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月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早晨,星风酒楼的雅阁已经给舒十七订下了。事实上这间雅阁也没几个人能用。星风酒楼的老掌柜苏无骄本来就是黑道上的一扇消息门,来的去的消息都从他那里过。方圆五百里江湖上的事情,他算个无所不知的人物。年老以后,渐渐安分守己了,他也就放弃了黑道上中间人龙头的位置,在开封城里开了一间酒楼。不过人老威风在,苏无骄还是开封周围黑道上的头面人物,黑道上的消息也大半是在他这里交换的。能用他几间雅阁谈生意的人,都是苏无骄还看得入眼的人,舒十七就是其中之一。

  靠桌的一侧,舒十七摇着纸扇,和一个黑衣人并排而坐。

  阿莲,舒十七扭头看看黑衣人,你真的要见那计公子?

  黑衣人头上一顶范阳斗笠,垂下的黑纱遮住了面目,面纱后传出了叶莲的声音:能有三百两银子也是好的,每月给蓉蓉合药,少说也得三四十两银子。我还想存一点给她将来做嫁妆

  舒十七的眼中有诧异的神色,他凝视叶莲半晌,忽然弯下腰大笑了起来。叶莲初而惊诧,进而愤怒:你笑什么?

  阿莲,舒十七一边笑,一边扶着桌子摇了摇头,你这一身装束真是有趣。叶莲终于明白他是笑自己的衣衫,一时恼怒,不由自主扬起手掌,反手一挥要去打他。哎哟,舒十七侧身闪过。此时门帘哗啦一声,却是计明康到了。计明康看着他们两人,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舒十七闪避的姿势还未变,叶莲的拳头也停在了半空。

  计公子,舒十七正了正衣衫,随口道,这是在下的一位内眷,不必回避,请坐。计明康战战兢兢地坐下,作揖道:那桩事情

  不妨。舒十七饮了一口茶,在下只是想知道那桩事情的原委。虽然在下做的不是正当买卖,但是自有规矩,不知究竟的生意,素来不接。

  计明康微有诧异的神色,却不敢违逆舒十七的意思,于是拱了拱手,喏喏道:那还是去年端午,我是看龙舟的时候遇见了翠翠

  听他缓缓道来,舒十七略有不耐烦的神情,叶莲却动也不动,听得颇为仔细。龙舟一别,数月相思,公子竟是痴情的人!叶莲忽然低声道。她运功压声,听起来如男子一般。只是一句痴情,她说来颇有叹息的意味,没有舒十七那种戏谑的语气。

  我本来已经准备迎娶翠翠,可是我爹娘他们计明康说到这里,眼泪已经悄悄落了下来。舒十七看在眼里,两条长眉一挑,低低地哼了一声。叶莲微微点头:空有姻缘之情,没有姻缘之命,怪不得公子。

  有缘无份也是常事,舒十七终于耐不住性子了,依在下看来,公子还是珍惜身体,早觅良缘为好。过去的事情,还记它做什么?桌子底下,叶莲的手忽然伸过来,死死抓住他的手按在了他自己的膝盖上,用的竟是真力。舒十七手上疼痛,却忍住没有出声,只是无奈地笑笑,扭头看了叶莲一眼。

  舒大侠,计明康忽然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倒退三步,掀起袍子的前摆跪了下去,如果您不答应仗义援手,请容小生在此长跪不起!舒十七一抖折扇,低声喝道:你我谈的是生意,计公子说到一半,他却说不下去了,因为叶莲在他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舒大侠,翠翠已经死了,计明康嚎啕一声,连连叩首,我也没什么好活的了。您开恩让我大仇得报,小生纵是出家做和尚,也要为舒大侠您一辈子念佛祈福,您可怜小生这个可怜人吧!

  计公子,叶莲依旧压着声音道,这个买卖,我代我们舒公子接了,你回去等消息吧。一个月内,必有回复。计明康愣在那里,舒十七却醒过神来,急道:可是三百两的酬金未免

  三百两已经足够!公子请节哀,这桩生意,我们接定了!叶莲五指上的力道穿透了舒十七的劳宫穴,让他全身酸软得说不出话来。

  多谢大侠,多谢大侠!计明康擦擦眼泪,千恩万谢地去了。

  舒十七苦笑:三百两银子杀慕容涛,我今次是连本也亏尽了。你难道就只知道银子?叶莲猛地掀起面纱对着舒十七,目光逼人。

  舒十七鼻子里哼了一声,摇头道:天下的不平事,难道我们都管得了?我们又不是捕快。我们以此为生,谁出得起钱就为谁做事。

  难道没有钱的就该受屈么?

  阿莲,舒十七皱眉道,你只是杀手,无辜的人命你手上也有不少;我是个中间人,我做成的黑心买卖更是不计其数。难道你忘记了么?叶莲身子颤了颤,松开了舒十七的手,愣了愣,轻轻垂下头去:算我求你一次,接下这单生意罢。我帮他去杀慕容涛,三成银子的抽头,一分也不会少了你的。舒十七看着她,没有回答。叶莲低下头不看他,过了很久,她才听见雅阁门口的帘子哗啦一声。唉,客人我都让你见了,你要怎么样我也拦不住舒十七扔下这句话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