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追凶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倒计时2:00:00.

晚上10点。

浓重的黑夜已经彻底笼罩禁忌之地,原本就幽深的人类禁区,此时显得更加恐怖与诡异。

庆怀一瘸一拐的奔跑着,他的手臂废了一条,腿也半残了一条。

大腿上被剜开的伤口不断流出血来,好在C级高手的自愈能力强悍,还能勉强撑住。

庆怀心中还有一丝仅存不多的希望。

他之前骗秋狩队伍不假,但有一句话是真的:按照战术地图,他们确实再行进五小时就能走出禁忌之地。

而且,这还是计算的步行速度。

按理讲,他全速向北方狂奔,早就应该逃出去了。

庆怀算了算时间,如今联邦第二集团军来接应的部队,应该已经抵达禁忌之地外面。

那支野战营由他亲舅舅带领,绝不会出什么岔子。

但他自己身上却出了岔子。

庆怀不停的躲避着禁忌之地里奇奇怪怪的植物,最令人生气的是,树冠里竟然还有猴子在时不时的朝他扔果子。

那些小怪物力气奇大,稍有不慎被果子砸中,也会让他失去平衡。

庆怀暗自思忖,刚刚那骂人的少年既能催发秋叶刀,又掌握002号禁忌之地那么多规则,骑士身份确凿无疑。

传说002号禁忌之地是骑士的主场,那自己狂奔了这么久都没跑出去,会不会是因为这恐怖而巨大的存在,不想让他出去?!

就在他越想越惊恐的时候,那少年又出现了,依旧与他并排前行:“你不是你妈妈亲生的。”

“你老婆偷男人……好像说过了,换一句,你爷爷偷男人。”

庆怀:“???”

他差点当场吐出一口血来,你特么没完了是吧。

然而下一秒更加惊恐的事情发生了,那个刚晋升骑士就能催发秋叶刀的少年……竟是从兜里掏出厚厚一沓子落叶来。

合着你刚才消失的那一会儿,是去捡叶子去了?

但……也不用捡这么多吧!

就算对方实力低微,秋叶刀杀伤力不强,没法给自己造成致命伤,但问题是太多了也不行啊!

那一沓子树叶,少说也有上百枚了!

却见庆尘与他并排跑着,猛然间抽出一枚落叶,手腕轻轻一抖便掷了出去。

庆怀下意识躲闪,可很快他便发现,对方刚刚甩出来的那片落叶根本没有催发成刀,飘飘无力的撒在天空,像是给他撒纸钱似的!

庆怀黑着脸,你掷发秋叶刀也就算了,吓唬人算怎么回事?

事实上,庆尘如今刚刚晋升骑士,他那点气劲一个小时内也就能掷发四五枚秋叶刀,而且他实力与庆怀相差太远,就算五枚全部命中也杀不死对方。

更何况想五枚全部击中实在太难了。

对方身上伤势越来越严重,但C级毕竟是C级。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虚虚实实,用最小的代价,制造出最大的影响。

只见庆尘时不时便掷发一枚树叶,树叶飞出后前一秒还能笔直飞行,下一秒就飞的歪七八扭。

而庆怀还不能不躲!

躲了就会减慢行进速度!

此时此刻,这位庆氏精英气的脑子眼都疼了,自己费尽心思硬抗规则跑路也就算了,路上还有人一直给自己“撒纸钱”!

而且这都撒了二十多枚树叶了,竟然一次真的秋叶刀都没有,他的速度反而因为躲闪秋叶刀轨迹变的越来越慢,眼瞅着后方的乌云就要降临头顶!

这也太特么气人了。

下一刻,庆怀余光里看着那少年手腕再次一抖,但他这次并没有躲避,因为后方的乌云实在太近了,他不能再躲了!

嗤的一声。

树叶扎在了他的腰子上。

这次是真的秋叶刀。

“嘶!”庆怀骤然倒吸一口冷气,整个人都绷直了一下。

太疼了!

腰部肌肉是最难提升的,尤其是后腰处,他想用自己的肌肉夹住那枚秋叶刀,根本办不到!

好在他C级的体魄确实强大,秋叶刀也只是没入一公分而已。

但庆怀知道,那少年的目标根本不是用秋叶刀杀了自己,而是要拖慢自己的速度!

他的意志力,并没有强大到挨一刀还能面不改色,就在他身体下意识绷直的瞬间,身后的那团乌云已经飞临他的头顶,向下俯冲!

随着时间推移,那些跟着庆怀的毒虫越来越多,原本乌云只是一小团,可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片巨大的雷雨云,极其恐怖。

庆怀听见背后的嗡嗡声不断逼近,头皮都麻了,他感觉自己可能是把禁忌之地边缘的毒虫全都吸引过来了吧!

他骤然弯腰,大腿、小腿、脚掌的肌肉群宛如机器般燃烧、轰鸣!

这是一个C级高手浑身上下最后的潜能!

他甚至能感受到自己身上本就不多的脂肪在颤抖着,然后转化为身体的燃料!

向前一跃!

庆怀整个人犹如离弦的箭,电光火石之间脱离了虫群的集群俯冲范围。

然而。

庆尘等的就是这一刻。

树林里一直平行着的庆尘面色平静,犹如一弯波澜不惊的湖,眼睛里的湖水清澈见底。

当庆怀这一跃的去势即将衰竭的刹那。

庆尘左手将手里数十枚落叶洒向天空,那漫天的落叶就像是在为庆怀送行,也遮挡了庆怀看向他的视线。

弹指间,他背在后面的右手骤然发力,依次将掌心之中的三枚秋叶刀掷发出去!

有如奔雷!

庆怀视野中,却见那漫天缤纷的落叶缝隙,三枚秋叶刀从缝隙中穿插而出,飚射而至,锁定了他身上的三处要害。

心脏、脾脏、胸腹!

空中庆怀扭转起腰胯处的力量,背过身躯,他要再次以背部宽厚的肌肉来硬接秋叶刀。

可就在他扭身背对庆尘的瞬间,庆尘竟从自己半长的头发之间再次摘出一枚落叶,飚射至庆怀的脖颈动脉!

庆尘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叶妈曾说,如果不考虑外在因素的话,那么脖颈大动脉就是一个人最脆弱的地方:它暴露在空气中,只被一层薄薄的皮肤保护着。

一旦刺穿,几秒钟内大脑思维就会因缺氧而干涸。

敌人一般都会下意识保护那里,但如果有一天你更强大了,就可以学着让对方把要害送到你的面前。

时间仿佛慢下来了。

不,时间不可能真的慢下来。

而是当庆尘掷发出秋叶刀的刹那,原本追着庆怀的乌云突然停了下来,缓缓散去。

仿佛不用再看那秋叶刀是否命中,禁忌之地这恐怖而又巨大的存在,就已经知道了结果。

触犯规则之人将死,不必再追。

庆尘眼中的瞳孔像是野兽一般收窄成竖瞳。

他眼中只有秋叶刀的轨迹,仿佛那枚落叶在空气中划过时,曾留下过一道清晰的轨迹。

也在庆怀脖颈上留下了一条细密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