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雨夜,血水,杀手(万字大章求月票)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刘德柱看着冰箱里的三袋血液,一时间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他把三袋血液拿在手中,赫然发现上面都写着“无偿献血站点”的字样,想都不用想,父母肯定也是跟他一样,献完血又谎称不愿意献了,然后将血袋抢跑。

刘德柱曾了解过,普通人没灾没病你是根本不可能买到血的,不管是医院的血库,还是市里的血站,他们保管的血袋都属于战略物资,进出库都非常严格。

所以,这只可能是父母的血。

这世上有不负责任的父母,如庆国忠。

但这种父母真的很少。

而大多数父母对子女的爱,都在无声中显得有些悲壮。

父母可以为了让孩子上更好的幼儿园,自己省吃俭用。

可以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学习条件,自己吃咸菜、喝稀饭。

甚至可以为了给孩子凑个婚房的首付,自己卖掉正在住的房子,出去租房。

这种爱虽然有隔阂,也很沉重,甚至可能会压的孩子喘不过气来。

但这就是父母能想到、能做的方式了。

其实刘有才直到现在也无法理解,时间行者到底怎么回事。

他经常问同事的问题是,时间行者两边穿越的话,自家孩子会不会老的比自己更快?

自家孩子在里世界,会不会太危险?

他并不关心刘德柱有没有变得很厉害,但他会尝试着去了解与刘德柱有关的一切。

然后用他自己的方式,理解刘德柱、支持刘德柱。

就像这冰箱里的两袋血一样。

刘德柱看到某一只血袋背后,还贴着一张黄色的便利贴:儿子,放心喝,喝完了爸妈再去买。

刘德柱鼻子一酸,这东西能买到才有鬼了,他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哪会认识管理血库的人啊。

但感动归感动,感动之后问题就来了……

哪一袋是自己的啊?!

而且这事他必须得跟父母说清楚才行,自己真的不是吸血鬼啊,也不需要喝血!

按照他的估算,以老板和恶魔邮票持有者的聊天量来看,只要保存得当,自己这300CC就足够用一个月的了。

他害怕的是每天都要割开伤口,而不是出血量。

这时,刘德柱兜里的通讯器震动,他回屋一看是老板发来的消息:“遇见了什么情况,你怎么知道有人要杀你?”

刘德柱回答:“我今天去无偿献血站买血,路上就感觉有一对情侣在看我,后来我进了无偿献血车,从玻璃反光中看到他们把手揣在怀里缓缓靠近,就像是电影里准备掏枪的杀手一样。我当时挺慌的,也没看清他们长相就赶紧跑了。”

庆尘皱眉,撇去别的先不说,去无偿献血站……买血?

这是什么操作?!

不过话又说回来,刘德柱现在确实比以前进步太多了。

刘德柱问道:“老板,您知道是谁想杀我吗?”

庆尘想了想说道:“我这边已经得到消息,是王芸的家人准备找你报仇。”

“那我该怎么办?”

“安心呆在家里,”庆尘回答道:“有昆仑守着你,你在家里别乱跑就是最安全的。”

……

……

倒计时126:00:00.

晚上6点钟。

江雪正在庆尘家的厨房里忙活着,因为是周末的关系,所以做的饭菜格外丰盛。

李彤雲的姥姥、姥爷今晚8点的车到洛城,接下来江雪可能好几天都没空来看庆尘,索性便帮他把家里也给好好打扫了一遍。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

李彤雲想要去开门,却被庆尘拦了下来:“以后不要急着开门,现在外面很危险,你也不知道门外站着的人是谁。”

李彤雲乖巧的点点头:“嗯,知道啦!”

说罢,庆尘打开门赫然发现秧秧站在外面。

女孩抬手亮出一封信件来:“又一封。”

庆尘愣住了,他有些好奇,难道那位恶魔邮票的持有者真要挖自己墙角?

他心中暗忖,等这位持有者以后发现,对方是当着庆尘的面挖“庆尘”,真的不会社死吗。

“你看了信的内容吗?”庆尘对秧秧问道。

然而女孩似乎没有听到他说话似的,直勾勾看着桌上江雪刚刚端来的饭菜。

红烧排骨、青椒肉丝、麻婆豆腐、清蒸鲈鱼、酸辣鸡蛋汤。

庆尘看着女孩又问:“额,要不要我跟对方说一下,换个地址?”

之前他觉得那位持有者没有得到回应,就不会再寄信了,所以也没再惦记过这个事情。

但现在这位持有者骚扰到了别人,搞得庆尘也有些不好意思。

只是,秧秧依旧像聋了似的,没有丝毫反应。

庆尘试探道:“要不坐下吃点?”

“好,”秧秧毫不犹豫的抬脚迈了进去,与庆尘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