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第六天(上中)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守关者的话音,在封闭的别墅里,久久不散。

骰子还在他手里转着,仿佛他玩弄的不是骰子,而是闯关者的命运。

规则的确简单。扔骰子,考核,再扔骰子,再考核下一个。

但越简单,带来的冲击和压迫感越强烈,十五分钟就换个人,高强度的车轮战,一直轮两天两夜,简直是不打算让人喘一口气。

还有那些骰子面。

看起来最不祥的“地狱降临”,占了四面,投掷到的概率40%,绝对是最大的坑。

剩下六面,也让人不敢掉以轻心,但因为投到每一面的概率相同,都是10%,所以暂时无法从概率去判断它们的属性倾向。

“真的要一直考核到关卡结束?”江户川带着疑问出声,“两天两夜不休息?”

“不不不,”潘恩夸张地晃动一根手指头,语调抑扬顿挫,像个突然正经起来给你讲课的老师,“你这个理解可不对。你们一共有十二个人,十五分钟一个,一遍考核轮下来要三小时,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两小时四十五分钟时间休息,我甚至都觉得这个规则太仁慈了……”他说着,忽然真情实感地叹口气,“可惜,我屡次提议缩短单人考核时长,都没被系统采纳。”

客厅静默下来,众闯关者再没问的**了。

因为他们认清了一个残酷的现实——守关人,或许性格各异,或许气场不同,但本质上都一样。他们不会将闯关者当成“生命”来看待,所以不要企图唤醒他们的同理心,更不可能从他们那里争取到什么“权益”。

“喂喂,不要用这种仇视的眼神看我,”潘恩一本正经道,“未经许可就对我发起攻击,会被直接剥夺资格,判为闯关失败的,这是本次考核的‘铁则’,千万别说我没提前讲。”

众闯关者:“……”

已经讲得很晚了,再迟一分钟,他们容易十二个人联手上去围殴。

“别那么严肃,就当玩一个游戏嘛。”潘恩嬉皮笑脸地催促,“来,赶紧讨论一下考核顺序。”

似乎,只有正面迎接考核这一条路了。

十二人互相看看,不知谁先起的头,倒也渐渐讨论起来。

不过闯关者们的音量都控制得比较低,在潘恩听来,就是一片琐碎的嘈杂。况且他本就懒得听,所以底下交谈的时候,他就百无聊赖地看看吊灯,看看挂画,打打哈欠,走走神。

这本该是个闲暇的夜晚,他本该在牌桌上所向披靡,结果却是被叫来加班,面对的还是一群毫无惊喜的家伙,真是让人没有一点开工的热情。

时间悄然流逝。

“布谷——”

客厅的时钟,突然弹出报时的小鸟。

这是闯关者们进入这里之后,第一次见到时钟报时。

现在的时间是,第六天的00:30,距离关卡结束,还有47小时30分钟。

“好的,前奏时间结束,”潘恩看向下面十二人,“希望你们已经定完出场顺……”

话还没说完,整个客厅的空间突然被密密麻麻的狼影充斥,连二三楼都没能幸免,包括潘恩在内,所有人都被无穷无尽的狼影吞没,周遭景象再看不清,视野里只剩高速流动的狼影。

潘恩愣在当场,包围着他的狼影横冲直撞,好几次撞到了他的身上,可并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真的就是单纯的影子。

这是……闯关者的文具树?

潘恩很快意识到了[狼影幢幢]的本质,但却仍然一脑门儿问号,说了不能攻击守关人,于是向他放出这种不算攻击的障眼法?

“你们的确钻了规则的空子,”虽然隔着狼影,可潘恩知道下面绝对听得清,“但这种小把戏有什么意义呢,想给我一个温柔的下马威?”

没人说话,回应他的是一连串凌乱的“哒哒哒——”

潘恩奇怪地歪头,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一堆人远去的跑步声?

“别自作多情了,谁有闲工夫给你下马威——”略微遥远的地方,传来郑落竹的声音。

然后是同样有些远的骷髅新娘:“我们也没工夫和你玩游戏——”

中间还夹着周云徽的吐槽:“你手残啊——”

以及崔战的暴躁:“我又没撬过锁。算了,躲开,我直接踹——”

“咚!”

寒风呼啸着灌进来,冲破狼影,吹起潘恩一头红毛。

满目狼影里,他听见了一群人“跑路”的声音。

守关人:“……”

他带着一颗真诚的心,同十二个小伙伴做游戏,小伙伴们态度恶劣,并踹坏了他工作场地的门。

五分钟前。

唐凛:“逃是肯定逃不掉的,整个孤岛都在守关人的操控里,我们能做的只是拖延时间,每拖延掉十五分钟,就可以减少一个人的轮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