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画皮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整个环形城的光线突然暗下来,就像终于走过了黄昏的最后临界点,一刹,天就黑了。

与此同时,得摩斯的声音在所有尚未进入神庙的闯关者心里响起——

“距离[人心恐惧]考验结束只剩二十分钟,还没抢到颈环的,要抓紧了哟~~”

他心血来潮模拟了猫头鹰机械音的语气,却只有一成相似,因为作为客观提示音的猫头鹰机械音,再恶意,再戏谑,也只是一个传声工具,你听不到它背后有任何“人格”。

可得摩斯有。

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几乎要从声音里面突破出来,扇到你脸上了。

毫无预兆的天黑+心内提示,让唐凛有瞬间的分神。

但这变故对于一直忌惮着狼影、算计着退路的祁桦,简直是天赐良机。

就在得摩斯话音刚落,“哟”的尾音还在每个人心底盘旋之际,仍顶着范佩阳皮囊的男人,一个箭步从唐凛身旁窜过,仗着范总那两条大长腿,猎豹一样跑得飞快,方向直奔神庙。

唐凛紧跟着转身,全力去追,原本在他脚边的狼影,则一跃而起,“咻——”地在空中划出一道黑线,直逼“不名闯关者”后背。

先前装傻的时候,唐凛想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平平顺顺到神庙。

但已经亮牌了,他就不能无功而返。至少,他要知道对方是谁?为什么要杀他?为颈环还是其他原因?

如果就这么不明不白放过,日后绝对是隐患。

昏暗的窄巷里,扑向逃跑者后背的狼影凌厉而凶狠。

可逃跑者反应极敏锐,就在狼影的利爪马上要抓到他肩膀的刹那,他的右臂猛然向后横向一划,握着的匕首在晦暗的窄巷里划出一道寒光,划的位置正是狼影的腹部。

全力攻击状态下的狼影,很难一下子从“实体”变回“黑雾”。

唐凛只听见狼影“嗷呜”一声惨叫,瞬间消散。

他立刻集中精神去感应,狼影受伤的程度通过彼此建立的联系,清晰反馈回来——伤势中等,可以继续攻击,但攻击力基本威胁不到对手。

唐凛不知道别人的文具树是怎么样的,但至少在他这里,狼影更像一个寄居在他文具树里的独立生物,有情绪,不高兴了要安抚,会受伤,想痊愈就要时间和精神力去修复。

眼下,再使用[狼影独行]意义不大。

可如果单纯用速度去追击,唐凛根本追不上,顶多是保持自己和对方之间的距离不变。

前方窄巷已经到头了,出了窄巷就是交叉口,到时候路更多,更麻烦。

唐凛当机立断,在脑中点开文具盒>,在范佩阳赠予的为数不多的防具里,选择对前方的“不明身份者”使用[防]慢跑鞋>!

祁桦只差两步就要跑出窄巷里,几乎能看见无数条康庄大道朝自己招手,可就在这最后关头,脚下忽然一沉,就像被突如其来绑上了重石,奔跑的速度霎时从32倍速变成0.5倍速,身体在巨大的惯性作用下猛地向前一晃,要不是“脚下沉重”,他就要亲吻大地了。

唐凛喜欢这个防具,很喜欢。

他趁机缩短彼此距离,八米变六米,六米变三米,眼看就要追上。

祁桦忽然极快地皱了下眉,然后上一秒还沉重的步伐忽然恢复轻盈,带着他一下子冲出窄巷。

对方也用了文具。

唐凛不清楚到底使用的是什么,但一定是可以和[防]慢跑鞋>作用抵消的类型。

他跟着冲出去,追到交叉路口,眼看着前面的人跑进左前方的又一条小巷,而在那条小巷的尽头,就是神庙了!

这么追下去根本是徒劳。

唐凛正懊恼,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些许疑惑:“队长?”

他把视线从斜前方挪到正前方的不远处,竟然是郑落竹和南歌,优哉游哉地从那条巷子里出来。

唐凛来不及和两个队友寒暄了,直接指着斜前方的背影发指令:“帮我去巷子那头堵人——”

两人转头一看,一个打着赤膊的背影正往个隔壁巷子里狂奔。

“堵老板?”郑落竹脱口而出。

南歌惊了:“这你也能认出来?”

“不是范佩阳。”唐凛来不及解释太多,只能言简意赅,“他的文具树可以变身。”

变身?

郑落竹和南歌相视一眼,那不就是害过大四喜的[画皮]吗!

唐凛已经追过去了,郑落竹和南歌也没时间讨论,同时向后转,跑回刚刚走出来的巷子。

他们这条巷子和唐凛追进去的那条巷子,彼此相邻,都能到神庙面前,但他们这条是直路,隔壁那条是斜路,所以他们绝对来得及跑回到那头堵住祁桦。

光线忽然又暗了几度,完全是夜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