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第四天(上)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孤岛求生第三日和第四日的零点交接之际,卡戎从头到尾听完了《唐凛与范佩阳的虐恋二三事》以及《唐凛当场分手大快人心并获得特殊徽章嘉奖的始末》。

其实卡戎对于闯关者之间的爱恨纠葛毫无情绪,无数次打断得摩斯:“行了,我不想听。”

好不容易逮住人倾诉的210守关者,无数次坚定摇头:“不,你想听。”

卡戎:“……”

最后还是被迫听完了,卡戎脑瓜仁都疼,什么爱不爱的,是闯关不够刺激,还是他们这些守关人太和蔼?

不过——

“你确定他俩分手了?”卡戎谨慎地又确认了一遍。

得摩斯一口气分享完,正痛快呢,闻言一愣:“当然分了,就是因为唐凛分得干净利落,深得我心,我才给的私人章啊。”

卡戎:“……”

得摩斯:“怎么了?”

卡戎:“哦,没事。”

那两人在午夜海滩亲昵地讨论“谁先追的谁”的画面,不断在310守关人脑海中闪回。

原来分手了也是可以目光炽热、海滩私语、情意绵绵、形影不离的。

卡戎想,自己果然不懂爱情。

“哎,等等,”刚重新戴上坠着毛球的睡帽,准备再来个回笼觉的得摩斯,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你刚刚说唐凛有两棵文具树?”

卡戎揉揉突突跳的太阳穴:“不是刚刚,是一个小时之前。”

“哦?”得摩斯露出一副“我居然讲了这么久”的无辜。

卡戎被搞得没了脾气:“两棵,第二棵是[狼影系],原始的那棵还没解锁。”

得摩斯蹙眉埋怨:“提尔居然没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信息。”

卡戎无语:“你是守关者,自己不会看?”

得摩斯理直气壮摊手:“我只看恐惧。”

眼见着卡戎还想吐槽,得摩斯凑近投屏:“你再啰嗦,信不信我窥探你?”

卡戎大方敞开心扉:“行啊,你随便看,看完了,我去海底找你玩。”

得摩斯:“……”

虽然他才是水世界的守关者,但论水性,卡戎秒掉十个他。这位拿冥河船夫名字当成自己代号的同事,才是不折不扣的水中杀手。

“逗你呢。我这天天监控室里盯着,哪有去欺负小朋友的时间。”卡戎话说得动听,可一脸满足的开怀,出卖了他。

连日来被某几座孤岛弄得差点抑郁的心情,终于在得摩斯这里找回一点安慰。

得摩斯没好气地盯着投屏上那张大叔脸,认真考虑着要不要找机会潜入310监控室,帮他把一脑袋银发染成绿色,反正他那么喜欢绿色帽子。

“不过话说回来,”玩笑过后,卡戎言归正传,“拥有两棵文具树的闯关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得摩斯这几天倒是想通一些:“他是被范佩阳在许愿屋拉进来的,没闯前面关卡,一进来就是地下城,我估计鸮系统也没遇见过这种情况,所以就当成异类特殊对待了吧。”

卡戎想了想,觉得有几分道理:“鸮系统太旧了,这些年都没升级,的确有可能处理不来这种突发情况。”

“也不能全怪鸮系统。”得摩斯说,“这么长时间以来,闯关者到了许愿屋,无非就是两类愿望——改变现实困境,升级战斗力。谁能想到,还有人会许愿拉别人进来。”

卡戎耸耸肩:“要么深仇,要么爱惨。”

得摩斯有些意外:“我以为你是一个内心干枯的大叔,没想到还挺感性的嘛。”

卡戎:“……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继续工作了。”

得摩斯还真想到一件事:“你现在有想给徽章的人选吗?”

没其他意思,纯粹是好奇心作祟。

“徽章?”卡戎嘲讽地哼了声,“等他们真能活到最后再说吧。”

得摩斯点点头:“也对,万一提前看好了,最后却死掉了,很浪费感情。”

既然提到了徽章,卡戎倒也有个小疑问:“那个范佩阳,体力、精神力、闯关意识、文具树操控,各方面都不错,提尔也给章了,你怎么没给?”

得摩斯深深皱眉:“我的徽章,我不想给,不行?”

“当然行,”卡戎客观道,“徽章的发放没有强制规定,但以实力为发放标准,是大家默认的,如果范佩阳的综合实力符合甚至高于徽章标准,你却不给章,我觉得说不过去。”

得摩斯酝酿半天,也没酝酿出什么高谈阔论,末了用力把睡帽往下一拉,赌气似的道:“你这种天天坐在监控器前的,根本不懂我的心情,等你和他面对面了,交过手了,还愿意给他发徽章,再来和我说!”

卡戎打量了他一会儿,懂了,笑容变得微妙:“看来你和他对决的时候,没少吃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