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无惧者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你要杀我?”范佩阳对守关者神奇的脑回路,也有点意外,“确定了?”

他的语气不重,可得摩斯莫名就有一种被质疑的不爽:“当然。我是守关者,可没时间和你玩虚张声势的把戏。”

范佩阳不再说话,沉默着看他。

亲眼见证过范总实力的全麦、和尚、五五分:“……”

完了,要打了,就是不知道这回谁能胜出。是范佩阳终于体验到守关者的彪悍,还是守关者再次迎接霸道总裁的铁拳?

得摩斯不喜欢范佩阳的眼神,盯得他很不舒服。

讨厌。

很讨厌。

得摩斯在心底咔咔咔地继续盖死亡黑戳,直到把范佩阳盖成一块黑板。

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虫子,就不应该和他说太多,一说多,就容易让他生出“我果然是天选之子”的错觉,进而得寸进尺,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按住,碾死,就完了。

干脆利落的清净。

一抹暗色倏地蒙上得摩斯的眼睛,他凝聚心神,直视范佩阳瞳孔,去捕获对方全部的……

“不合格。”范佩阳轻轻摇头,语气很淡,否定态度却坚决。

得摩斯一怔,操控中的能力随即中断。

这感觉就像法场上,你已经往刀身喷了酒,举起胳膊准备砍了,受刑人突然回头说,我觉得你不行。

不只扰乱刽子手的节奏,还影响刽子手的心情!

“你说谁不合格?”得摩斯的声音很轻,像呢喃,却蕴藏着巨大的危险。

“你不合格。”范佩阳的字典里,就没有“委婉”一词,“如果你是我的员工,就你刚刚的表现而言,我会让人事部门给你通报批评。”

得摩斯气得想笑:“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我是守关者,这一关卡我说了算。为什么这座神殿里要放我的雕像,因为我——”他沉下声音,一字一句,“就是这里的神。”

范佩阳:“你想多了。”

众闯关者:“……”

真是一点喘息时间不给,无缝怼啊。

“你只是一个守关人,”范佩阳平静陈述,“像你这样的,每一关都有,算下来人数至少十个,如果都是110的轮班制度,那总人数还要再乘以三,甚至更多。”

神性,消解。

范佩阳:“说白了,你们就是通关程序的执行者,既然负责执行,那么请时刻谨记‘程序正确’这四个字。”

工作岗位,定性。

范佩阳:“如果守关人带头不遵守程序,不仅难以服众,连关卡本身的权威性都会受到质疑,这会降低闯关者的参与热情。而据我观察,引导更多的闯关者进入关卡,才符合你们‘优中选优’的核心利益。”

精准打击,绝杀。

众闯关者:“……”

他们仿佛看见一间会议室,范总正把得摩斯按在谈判桌上摩擦。

然而守关者不愧为守关者,千军万马来袭,也能一瞬抓住重点。

得摩斯:“你在质疑我的‘守关流程’?”

范佩阳皱眉,那神情仿佛在说,这还不够明显么:“你的守关流程,应该是窥探恐惧,并通过公布恐惧的方式来打击闯关者,以其反应来判定是否通关。”

得摩斯有点听懂了,绕了这么半天,无非是不想死,他露出嘲讽笑容:“我承认你的反应比大多数闯关者都镇定,但这并不影响我的判断。你,不通过。”

范佩阳怀疑对面是个傻子:“我对你的判定结果不感兴趣,我只需要你补上漏掉的环节。”

得摩斯:“……嗯?”

范佩阳:“公布你看到的所有恐惧,打击我。”

得摩斯:“……”

众闯关者这辈子都没听过这种要求,如果灵魂能实体化,现在保准一个个都拿着小手手捂胸口,太刺激了。

得摩斯也想捂,但为了一个守关者的尊严,他扛住了纹丝不动,除了不受控制上扬的语调:“你现在是要求我当众公布你的每一个恐惧?”

“书架对吧,”范佩阳彬彬有礼,“从上个往下,从左往右,每一个,谢谢。”

得摩斯心口疼,随着心跳,一下一下的。

但这回不是被虐的,是被气的:“你清醒到可以把每一个恐惧打包整理塞进书架,还需要我再一本本说一遍?”

要么范佩阳有自虐倾向。

要么就是在耍他,故意拖延时间。

范佩阳平静的脸上,终于划过一丝不悦,杂糅着嫌弃和烦躁。

他转头看向唐凛:“我想直接动手。”

众人瞪大眼睛。

闯关者主动掀桌已经是闻所未闻了,更不可思议的是范·霸道总裁·阳还会征求别人意见?

就因为刚刚那段“月光下诉衷肠”?

就因为唐凛说“你擅自行动,我也会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