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终极恐惧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滴答。

滴答。

郑落竹在规律的水滴声中苏醒。

最先看到的是一个生了锈的水龙头,应该拧紧了,可仍不断有水从龙头口滴落。

每一滴都正好砸在水槽里。

那里堆满了用过的碗碟杯盘,残留其上的油渍脏污已经发霉,阵阵异味从下水口返上来,令人作呕。

这是一间老旧的厨房,而他蜷缩在厨房潮湿的角落,双手抱着曲起的膝盖,半张脸都埋在膝盖里,只露出眼睛,几只蟑螂从他面前大摇大摆地爬过,视他如无物。

这是一个很不舒服的姿势。

郑落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这个姿势,腿和脖子都酸得难受。

他也不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这让他有些茫然的烦躁。

可他没有改变姿势,就这样转着眼珠,偷偷地四下打量。

厨房墙上的瓷砖在长年的烟熏火燎下,已看不出本来颜色,且大多爬满了裂纹,有几块的边角干脆就碎掉了,露出下面发黑的水泥。

灶台上经年累月的油污有厚厚一层,上面还隐约可见已经风干的异物,像是炒菜做饭时溅到灶台上的食物残渣,又像是某些昆虫的尸体。

灶台上方的老式抽油烟机更是彻底被暗黄色的油垢覆盖糊满,油烟吸滤网的每一道缝隙都被堵得严严实实,让人怀疑它是否还能运转启动。

厨房没有窗,只有一个低瓦数的灯泡,亮着微弱的光。

肮脏,昏暗,破旧,压抑。

“叮——”

清脆而明亮的提示音,在这样的环境里,特别突兀。

郑落竹一个激灵,立刻抬手臂查看,这一动似乎破除了某种“封印”,曲起的膝盖也随之向两边放下,改为更随意舒服的盘腿。

小抄纸>:欢迎来到终极恐惧。

提示很短,只有一行字,可就在郑落竹一眼扫完时,又收到第二条。

“叮——”

小抄纸>:已重新佩戴[恐惧颈环]。

恐惧颈环?

郑落竹心里刚生出疑惑,脖颈间倏地一紧,已被箍住,他上手去摸,坚硬而冰冷。

这触感他再熟悉不过。

可这玩意儿不是上一场考验的工具吗,他要不是颈环被抢,也不会沦落到这里,现在又把颈环还给他,什么意思?

“叮——”

小抄纸>:[恐惧颈环]会将佩戴者的“恐惧感”量化成“恐惧值”,实时显示。“恐惧值”随着的恐惧情绪,在“0-100”间波动,当数值达到100,超过[恐惧颈环]的最大负载,[恐惧颈环]即会产生电流,致佩戴者心脏麻痹,瞬间死亡。

“叮——”

小抄纸>:友情提示,请务必时刻注意情绪控制。

郑落竹:“……”

真担心闯关者的命,你就别给戴这破玩意儿啊!戴完了来一句友情提示,友情你妈蛋!

等了几秒,确定再没新信息,郑落竹走出厨房门口,望进客厅——厨房与客厅仅隔了一个透明玻璃的铝合金拉门,门是打开的,两个门扇叠在一起,其中一个已经掉出滑道,有些歪斜地卡在那里。

客厅没比厨房大多少,是个暗厅。

终极恐惧,恐惧颈环,恐惧值,心脏麻痹……郑落竹在脑中将这些关键词串联起来,大概猜得出这一场考验的方式了,无非就是弄出一些恐怖的东西,让你怕得要死,怕到恐惧值突破最高限,死亡。

简单粗暴的规则,想通过也很简单,就是看谁能扛住恐怖冲击,将自身的“恐惧”压制在安全范围内。

所以,得摩斯到底给他准备了什么“惊悚大餐”?

郑落竹想着想着,视线不经意停到旁边铝合金拉门的玻璃上,玻璃很脏,但还是可以借着灯泡昏暗的光,照出人影。

他先在玻璃上看见了自己脖子间的颈环。

和[人心恐惧]时的颈环基本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颈环正中间,有一个小的显示屏,上面的数字随着心跳一下下闪。

20、21、22、19、20……

是他的实时恐惧值。

郑落竹有点诧异,他现在根本还什么都没遇见,恐惧值不是应该为0吗?

还是说,这个肮脏昏暗的陌生环境,已经让他潜意识里有了忐忑和不安……

等一下。

郑落竹全身僵硬。

玻璃里的影子是谁?

瘦小,稚嫩,穿着一个破破烂烂的卡通背心,露出的胳膊皮包骨,相比之下,头就显得大了,看脑袋像七八岁,看身体像五六岁,营养跟不上发育,呈现出一种不协调的怪异。

但这个怪物应该不可怕,因为他身上交错布满了红色的血痕,紫色的淤痕,以及各种扇、掐、拧留下的手印,是一个总被欺负的怪物。

是他自己。

【注意,注意,恐惧值超过60——】

耳内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