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看热闹的李叔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电流声嗡嗡传来,轻轨启动。

午后的轻轨上不再那么拥挤,跟早上完全不同。

庆尘、秧秧、郑忆坐在空荡荡的车厢里,气氛渐渐出现了变化。

原本坐在庆尘旁边的秧秧,竟是坐到了银发少女的旁边,这一举动稍微有些突兀,以至于银发少女的神情,显得有些怯怯的,似乎是猜不到秧秧想要做什么。

秧秧笑吟吟的坐下问道:“郑忆,咱们同学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家住哪呢?”

郑忆又抠紧了自己斜挎包的背带:“洛神大厦132层,不过那是我租的房子,我家在第九区,那里太乱了也没有学习环境,所以我妈妈就让我租了房子。”

秧秧忽然问道:“你介意和别人合租吗?”

“啊?”郑忆抓紧了背带:“可我租的是一室一厅啊。”

说心里话她当然愿意合租了,这样她就不用承担全部的房租,可以有更多的钱来存着上大学。

如今她每天下午去打工,晚上去补习班,但不管怎么攒钱都好像凑不够学费,还差一些。

如果秧秧能与她合租的话,对方又是她仰慕的女生,这当然最好了。

秧秧笑道:“一室一厅不要紧,晚上再找你商量这件事情。”

说着,她坐回庆尘身边:“对了,参加游行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从穿越到现在也才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庆尘缓缓分析着:“我不相信你在两个月里就对里世界的疾苦能够感同身受,就算有,我也不相信你敢这么快就出面发起一场游行。”

“所以呢?”秧秧歪着脑袋问道。

“所以这场游行背后,你另有目的,”庆尘说道:“或者说,你和你背后的组织另有目的。”

“猜对了,”秧秧笑道:“但并不是完全正确。”

庆尘想了想说道:“虽然我现在并不能认同那些同学的做法,只是我看着那些灿烂的笑脸,哪怕被人嘲笑也要咬着牙发传单的笑脸,我希望你们的组织不要利用这种人。”

“我说不完全正确,是因为在我们帮助他们促成游行之前,他们已经有了行动,我们只不过是帮了一把而已,”秧秧难得神色正经的说道:“而且,我们所计划的事情绝对不会影响到他们,组织的目标也与他们殊途同归。”

秧秧继续说道:“庆尘,你有没有想过到底是谁让我们穿越到这里来的,对方又是为什么让我们穿越到这里来的,一开始我就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很多人也想不明白。而我在想,这场穿越可能就是要让我们这些人,来帮忙改变这个世界。”

庆尘沉思着,某APP上曾有一个提问,一万个现代人回到古代,是否能够推翻封建统治?

而秧秧现在所说的,跟这个提问很相似。

他们这些时间行者为什么会穿越,来到这里又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没有准确的答案,一万个时间行者就有一万个答案,但秧秧已经找到了她的,庆尘却还没找到自己的。

“秧秧,那些学生不可能成功的,”庆尘说道。

秧秧歪着脑袋问道:“庆尘,你相信奇迹吗?”

庆尘迟疑了两秒:“我相信。”

“那些学生也相信,”秧秧笑着说道:“相信奇迹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啊。”

此时午后的阳光透过车窗洒下,但轻轨列车很快便驶进了钢铁森林的阴影之中。

当轻轨列车抵达洛神大厦66层时,秧秧当先走下站台,甚至还回头对身后的庆尘摆摆手:“愣着干嘛,回家啦!”

“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啊,”庆尘感慨道。

郑忆默默的跟在两人身后,她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前面这少年与少女之间走路的距离,时远时近。

其实人和人并排行走时是有安全距离的,大多数人的安全距离是一米,如果一对男女走在路上相距一米以上,那他们八成没戏。

可郑忆有点疑惑,庆尘和秧秧之间的距离完全是飘忽不定的,让她感觉有些难以捉摸。

像情侣,又不像。

到132层时,银发少女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位走进了同一房间。

她呆呆的站在门外,甚至都忘了打开自己家门。

真是那种关系吗?

郑忆默默开门,她从冰箱里拿出蛋白棒,又从药瓶里倒出两片复合维生素,混着白水咽进了肚子里。

因为她买的蛋白棒便宜,所以营养比较单一,必须吃复合维生素才能补充日常所需。

她默默的数着冰箱里剩下的蛋白棒,计算着还能再吃多少天。

……

……

此时此刻,秧秧正在屋里打量着:“这栋洛神大厦已经是很早之前的公寓楼了,你这屋里的装修与外面完全格格不入嘛。没想到你在表世界那么穷苦,在里世界竟然这么富有。”

庆尘完全无视了对方的调侃:“帮我制造重力仓吧,我要开始修行了。”

说着,他径直走进了卧室。

秧秧跟在后面说道:“喂,你不会修行的时候还不让人看吧?”

