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范总的恐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肃穆神殿,晦暗光线,恐惧滋长,大开杀戒。

这是每一次210关卡开启,得摩斯都要面对的场景,他既是亲历者,也是地狱景象的制造者,并以此为乐。

那么谁能来告诉他,今天晚上的这一批闯关者,到底有什么毛病?

已经通关的四个人,没一个按正经流程走。

而他在晕了崔战、忍了光头、特殊照顾下山虎、网开一面给丛越之后,竟然还耐心地站在这里听完了两个闯关者的情话。

什么你生气,我生气,你担心我,我担心你……

现在闯关呢,能不能尊重一下环境和气氛,真当自己家卧室呢?!

“范、范总,”丛越小心翼翼捅咕一下范佩阳,低声提醒,“你要是重点都说差不多了,就别和唐队展开聊了,”他偷偷瞄得摩斯一眼,“那边好像多云转阴了……”

何止转阴。

众闯关者纷纷瞥向守关人,分明是阴转雷阵雨并伴有短时大风。

不过得摩斯的心情可以理解。

因为他们这些本应和vip同一阵营的,都想拿[防]一盆冷水透心凉>劈头盖脸泼过去。

当老总了不起?

脸好看了不起?

大长腿了不起?

有男人了不起?!

呸。

“等你通关。”唐凛先说了这四个字,既是结束交谈,也是传递信任。

范佩阳没说话,只深深看他一眼,点头。

神殿的气氛渐渐沉下来,所有人都看着范佩阳,看他转身,看他面向得摩斯,看他从容开口。

“聊吧,”他语调轻快,就像天气不错打算到湖边跑跑步,“从哪开始?”

得摩斯:“……”

众闯关者:“……”

总感觉守关人想直接跳到“不通过,去死”这一末尾环节。

“你怕过什么吗?”得摩斯忽然提问,一边问,一边走近范佩阳。

既然聊,范佩阳就没打算敷衍,所以他很认真地想了想,才轻轻摇头:“没有。”

得摩斯乐了,在他身前站定:“我见过太多你这样的人了,能力不错,自视甚高,或许在关卡里算个强者,但强者一旦信心破了,比弱者崩溃得更快。”

范佩阳问:“你认为我会和他们一样?”

得摩斯轻嘲地扯扯嘴角:“不是我认为,是客观事实。远古时候,人类惧怕饥饿,惧怕黑暗,惧怕野兽侵袭;现在,人类有了更多**,相应的,也就有了更多恐惧……”他嘲讽的笑意更浓,“而现在,你告诉我,你什么都没怕过,这不可笑吗?”

范佩阳不为所动:“每个人对‘怕’的定义不同,你提了问题,我回答了,如果你不信,争论没意义。”

得摩斯盯住他的眼睛:“那我只能自己去看了。”

两人身高相仿,正好平视。

范佩阳迎着他的目光,礼貌客气:“欢迎。”

众闯关者:“……”

你俩是生死对抗呢还是客户考察呢!

恐惧弥漫的神殿里,每换一个新人,都可能意味着一场新的杀戮。

而到了范佩阳这里,众人围观了今晚以来,最井然有序的一次开场。

不,不只是开场。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战场”都异常平静。

就像飓风的风眼,周围明明都紧张得要命,恨不能屏住呼吸,漩涡中心却风平浪静。

得摩斯在探寻。

范佩阳在被探寻。

安静的对视里,他们无从判断,得摩斯有没有捕捉到范佩阳的恐惧,但目测,他至少已经看进了后者心底。

因为范佩阳原本清明的眼睛,蒙上一层似有若无的恍然,还不至于像前面那些被窥探的人一样彻底神智涣散,但这就是被深入侵袭的痕迹。

唐凛站的地方,是所有人中,离他们最近的。

范佩阳的恐惧是什么?

是什么都无所谓。

漫长的等待里,一呼一吸间乱掉的心跳里,唐凛只希望,范佩阳通关。

得摩斯走进了一个不见底的深渊。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深渊,深渊,就是恐惧的载体。

人们会把自己所有害怕的东西藏进这个深渊里,有的明确,有的模糊,有的被人清醒认知,有的只是潜意识的投射,连本人都不知道。

这些恐惧会变成各种丑陋的怪物,堆满这个深渊,终日寻找机会,争先恐后往上爬。

窥探并走入这些深渊,是得摩斯的能力之一。

他还没失手过。

包括此刻。

范佩阳说他没有害怕的东西,可得摩斯一走进来,就看见了他的深渊。

更可笑的是,那深渊的开口面积几乎占据了他34的心底。

如果把人的心底比作一片绿地。

恐惧深渊就像绿地某处,被偷走了盖子的井,时刻可能有怪物钻出,时刻可能有人失足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