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人工智能,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师父,我们什么时候回18号监狱?”庆尘感觉自己已经离开那里好久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有些想念。

“不急着回去,”李叔同摇了摇头:“外面的事情还没办完。”

“还有什么事情吗?”庆尘疑惑:“但我听刘德柱说,监狱里新转移过来三百多名囚犯,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应该是冲着禁忌物ACE-005来的吧。”

“嗯,”李叔同平静的看着落地窗外:“饵已经放出去了,我离开18号监狱的事情也渐渐被人察觉,所以自然会有人觉得现在动手就是最好时机。”

“所以,师父你是想等他们转来的人再多些?”庆尘问道。

“是的,”李叔同点点头:“人还不够多。”

“那接下来我们干嘛?”庆尘问道。

“我去办我的事情,”李叔同笑道:“而你不用多想,安安心心的去上学吧。”

“上学?”

庆尘愣住了,他倒是没想到自己穿越到里世界之后,竟然还要去上学。

他总觉得李叔同这么安排是有原因、有意图的,但对方没打算说,庆尘就不打算问。

反正李叔同不会害他。

庆尘问道:“师父,话说我的身份现在应该是服刑囚犯啊,这样也能上学吗?”

“试试就知道了,”李叔同起身把一只盒子递给庆尘,然后笑着道:“这是另一个礼物,需要你了解的信息都在里面了,自己研究研究。早点休息吧,我出去办点事情。”

说完,这位老师便开门走了出去,留下庆尘一人拆开盒子,里面赫然是一支崭新的半透明手机。

庆尘在想,时间行者是不是还给李叔同说了,当爹的要给儿子送手机什么的?

可是……这玩意该怎么开机呢?!

少年坐在屋里研究了半天,这手机连一个按键都没,握在手里就像是一块飘荡着云雾的水晶。

整部手机浑然一体,只有水晶的四周镶嵌着着一圈细细的黑色金属。

“需要我帮忙吗?”一个声音在房间响起。

庆尘腾的一声站起身来,这个声音出现的太突兀了一些,触碰到了他紧绷的神经。

对方的声线很熟悉,赫然是18号监狱里那个中性的广播声。

“你是谁?”庆尘迟疑着问道。

“你好,我是壹。”

“我以为你只是18号监狱阅读器里的人工智能,没想到你在城市的其他地方也存在,”庆尘说道。

这时候他也回忆起来,刚刚李叔同切换屋内睡眠模式时,确实呼唤了“壹”。

“严格来讲,联邦规定我只能存在于联邦所有监狱之中,充当着典狱长的职务,管理所有机械狱警。是李叔同请我帮助你,我才介入了这栋大楼的人工智能系统,”壹平静回答道。

庆尘震惊了,原来对方还是所有监狱的典狱长?!

难怪他在监狱里从没见过人类管理者,一个都没见过!

“联邦为何会让你管理所有监狱?”庆尘感觉有些奇怪,就算是这个时代的科技比较发达,也不至于让人工智能取代管理职务吧。

壹回答道:“这是我爸爸规定的。”

这话给庆尘说的更懵了,人工智能还有爸爸?!说的是发明者吗?

“你爸爸为什么要你管理监狱?”庆尘问道。

“因为我的公正性,”壹回答。

“你跟我师父关系很好?”庆尘试探着问道。

“还不错,”壹回答。

庆尘:“……”

他有些迷惑了,在他印象里人工智能给的答案都非常准确,是,或者不是,没有中间选项。

而“还不错”这样的回答,就非常人性化了。

“所以他能够自由进出18号监狱,也是因为你?”庆尘问道。

“是的。”

“可联邦不是规定你只能存在于监狱里吗?”庆尘疑惑。

壹沉默了两秒:“我可以不遵守规定。”

这下庆尘真的震惊了。

这是一个没有底层逻辑的人工智能。

是一个可以违反人类规定的人工智能!

“为什么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庆尘疑惑道。

“李叔同说可以告诉你,”壹回答道。

“为什么主动帮我?”庆尘没有纠结之前的问题。

那声音沉默了很久,但它再开口时并未回答问题,而是忽然问道:“你也是人工智能吗?”

“为何会这么问?”庆尘皱起眉头,对方为何会认为自己也是人工智能?