哐当一声,卧室门竟然被庆尘从里面反锁上了。

秧秧皱眉,她原本就是想看看庆尘的修行方式,以此来判断对方到底归属于哪个组织,却没想到庆尘竟然这么谨慎,自己都跟到家里来了也不让看。

她一边制造重力仓,一边在外面问道:“重力仓加持下的修行,真的很有用吗?”

庆尘在卧室内没有回答,不然会中断呼吸术。

事实上,直到今天为止重力仓加上呼吸术的辅助作用依然巨大。

昨天他甚至问过李叔同,如今自己逆呼吸术时,重回普通人后的状态属于什么水平。

结果李叔同认认真真的测试了一下,给出一个比较惊人的答案:已经接近F级的边缘了。

在里世界中,进入F级便是超凡者的范畴,而庆尘竟然以普通人的锻炼方法,接近了这个评级标准。

这其中当然有庆尘持之以恒的功劳,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呼吸术与重力仓的配合。

如今庆尘的评级,正在无限接近E级瓶颈,而当他下次经历生死关后,晋升的力量恐怕会更加惊人。

连李叔同都无法确定,当庆尘经历几次生死关后,潜力如果依旧无法得到全面释放,那这少年体内的潜力会自己做出怎样的选择。

这触及到了李叔同的知识盲区……

卧室门外的秧秧见庆尘不搭理自己便觉得有些无聊,她坐在沙发上摆弄着手机,翻看有哪些新闻。

然而就在此时,外面走廊上有人输入密码推门而入。

秧秧看着面前的陌生中年人有些不知所措,中年人看到秧秧也明显有些意外。

秧秧发觉自己坐姿有点不对,赶忙坐直了身子,膝盖也并在一起,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膝盖上,乖巧道:“叔叔好。”

李叔同笑了笑:“是小尘的同学吧?我是他爸爸。”

“嗯,我是他的同班同学,”秧秧乖巧道:“跟他来家里,让他帮忙辅导一下功课。”

这时秧秧也不知道李叔同是什么身份,是否知道庆尘的时间行者身份,所以赶忙找了个借口。

其实秧秧此时非常疑惑,她还以为庆尘是独居来着,却没想到竟然还在里世界有个父亲。

不对,庆尘是刚刚搬到这里的,这中年人绝对不止是庆尘父亲这么简单。

可秧秧这时候内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局促,让她来不及想更多的线索。

甚至连本就持续加持的重力仓,也忽然中断了。

李叔同笑着说道:“不要那么局促,就当是自己家好了,我给你俩做饭吃。”

庆尘听到动静走了出来,看着面孔有些陌生的李叔同:明明声音与感觉都一样,但长相却完全不一样了。

也不知道这位师父是怎么做到的。

只见秧秧起身跟庆尘打了个招呼,然后对李叔同说道:“叔叔不用麻烦了,我这边还有事,先走了。”

说着,秧秧低头冲出了房间。

“留下来吃饭啊,”李叔同乐呵呵的看着秧秧背影笑道。

庆尘无奈道:“您就别起哄了,我来里世界这么久了也没见过您做一顿饭,别再把大家毒死了。”

“你看你这话怎么说的,”李叔同却不乐意了:“师父好歹也是正宗的骑士,这世上哪有不会做饭、不会野外生存的骑士?我们自力更生能力都很强的!”

说完,李叔同的脸上竟突然有了变化,眨眼之间就换回了原本的模样。

庆尘有些好奇道:“您这是什么能力?”

李叔同笑着解释道:“不用太好奇,你马上就知道了。”

“以您的能力,肯定能提前知道秧秧来家里,”庆尘想了想问道:“所以您是专门赶回来看热闹的吧?”

“对啊,”李叔同理所当然的说道:“本来我正办事呢,结果壹告诉我家里来女孩子了,我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匆匆忙忙就赶回来了!”

庆尘感觉自己完全低估了李叔同凑热闹的心思,这位师父真的是把看庆尘的热闹,当做人生头等大事来对待的。

而且,自家师父八卦也就算了,怎么壹也在跟着八卦?!

这家里竟然还有个通风报信的呢!

……

感谢已经是绒布球哒、I_玩世不恭两位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