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尘埃落定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庆怀静静的躺在地上,仰面看着天空。

他用手捂着自己的脖颈,以免血液喷溅的速度过快。

仿佛这样就可以延缓自己死亡的时间,将自己的生命重新握在手中。

乌云已经散去,植物也不再理他。

长达数个小时的逃命后,庆怀竟觉得此刻有些安逸。

实在是之前太累了。

远处有脚步声传来,那踩踏着腐叶的柔软声响,听起来就像是催眠曲,庆怀感觉自己有些困了。

庆怀转头想看清那个少年。

可那少年并没有靠近他,而是在距离他很远的地方蹲下,静静的等待他彻底死去。

“直到这种时候,还如此谨慎吗?”庆怀心里想着。

他的眼球因充血而变得殷红,他也终于看清了少年的模样。

临死一刻,庆怀想起了很多事情。

也想通了很多事情……

这少年是新晋的骑士。

可外界不是说,骑士的传承马上要断绝了吗,根本没人能走过那个门槛儿。

没人知道门槛到底是什么,大家只知道很难。

据说恒社李东泽曾经差点成为骑士继承者,但最后还是失败了,这是李东泽的人生遗憾之一。

那么,这少年是谁的徒弟?陈家章?王小九?李叔同?

不对,庆怀回忆着自己遭遇少年后的始末,他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对方在前天还只是个普通人,今天却能以极快的速度与自己并驾齐驱。

就算他受了伤,又有禁忌之地阻碍,但对方也已经超脱出普通人的范畴了!

“那少年是在这一天之中,做到了突破,他是刚刚晋升的骑士!”庆怀内心里掀起巨大波澜。

很多人还不知道李叔同已经暗中离开18号监狱的事情,因为一直没找到李叔同的踪迹,所以财团将此事按了下来。

毕竟财团要求李叔同待在监狱里,结果对方短时间内两次进出,这种事情传出去极度影响财团威信。

但这件事情,庆怀是知道的。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在猜测李叔同去了哪里,直到这一刻庆怀才意识到,对方很可能就在002号禁忌之地。

而且庆怀还猜到对方来干什么:带新的继承者攀登青山绝壁!

“李叔同什么时候找到的学生?那少年为何看起来如此眼熟?对方又为何刚晋升就能催发秋叶刀!”

这一系列的问题在他脑海里不停搅拌,像是要把他的脑袋搅成浆糊。

但他给自己找到了一个安慰:李叔同肯定就在附近,就算少年杀不死他,李叔同也会杀死他的。

这样一想,庆怀就平衡多了。

等等!

庆怀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了,一年前财团嫡系子弟庆昔的生日宴会上,对方就坐在某个角落里。

庆昔曾去跟这少年说过几句话,但对方看起来十分腼腆。

当时他还问过旁人这少年是谁,庆昔怎么认识的,结果问了一圈都没人认识,也不知道是哪里的家族旁支。

直到前一段时间,他才知道自己那时看到的人叫做庆尘,是这次影子之争的候选者之一。

庆怀知道时,脑海里已经渐渐忘记了庆尘的长相,也没太把对方放在心上。

如今,本应该在18号监狱里的庆尘,出现在了这里,再加上李叔同失踪事件。

庆怀就是猪脑子,也该明白真相了:对方从始至终都没有惹怒过李叔同,而是成为了李叔同的学生!

至于传言里说对方被李叔同关了禁闭,那恐怕也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而已。

庆怀眼神中出现迷茫,原来他从一开始就排除了正确答案!

那个最不起眼,看起来最废物的边缘人物,却已经躲在暗处成为了最恐怖的那一个影子候选者。

骑士、恒社都是出了名的护短,自己家成员参与影子之争,肯定是往死里帮!

下一刻,庆怀睁大了眼睛,自己不也是对方计划里的一环吗,李叔同带着庆尘来到002号禁忌之地,就是专门狩猎自己的吧。

这样,影子之争开局第一轮,四房直接淘汰出局!

庆怀用最后的力气笑了笑,他很想知道其他影子候选者发现这么一个存在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

总不能就自己被坑吧。

他身旁的血液已经淌成了血泊,就在这最后的弥留之际,远处蹲着的少年忽然轻声说道:“曹巍临死前还如猛虎般绝地反击,你却根本没想过殊死一搏换命的事情,所以我说你不如他。”

那少年平静的蹲着,语气也很平静,就像是在说一句很稀松平常的结论。

庆怀的笑容瞬间僵硬在脸上,然后失去了所有生机。

杀人,诛心。

但庆尘说的没有错,他原本以为庆怀才是最后最棘手的敌人,但事实上杀死曹巍时他就明白,当殊死搏杀的最后时刻,那种从底层拼搏上来的小人物才最可怕。

因为大家都没有退路。

也从来没退过。

倒计时00:30:00.

即将回归。

庆尘低头看着手腕上的禁忌物ACE-019,提线木偶。

这一次追杀庆怀,提线木偶当居首功,同时,也让庆尘明白了禁忌物的强大。

他先是猎杀了五名联邦士兵,献祭了那五人的灵魂。

庆尘眼睁睁的看着五人尸体变成灰粉,风一吹便飘走了。

这种献祭的可怕,要远超他想象:一条生命从鲜活血肉到寂灭成粉,仅仅只用了五秒的时间。

难怪老师会说,提线木偶在大家眼里是一个非常邪恶的禁忌物。

献祭之后,提线木偶由原本红色丝线转为透明,如今缠在庆尘的手腕上,不对着光仔细看恐怕根本发现不了。

庆尘猎杀士兵后,用了三十分钟才审问出王强的名字。

然后他便亲眼见证了提线木偶的可怕。

当丝线的另一端缠在王强手腕上时,那活生生的人就像是变成了庆尘的手指、手臂,大脑不需要刻意指挥,“木偶”就会严格按照宿主的意志,去执行一切行为。

没有偏差,没有延迟,这种感觉非常奇妙

这一战终于结束了,庆尘对树林里喊道:“师父,您在附近呢吧?”

“咳咳,在呢在呢,”李叔同走了出来:“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我现在是什么级别?”庆尘疑惑。

“E级,”李叔同说道。

“您不是说,完成第一次生死关后,会是F级吗?”庆尘再次疑惑。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你展现出来的所有身体素质都是E级,那你当然是E级,”李叔同叹息道:“很多骑士的常规,都被你打破了。”

庆尘心说原来如此。

李叔同笑着问道:“怎么样,我发现你杀曹巍之后再杀庆怀,已经变得更加游刃有余了,一个E级杀两个C级,什么感觉?”

庆尘想了想说道:“很轻松,比想象中还轻松。就像我之前跟师父您说的那样,曹巍才是猛虎,庆怀不过是一头披着光鲜亮丽皮毛的豺狼。”

“但你一定要记住,”李叔同看着自家学生认真说道:“这一次你占了天时地利人和,002号禁忌之地的主场优势被你利用的淋漓尽致,还有老家伙们帮你。出去以后,见了C级千万小心。当然,你已经足够谨慎了,从头到尾都没给他们绝地反击的机会,我只是提醒一下。”

庆尘老老实实点头,一点膨胀的情绪都没有:“我记住了,师父。”

不知何时,庆尘对李叔同的称呼,已经从老师变成了师父。

李叔同笑着低声说道:“嗯,那群老家伙们看你越级杀人一定开心坏了,记得以后再来荒野的话,没事就来002号禁忌之地逛一圈,把他们手里的宝贝都骗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