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得摩斯的标准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神庙。

继还乡团的方脸后,得摩斯又分别和一名铁血营组员、一名孔明灯组员进行了“聊天”。过程并不愉快,两人都被“恐惧”勾起了激烈的情绪波动,但有方脸的前车之鉴,没人再敢不自量力地向得摩斯动手。

可即便是这样,得摩斯依然以“聊得不开心”为由,剥夺了他们的生命。

过程和对待方脸时一样——凝视闯关者数秒,闯关者即惊惧倒地,气绝身亡。

没人知道得摩斯究竟用了什么手段。

是像[斯芬克斯之谜]那样在闯关者心里响起只有本人听得见的恶魔声音?

还是用特殊能力对闯关者发起了看不见的攻击?

也没人知道得摩斯的“开心”标准到底是什么。

越未知,越恐惧。

更让人毛骨悚然的是,截至目前,和得摩斯“聊天”的死亡率,是100%。

聊天=死亡

谁都没明说,但这条等式通过三条活生生的性命,潜移默化地植入了每一个闯关者脑海。

以至于当得摩斯挑中十社的一名兄弟,当第四个聊天对象时,才走到对方面前,后者就浑身绷紧,腿肚子转筋,仔细看,还有不易察觉的轻微发抖。

这是面对恐惧,尤其是关乎性命的恐惧时,最真实的反应。

可得摩斯显然并不喜欢。

他毫无预警抬起手,黑色晚礼服的袖口在被选中的十社组员面前划过,在其眼中留下一道带着冷风的暗色残像。

十社组员猛地后退一大步,瞬间和得摩斯拉开了近一米的距离。

“你这是做什么?”得摩斯困惑,举起的手极其自然地去摸了自己的金发,好像本来要做的就是这个。

十社组员又狼狈又尴尬:“我、我以为你要攻击我……”

得摩斯不说话了。

神殿昏黄的光线映在他脸上,光线色泽很暖,他却是冷的。

神庙也是冷的。

十社组员吞了口唾沫,主动问:“你……不是要看我心里最大的恐惧吗……”

迟早都要面对,他宁可少点等待的煎熬。

其他闯关者都明白这种心理,甚至希望得摩斯痛快点,既然选中就赶紧开聊,别这么折磨人。

不成想得摩斯直接摇了头:“不聊了,你成功让我对你失去了所有兴趣。”

守关者满足了闯关者们“给个痛快”的期望,痛快得甚至跳过了“聊天”环节,直奔“死亡凝视”。

视线相接的瞬间,十社组员就怔在那里了。

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崔战却已经冲出徽章阵营,在文具树[健步如飞]的加速下,炮弹一样冲向摩斯而去:“你他妈给我住手——”

他是十社的地下城组长,也是十社这次闯关的带队人,让他眼睁睁看着一个兄弟在面前被杀,除非先踩过他的尸体!

“咣——”

“扑通。”

第一声,是崔战狠狠撞到了得摩斯身上。

第二声,是十社组员倒地。

崔战没撞倒得摩斯,仅仅是以身体顶着他后退了几米。

十社的组员,还是死了。

“啊——”崔战控制不住地咆哮,目眦欲裂,突然用双臂紧紧抱住得摩斯,脚下一蹬,带着对方以一个足以撞得粉身碎骨的速度,朝神殿的一根柱子冲了过去。

并且他不是用跑的,更像在冰上滑行,比[健步如飞]更快……是他的二级文具树!

这阵势,这速度,根本是打算拖着得摩斯同归于尽。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

围观众人别说做什么,甚至连想什么的时间都没有,只一眨眼,那抱成一团的身影便重重撞到了神殿柱子上。

就是白路斜之前靠坐过的那一根。

“砰——”

撞击巨响,震得整个神殿微微颤动。

柱子的撞击处碎石四溅,尘土飞扬,霎时将两个身影吞没。

接下来的数十秒,闯关者们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听见有激烈的打斗声,从尘埃灰雾中传出,间或夹着崔战的咒骂。

顶多不到一分钟,打斗声渐渐弱下,直至消失。

一个修长身影从灰雾中缓缓走出,晚礼服多了几道褶,浅金色发丝有点乱,但总体还算优雅,神情也并无愠怒,甚至还显露出些许愉悦和清爽。

尘埃落定。

所有人都看清了得摩斯身后,趴在柱子底下的崔战。

男人脸朝地趴着,身上灰突突的,还依稀带着脚印,生死不明。

就在这时,得摩斯忽然向后转身,又返回崔战身旁,拿脚尖踢了踢他肩膀:“别装死。我临时改变主意了,先和你这个有徽章的聊聊。”

人没死?

闯关者们面面相觑。先前好好聊天,却纷纷丧命,这都直接动手了,反而被放一马?

他们当然也不希望崔战死,但得摩斯的行为根本没有逻辑,这就让人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