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花凋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丝竹歌舞,窖藏多年的好酒,乖巧娇媚的梳香苑姑娘舒十七摇摇晃晃在群芳之间,一双眼睛迷蒙得看不清楚。十七,那叶姑娘还是旧习难改么?同席的苏无骄却还清醒。唉,舒十七挥挥手道,哪里改得了?还当计明康是块宝呢。

  舒十七身边是梳香苑最红的姑娘荔香。此时她一面把酒杯凑到舒十七的嘴角边,一面把他抱在怀里,有心无心用丰满的胸脯蹭他的脸。她一身粉红色的轻纱透得能看见里面的小衣和粉臂,好不容易穿出来,就是为了留下开封有名的舒公子。暗地里谁都知道舒公子是开封黑道上有名的人物,靠上了他,青楼女子怕是不会吃亏了。

  苏无骄叹息道:早就劝你,当断则断。不想愧对神明啊。舒十七大笑着敷衍。莫谈扫兴的事情。陈方鹤举酒道。他是今日的东道,半个月前,章台御史在自家的宅院里被刺,五百两黄金就有一半到了他手里,他自然不会忘记自己的财神爷。有理,喝个痛快!舒十七也举起酒盏。

  苏无骄微微有些不悦,舒十七的举动失于检点了。虽然他是黑道上有名的中间人,即使醉酒也不会把道上的秘密说出去,可是苏无骄还是觉得轻易喝醉是大忌。

  荔香斟上温热的竹叶青,风情万种地送到舒十七唇边,她身上一股香气直让人昏昏欲睡。舒十七接下了酒盏,大笑道: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他用小晏的词句挑逗荔香。荔香虽是久经风月的人,却还是羞红了脸。当日熊灿花银子请歌女,却请舒十七坐镇,看中的就是他的风流,如今他一首花间小词,就让梳香苑的红姑娘有些不能自已了。

  楼下一个小戏台上,正唱着《白蛇传》一幕。梳香苑与众不同之处,就在于不但有美女如玉,而且有各色小戏,都用的是少女。寻常班子里,不但许仙是男子,白蛇和小青也是男旦扮的。可是梳香苑里,不但白蛇小青是绝色,连许仙也是少有的佳人。

  此时一曲《白蛇传》已经到了《断桥》一折。扮演白蛇的姑娘一边秋波流淌,一边凄婉地唱道:想当日与许郎雨中相遇,也曾路过此桥。如今桥未断,素贞我却已柔肠寸断这一折是白蛇脱困以后回到断桥,回想当年大雨中赠给许仙四十八骨紫竹伞定下了情缘。那扮演白蛇的姑娘也是为了逗起客人的兴趣,唱得分外凄惨,在戏台上一个旋转,轻薄的白衣下露出粉嫩的肌肤。此举倒是赢得了一片欢呼。

  苏无骄微微摇头:声色犬马。陈方鹤为人阴沉,只低声道:一帮庸人。舒十七笑道:许仙那种小白脸,就该杀了才是!苏无骄悚然动容,却听见舒十七继续说道,可惜我们一介书生,也是没有办法的。

  苏无骄满意地捋了捋胡子:究竟是黑道上的大才,酒醉的时候说话都滴水不漏。

  荔香看舒十七笑得开心,想必这儒雅的客人有些动兴了,急忙把他搂在怀里,一面摸着他的脸庞低声撒娇,一面把胸脯贴近他蹭来蹭去,软玉温香,柔情无边。舒十七只见眼前一张娇滴滴的脸蛋,不由一把搂住了荔香。荔香只假意挣扎了几下,就此倒在了他怀里。老鸨,陈方鹤见势道,这位荔香姑娘,今晚我们包下了。

  此时舒十七抱着荔香温软的身子,眼前却是荔香背后的窗户,窗下就是开封城有名的朱雀大道。静悄悄的大道上,似乎正有两个人搀扶着走过。舒十七使劲揉了揉眼睛,再想看清那白衣的女子和白衣的书生时,眼前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一时的幻觉还是真的看见了什么。见鬼。舒十七低声道。

  公子说什么?荔香看舒十七竟然没有动情,急忙全身凑上去,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你们看,他俩儿像不像在演《白蛇传》?舒十七笑问道。陈方鹤和苏无骄都是茫然不知其所云。

  猛回头避雨处风景依然台上的白蛇一句低唱。

  舒十七躺在荔香的怀里睡着了。

  早晨醒来时,外面是淅沥沥的雨声。仔细看去,眼前是一抹粉色的轻纱,而面颊边一片温软。舒十七此时才发现他就躺在荔香的怀里睡了一夜。舒公子,荔香见他醒来,急忙娇媚地笑着,苏老和陈大官人半个时辰前就回去了。奴家服侍公子睡觉,还坐在这里不敢动呢。喔,舒十七起身,看着周身的衣衫还是整齐的,于是微微点头。他虽然不怕醉后和荔香有什么苟且,可是以他的习惯,素来不喜欢和任何人有瓜葛。舒公子好生的无情!荔香作出羞答答的样子垂下头去。未必无情,未必无情,以后有的是机会。舒十七大笑着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