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报仇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面对黑口罩下那张熟悉的脸,胡渣男僵在十楼。

他都能在唐凛和范佩阳进集结区的时候一眼认出,何况郁飞。他只懊恼自己没在对方戴着口罩时,就发现不对。

但没关系。大家都是四级文具树,甚至很可能郁飞刚到集结区,还要再过几分钟,才能得到四级文具树,真动起手来,自己没什么可忌惮的。而且自己的房间就在身后,真到了最坏情况,他也随时有退路。

这样一想,胡渣男又有底了,原本那点心虚也烟消云散。

“托你的福,还不错。”反正已成焦点,胡渣男索性走出转角,给全场一个气定神闲的派头,扶着栏杆望下方,和郁飞说,“倒是你,这么快就能来集结区,有点本事啊。”

把已经没用的口罩随意往旁边一扔,郁飞热身似的活动活动肩膀“不敢慢,怕你跑了。”

胡渣男冷笑“小子,说话别太狂。”

全场还是没懂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可一个来寻仇,一个也知道对方要寻仇,这是肯定的了。

围观目光重新转到郁飞身上,按照回合制对话,现在该他继续发言了。

然而郁飞好像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他静静看着张权,专注得近乎偏执,像锁定了猎物的猛兽,积蓄着力量,准备一击致命……

他在酝酿文具树!

众围观者一霎恍然,还没等他们把视线转去十楼,十楼已响起胡渣男的痛叫和咒骂“啊啊——我操!”

围观者们迅速看过去,只见胡渣男两只手鲜血直流,疼得满地跳脚。

同在十楼离得近的闯关者看得更清楚,胡渣男是两只手掌上各一道伤口,像是被利器割伤,从虎口一直横断整个手掌,看流血量,伤口必然极深。

栏杆上也有血迹,是胡渣男刚刚扶着的地方。

手扶栏杆,掌心必然和栏杆贴着,这种情况下,郁飞还能割破对方掌心,这到底是什么文具树?

围观者们可以想这想那,胡渣男不行,在倒吸几口凉气后,他咬牙忍住剧痛,重新低头,阴鸷的目光锁定郁飞。

电光石火间,郁飞脚下就窜起粗壮藤蔓,藤蔓是极深的深绿色,近乎发黑,刹那间就将郁飞的双腿紧紧缠住,且还在继续往上面生长,缠绕,像一条正在绞杀对手的蟒蛇。

那是胡渣男的文具树。

唐凛、范佩阳、郑落竹都记得。

在电梯里,被识破的胡渣男,就是靠这个文具树,轻而易举制住了他们,一直到电梯停在地下城。

显然,胡渣男是准备困死郁飞,就算困不死,至少郁飞现在别想自由活动。

牢牢牵制住对手,胡渣男不再恋战,迅速转身去开自己房门,准备光速去治疗室先解决手上的伤。

不料他把门用力往外一拉,门扇没开,握着门把手的四个指头直接飞了!

仿佛他用力搭上的不是门把手,而是刀锋。

“啊啊啊——”胡渣男抱着只剩一个拇指的手,疼得满地打滚。

众围观者倒吸一口气,十指连心,单是看着,他们都觉得头皮发麻。

不过接连两波攻击,大概可以看出郁飞的文具树属性了——将对手接触到的东西变得致命锋利。

胡渣男扶栏杆,栏杆变得锋利,所以他手掌被割伤;再去开门,门把又变锋利,于是这次用了更大力道的胡渣男,自己切掉了自己手指。

伤再重,只要能回到治疗室,依然无碍。

只是不知道……

众人将目光转回郁飞身上,不知道这位复仇者,肯不肯给对手机会了。

郁飞身上的藤蔓,已经在胡渣男被切断手指的那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

驾驭文具树需要精神集中,胡渣男现在早疼得什么都顾不上了。

一直在郁飞身旁,存在感极低的“通关队友”,也就是地下城那位真正的黑口罩,突然退开两步,定定望着郁飞。

毫无预警,一阵不知哪来的旋风刮到郁飞脚下,竟将他一瞬托起腾空,恍若看不见的云梯,眨眼便送至十楼!

再迟钝的围观者,这时也看明白了,黑口罩在用自己的文具树,协助队友复仇。

郁飞从始至终要的也不是胡渣男的手指头,而是他的命。

踩着染血迹的栏杆,郁飞跳进十楼走廊。

胡渣男躺在地上,脸色煞白,喘着粗气,但哀嚎停了。他咬紧牙关用掀起的衣服下摆裹紧手,强撑起半截身子,死死盯住郁飞。

“你一开始就不应该跑,”郁飞一步步走近他,平静地说,“不跑,就不会遭这么多罪,至少死得痛快。”

胡渣男的脸因剧痛和愤怒而狰狞。他想集中精神力,再用文具树攻击,可集中不起来;他想再和郁飞说什么,但嘴唇动了又动,还是没发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