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千钧之中的修行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秧秧的学习成绩在海城高中最多只是中等偏上。

以这个成绩,在那所学神遍地走的超一线城市重点高中里,并不算特别起眼。

但是,秧秧在中学里出名从来都不是靠成绩,而是靠其他更加耀眼的光环,例如WEG徒手攀岩女子组竞速冠军,例如MCG射箭项目女子组亚军,例如16岁横渡印度洋,17岁从尼泊尔南坡登顶珠峰。

这些荣誉对于大部分学生来说,不是有知识就可以了,还需要勇气。

秧秧在海城高中的时候一直独来独往,别说男性朋友了,就连女性朋友也没几个。

对外人,永远都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如今,这样一个女孩突然坐在教室里,理所应当的对庆尘说:你得带我回家。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可能南庚辰还只是听个热闹,然而对于胡小牛、张天真这两位熟悉秧秧的同学来说,就是另一种感觉了。

“刚才秧秧说的啥?”张天真疑惑道。

胡小牛:“她说,让庆尘带她回家。”

“刚才秧秧说的啥?”

胡小牛:“……”

“一定是听错了,”张天真笃定道。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同时陷入沉默。

他们回忆着秧秧曾对他们说过:别惹庆尘。

现在再看秧秧的行为,胡小牛和张天真忽然若有所思。

两人都意识到,秧秧对庆尘的了解,远超他们想象。

而秧秧与庆尘的关系,也同样如此。

此时,秧秧对庆尘说道:“逃课不好。”

却见庆尘认认真真的打量着秧秧,然后说道:“我看你这面相,也不像是老老实实上课的人啊。”

“你好好说话,不要人身攻击啊,”秧秧挑挑眉毛说道。

“你要不想逃课就老老实实在这坐着,”庆尘嘀咕道:“反正我是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的。”

说完,庆尘挣脱对方抓着自己的手臂,毫不犹豫的往外面走去。

对方的背影仿佛在无声的说:女人只会让我出刀的速度变慢。

胡小牛、张天真、南庚辰这吃瓜三人组在心里竖起大拇指。

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秧秧看着庆尘离去的背影,竟也收拾东西起身跟上。

吃瓜三人组默默的看着夕阳下,少年和少女走出教室,然后穿过走廊里一扇扇金光闪闪的窗户,最终消失不见。

胡小牛回忆着他们最初与庆尘相遇时的场景,对方也同样是如此的骄傲、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又回忆着对方在父亲要卖房时,表现出的镇定与冷静。

这位同学好像一直都和别人不太一样。

胡小牛迟疑了一下看向南庚辰:“有女同学追过庆尘同学吗?”

“高一的时候还有,但他理都没理过,”南庚辰叹息道:“后来女同学们就全都默默放弃了。”

胡小牛叹息道:“秧秧跟他一样。”

只是这两个生人勿进的人,竟然莫名其妙的凑在了一起,难道是负负得正吗。

直到这时张天真都还没缓过来:“我刚刚是错觉吧?”

“可能吧,”胡小牛回答道。

路上,秧秧并肩走在庆尘旁边好奇道:“同学,你一直都这么有个性吗?”

“如果你把有主见称为个性,那我一直如此,”庆尘想了想回答道:“如果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其他人就很难左右我的想法。”

“不用顾及别人的想法吗?”秧秧好奇。

庆尘忽然沉默了许久:“小时候我们总是听大人的话,向叔叔阿姨问好,在过年的时候哪怕再羞耻也要给大家表演个节目。长大了我们会在意周围人的看法,有人觉得你粗鲁,有人觉得你自私,你被他们绑架着改变自己,但你最后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快乐。”

他看向女孩:“一个人生下来,从来都不是为别人而活的,愧疚与顾及他人其实是一种负能量,而任性与自我其实是一种被低估的美德。”

秧秧奇怪的看了庆尘一眼:“倒是很少有人能拥有这样的认知。”

这时,庆尘忽然问道:“你也是带着目的来洛城外国语的吧?”

“为什么这么问,”秧秧歪着脑袋说道。

庆尘摇了摇头:“我有我的猜测,而且很快就会见分晓,别人的目标是刘德柱,但我猜你的目标应该是刘德柱所在的18号监狱,对吧?”

“跟聪明人打交道,好像确实要小心一些,”秧秧笑了笑,两人谁也没把秘密说破。

到家时,庆尘说道:“明天见。”

秧秧撇撇嘴:“说不定一会儿就又见面了。”

庆尘独自一人回到家里炒菜做饭。

他原本只打算蒸一人份的米饭,最后想了想还是蒸了两人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