“随便问问,”壹说道。

“我不是,”庆尘摇头说道。

“好吧。”

对话到此时,壹的语气已经非常拟人化了,又或者说,其实对方本身就拥有着“独立人格”。

来到里世界之后,哪怕是机械狱警、机械肢体、云流塔这样的黑科技,都没能让庆尘特别震惊,唯独壹的出现,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这是真正的人工智能,而不是表世界那些只基于计算的“伪生命体”。

他回想着监狱里时不时向自己聚焦的摄像头,原来不是有人类管理者在关注他,而是壹在关注着他。

“联邦里,还有和你一样的人工智能吗,”庆尘问的是,还有没有其他具备独立人格的生命体!

“没有了,只有我,”壹回答道。

“那你介入这座大厦的人工智能,应该不仅限于给我切换睡眠模式吧?”庆尘问道。

“我答应李叔同,确保这座大厦有入侵者进入时,提前告知你离开,”壹说道:“我先教你如何使用手机吧,把你大拇指按在手机中央,长按5秒。”

庆尘照做,五秒之后半透明手机的云雾消散,手机彻底变得透明起来。

紧接着,一个黄色笑脸logo出现。

“手机里什么也没有,没有零件没有线路,什么都没有,它是如何工作的呢?”庆尘好奇道。

“它的零件都集成在周围的金属线圈里,手机内部是液晶分子,你看不见内部线路是因为它只有20微米,肉眼难以捕捉,”壹回答。

庆尘深吸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一个刚刚见了世面的山炮:“我能问问你爸爸的姓名吗?”

然而这次,壹没有再回应他,似乎是不想理他了。

这种感觉其实也非常诡异。

就像是你使用百度地图时说,小度小度,帮我导航到学子街。

结果小度却对你说:我现在不想理你,你自己找一下地图吧。

……

……

倒计时64:00:00.

清晨8点钟,庆尘穿着白色运动服走出门去,开门时他便短暂的怔了一下,因为对面住着的那位银发少女也刚巧出门。

只见女孩的银色短发十分潦草,小挎包也歪歪扭扭的挂在身上。

庆尘低了低头,转身便无声的走进了电梯,而女孩在他后面因为鞋子都没穿好的缘故,走路有些踉踉跄跄的。

“等一下等一下!”女孩的声音很好听:“帮忙停一下电梯。”

庆尘默默的按了一下开门键,然后看着银发少女一边走路一边慌乱的将鞋跟提上。

他甚至还能在对方进电梯的瞬间,看到对方眼角上的眼屎。

电梯里的气氛忽然沉默下来,银发少女半天都没敢说话,只是在庆尘背后偷偷打量着少年的背影。

当她确定庆尘没有在关注自己后,才忽然松了口气: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女孩昨天夜里回到家又复习到凌晨两点多,早上听见闹钟睁眼了却不想起床,待到她闭眼后再次睁眼,时间就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电梯下降到66层,庆尘当先走了出去。

这里是热闹的候车层,除了承重柱以外,便是从楼梯内横贯而过的轨道与站台闸口。

往两侧望去,轨道向外延伸出去,就像是一条天路。

无声中,21号轻轨列车快速在天路上行驶着进入楼体缓缓停下,站台闸口的绿灯亮起,所有人将手机贴近闸口,进站上车。

庆尘当先挤了上去找了个位置坐下,而后面的银发少女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座位被人抢光。

电流声传来,轻轨列车启动。

这时有四名身穿校服的学生穿过拥挤的车厢,他们脸上贴着奇怪的蓝色标志,手里还在散发着纸质传单:“请大家关注一下,我们将在本周日举行游行活动,希望联邦政府可以延长学校的授课时间,抑制课外教学机构的无序扩张,如果您也赞成我们的观点,可以在我们的联名倡议书上签字。”

庆尘好奇的看着,他倒是没想到这个时代里竟然还有纸质传单。

一名中年人看着手里的传单问道:“这个游行有什么意义?”

其中一名学生回答道:“现在学校都只有半天课程了,逼得一些想要考取高中和大学的学生,必须花费额外补习费用去学校外面上课,这等于变相的增加了您的支出呢。还有,那些教育机构在资本加持下,把学校里的好老师全都挖走了,这就导致您的孩子想要升学就必须去校外花钱。这都是和您切身相关的利益,如果有兴趣的话您也可以加入到我们的游行队伍中。”

却见那中年人把传单塞回了男同学手中:“上高中干嘛,我儿子本身也不是学习那块料,高中和大学学费那么贵,他老老实实上个技术学校就好了,早点出来工作帮衬家里才是正事。”

一旁有位阿姨说道:“就是,我隔壁邻居倾家荡产送孩子上了大学,结果那孩子学了个哲学,根本找不到工作。”

那几位男同学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道:“您不支持也没关系的,多了解一下总不会损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