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丛越入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看见投屏里有另一个自己进入丛越房间时,唐凛就知道事情要坏,立刻出门直奔现场。

丛越住2002,唐凛住9087,中间只隔了七层楼。唐凛没等电梯,直接选择跑楼梯,因为这是下楼不是上楼,有等电梯的时间,他早就能跑到地方了。

但唐凛忘记考虑一个细节。

每个楼层的房间都是从左到右依次排列,他和丛越不仅有七层楼的纵向距离,还有“2号房间”到“87号房间”的水平距离,加之每间房的面积都很大,房与房的间距也被相应拉得更长,所以唐凛一到二楼,迎接他的就是无比漫长的“跑道”。

唐凛脚下没停,一鼓作气继续往前跑,但强烈的不祥预感让他等不及自己跑到了,直接启动[狼影独行],放小狼以黑雾形态,先一步“咻”地溜进丛越门缝。

后面发生的事情他都不清楚了,因为看不到现场,他只能用精神力,维持住和狼影的联系,同时下达“保护丛越”的指令,至于如何执行,全靠小狼自己判断。

就在他距离丛越房间只剩几米时,2002的大门忽然被用力推开,“唐凛”从里面冲出来,翻栏杆就跳下了一楼。

看着“自己”逃跑,这感觉太诡异了,更诡异的是,随之又冲出来一团打在一起的两个狼影。

两个?

还没等唐凛进一步去想,其中一个狼影就无声无息散了,撕扯中的小狼突然扑空,摔到地上,茫然四顾,蒙头蒙脑。

这是自己家的小狼,另外一个,难道是祁桦的?他的[画皮]已经达到连文具树都能复制的地步了?

逃到楼下的人一溜烟就没了影。

顾不上多想,唐凛飞快跑进屋内,就见丛越瘫坐在茶水间门口,手捂着肚子,持续的失血已经让他意识模糊,手也开始一点点往下垂。

唐凛连忙把人架到医疗室,将丛越手臂上的猫头鹰图案贴到治疗开启屏上,随后,一团温暖的淡金色光芒笼罩上丛越的身体。

光芒中,血即刻止住,伤口慢慢愈合,丛越的气色也一点点恢复,意识逐渐回笼。

丛越缓缓睁开眼,怔怔地看着仍架着他的唐凛,像是身体好了,大脑还没工作。

未免无妄之灾,唐凛迅速开口表明身份:“我是真的,真是真的。”

三个“真”,一个比一个恳切。

丛越目光渐渐清明,被唐凛难得一见的求生欲逗乐了,虽然残留的疼痛感让这个笑有点虚弱:“我知道……”

第一个狼影出来咬住“唐凛”的时候他还有点懵逼,等第二个狼影出来,和第一个狼影开打,“唐凛”趁机跑路,他就彻底明白了。后面虽然意识模糊,也记得是有人冲进来给他架到了治疗室。

如今再回忆整个过程,“行凶者”的身份几乎是明摆着的。

“祁桦……”丛越咬牙切齿说出这个名字。

文具树是[画皮]的闯关者,未必只有祁桦一个,但既有[画皮],又和丛越有过节,两个条件一交叉,目标确定且唯一。

唐凛将人扶回客厅沙发,不放心地又问了一遍:“伤真的没事了?”

“放心,”丛越把衣服撩开,拍一下圆滚滚肚皮,“全好了。”

唐凛松口气,说:“没想到祁桦现在不仅能复制外貌,还能复制文具树。”

“但是说话语气和表情骗不了人,”丛越懊恼地说,“我现在再回想,他从一进门就有破绽,想学你的气质,其实根本没学到位,我简直迟钝到家了……”

自我批评中,还能捎带着捧他一句,唐凛觉得丛越在彩虹式夸人上的技术,可以跟一口一个老板的竹子媲美。

“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丛越才想起来问。

唐凛实话实说:“我这两天一直看着你呢。”

丛越困惑:“啊?”

“神殿考核,你不是和祁桦闹掰了么,”唐凛说,“我估计到了集结区,这事儿还得有后续。”

丛越叹口气:“让你猜中了……”

越胖子把他和祁桦怎么当面吵的,负责人又是怎么和稀泥,还有后面他的退出,和负责人的努力挽留,全给唐凛讲了一遍。

唐凛安静听完,问:“那你现在是准备离开还乡团?”

“之前是准备,”丛越说着,眼底涌上复杂情绪,“现在是铁了心了。”

唐凛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没言语。

丛越却看向他,问:“唐队,你说我都要离开还乡团了,祁桦为什么还要来杀我?落一个对前队友赶尽杀绝的名声,好吗?”

唐凛顿了顿,露出个轻松的笑:“他不是变成我的模样了吗,这罪名再怎么也落不到他头上。”

“但杀了我对他没意义,”丛越不敢说自己脑袋有多灵光,可偏偏这件事,他轻而易举就想通了,“他连负责人和稀泥的方案,都表示可以,愿意和我平起平坐,怎么当我要离开还乡团,永远不碍他的眼时,反而费力气来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