下,可以肯定是被某些危机意识过强的人影响的。静静深呼吸,唐凛让情绪平稳,凝聚心神。[狼影追踪]。不是只追南歌一个,而是把所有五个物品,都追踪了一遍,每次狼影刚锁定方向,他便切断,换下一个。狼影奔跑的方向,就是五个伙伴的位置。意外的是,狼影前四次都跑向了东,东面森林。只有一次跑向了西偏南,那是沼泽的方向——霍栩。西南,沼泽。蓄满水分过度泥泞的土壤,被湿性植物覆盖,一个个或大或小,看着很浅的水泊,不规则地分布在这片土地上。但是千万不要踩,它们能吞没一切。一棵孤零零的树下,霍栩被截住了。Guest.002悬浮在半空,俯视着霍栩。同样的失重状态,可以让众闯关者狼狈不堪,也可以让操控者本尊,像俯视众生的神:“我有十六个猎物,但是第一个,我选了你。”霍栩冷冷看着他,透着轻蔑,透着桀骜:“通关条件,找到猎人,让他带你去山脚。你直接帮我完成了第一条。”“我不喜欢偷偷摸摸,追踪反追踪那一套,太麻烦了。” Guest.002说。霍栩咬住手臂上的绷带末端,将其扯得更紧,缠得更牢。“正好,我也是。”作者有话要说: 郑落竹:霍栩的头发我揪的!越胖胖:我放的风。霍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