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砸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幽暗狭长的船舱走廊,仿佛没有尽头。

一扇又一扇的圆窗,用积了厚厚灰尘的玻璃,勉强透出一些船外的深海。

一间又一间的客房,用腐朽斑驳的木门,隔住了里面全部的恐惧。

但隔不住声音。

“啊——”

“救命——”

“滚开啊啊啊——”

“嗷嗷嗷嗷——”

撕心裂肺的惨叫和哀嚎,有些甚至带上了哭腔,充斥在整条走廊,也刺痛了最先出来的郑落竹、南歌、周云徽三人的神经。

这种鬼哭狼嚎大集合里根本分不清都是谁的声音,但不管认识不认识,都是一起进来的闯关者,让他们就这样听着什么都不做,首先良心上就过不去。

三人一对视,就知道默契有了。

郑落竹:“反正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吗,先救人再说!”

南歌:“我尖叫,你们砸门,能救多少算多少。”

周云徽:“走着——”

话音落下,郑落竹和周云徽同时转身,没耽误半点时间,第一脚就直接二合一地送给了距离最近的一扇客房门。

“当——”

他俩这一踹用尽全力,然而客舱门纹丝未动,只是脱落了一些本就斑驳开裂的木板表层。

不过随着这一踹,[曼德拉的尖叫ii]也再度响起,轻而易举打破了走廊凄凄惨惨的氛围。

“啊——啊——啊——”

曼德拉一尖叫,犹如鬼王降临,霎时将所有鬼哭狼嚎压制,走廊俨然成了自家主场。

正打算踹第二脚的周云徽,被这魔音灌耳刺激得头发丝儿都要竖起来了,大声吼:“你别搞无差别群攻啊——”

南歌正叫着呢,哪有功夫搭理他。

“你别影响人家操控文具树!”郑落竹替自家伙伴鸣不平,“她现在就是‘定向攻击’,已经绕开我俩了——”

周云徽:“绕开我俩?那为什么我还能听见?!”

郑落竹:“攻击杀伤绕开我俩了,你现在听见的就是一个美丽女人的普通尖叫——”

周云徽:“我已经头晕耳鸣了这他妈哪里普通!”

“闭嘴——”南歌尖叫骤然飙高,“砸门——”

两个青年刷地分开,一个往右,一个往左,分头砸门,连喊带踹。

“当当当——”

“咚咚咚——”

“里面的人醒一醒啊——”

郑落竹一连轰了五扇门,一个没轰开,心急如焚,喊出的声都嘶哑了:“里面的人听着,你看见的都是假的,都是关卡给的幻觉,你赶紧出来,出来就什么都不怕了!”

“砰——”

第五扇门被从里面撞开,一个人冲出来,直接怼进郑落竹怀里。

人跑出来,身后的门就重重关上了。

郑落竹下意识把人抱住,低头一看,浓眉大眼小青年,一双红色篮球鞋:“十一万?!”

怀里人满头大汗,抬起虚弱的脸,恐惧颈环上的数值是92,视线里根本没焦距。

郑落竹急得“啪啪”拍他脸:“十一万!十一万!”

每啪一下,恐惧值就下降一点,终于在不知道第几啪时,小青年无力地抓住他的手:“你打够没……”

郑落竹松口气:“醒了就好。”

小青年目光渐渐清澈,没好气道:“谁他妈……叫十一万……”

“我知道,你叫清一色,莲花的嘛,”郑落竹对这位兄弟可记得清清楚楚,“你脑袋上的伤是我们拿[幻]快速愈合>治的,一个‘快速愈合’十一万,你欠我们的,江户川作证。”

“神他妈欠你们的,我脑袋就是你们拿砖头拍的!”

“你要不抢南歌我们也不会拍你!”

“……你有能耐就把江户川找出来!”

涉及金钱纠纷,第三方证人很重要。

但鬼知道江户川现在哪扇门后面。

“砰——”

周云徽那边也有一扇门弹开了。

郑落竹和清一色听见声音,不约而同去看。

单是个模糊身影,郑落竹还没看清,就听清一色激动一嚎:“大四喜——”

那边一瞬清醒,喜出望外:“清一色!”

然后郑落竹就被人一把推开,眼睁睁看着清一色像只老母鸡似的,扑棱棱奔向自家伙伴。

“砰——”

“砰——”

许是南歌的尖叫终于由量的积累形成了质的飞跃,那边清一色才跑到半路,这边又两扇门被从里面撞开。

一个很近,就在清一色房间的隔壁,所以里面冲出来的人,等于直接到了郑落竹面前。

不用看五官,一条骷髅新娘的花臂,就勾起了郑落竹全部的记忆——组织,步步高升;文具树,[白骨战士];恩怨,他和南歌帮着越胖子,抢了对方的颈环。

一个很远,几乎在走廊尽头,从郑落竹这里只能看见一个颀长瘦削的身形轮廓,其余都藏在晦暗的阴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