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失踪的士兵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原本,李依诺打算跟庆怀聊一下,联手杀神代家族的事情。

但是突如其来的疑点,让她沉默了下来。

而且,自打李叔同出现在荒野上以后,破坏神代联姻就不是她的重点了。

现在李依诺的所有心思,都已经转到李叔同与庆尘身上。

庆尘曾推测,李依诺可能是接到了李叔同的授意才来到荒野,事实上并不是。

说实话李依诺自己也有些受宠若惊,她知道那位七叔做事从来都是有的放矢,对方带少年出现在自己面前,其实就是让自己与那少年认识,让那少年以后有事可以找自己。

对于李依诺来说,李叔同这样的存在能够信任自己,本身就是一件值得荣耀的事情了。

她猜测着那少年是否已经完成了骑士生死关,并幻想着自己如果和庆尘拉进关系,是不是可以让对方帮忙跟李叔同说一下,也让自己试试骑士的那条路……

就算这样也不行,那李叔同都能代师收王小九为徒,那庆尘是不是也可以代师收徒……

对于李依诺来说,跟这种事情一比,神代家族的事情又算得了什么?!

此时神代家族的二人还跟在秋狩队伍里,待到众人解决完生理问题后,神代织眼睛亮闪闪的看着庆怀。

“父亲,这个就是庆怀吗?”神代织看着庆怀那宛如雕塑般的容颜,再想到对方此时的气度。

其他纨绔子弟都必须憋尿的时候,对方却在禁忌之地里闲庭信步,身边还带着二十多个忠心耿耿的下属……

不得不说,庆怀这密封袋来的太及时了。

前两天秋狩队伍还有油桶用,可问题是他们人太多,昨天就把油桶尿满了。

接下来李依诺就命令所有人不许喝水,搞得大家这会儿异常疲惫。

这一刻,神代织当然会觉得庆怀是最好的。

树林里闹哄哄的,因为与庆怀汇合的关系,那些纨绔子弟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下来了一些。

大家分享着劫后余生的喜悦,仿佛已经得救了似的。

然而就在此时,王丙戌这位级别最高的人突然奇怪道:“咦,树林里士兵们挖坑的声音怎么停下了?树林里的人说句话!”

可是,树林里本该在挖掘填埋坑的士兵,并没有出声回答。

众人警觉起来!

李依诺缓缓走向身旁的树林,王丙戌则紧紧跟在她的身边。

两人来到坑边愣住了,坑已挖好,可两名士兵却不见了!

“依诺小姐,有血腥味,”王丙戌面色冷静的说道。

李依诺点点头:“他们恐怕已经死了。”

他们讨论的声音从树林里传来。

秋狩队伍里的所有人都面色一变,不由自主的缩在了一起,众人围成一个圈子,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渐渐被黑夜笼罩的禁忌之地。

树林里,李依诺倒是没有什么害怕的神色,她仔细朝地上打量过去,赫然发现地上还留着诡异的血迹。

那血迹一路向树林里延伸进去,一直通往黑暗。

李依诺蹲在填埋坑旁边盯着地面:“奇怪了,两个人同时被杀,我们就相距几十米都没能听见动静,是不是触发了什么禁忌之地的规则?”

庆怀这时也走了过来,他对王丙戌说道:“禁忌之地实在危险,凶猛的野兽与植物无处不在,是否可以请王先生出手,去树林里看看那两名士兵的踪迹?”

王丙戌想了想回答道:“可以是可以,不过……”

还没说完,填埋坑旁蹲着的李依诺捏碎了一片叶子。

她拍拍手站起身来拉住了这位B级高手的胳膊,只听她对庆怀说道:“禁忌之地里太凶险了,两名士兵而已不值一提,王丙戌还是在队伍里保护更多的人比较好。”

说完,李依诺还对人群里的南庚辰说道:“宝贝,从现在开始你就待在王丙戌旁边,他保护你。”

南庚辰叹息一声,认命的回应了一声:“奥,好的。”

王丙戌听出了李依诺话里有话,他无声的看了庆怀一眼,知道自家大小姐是信不过这庆怀。

于是,这位中年人不再打算进入树林追凶,而是牢牢守护着四人。

李依诺、南庚辰、肖功,还有一位赫然是那个选择了色诱开菊的时间行者,周暄。

庆怀看着这一幕紧皱眉头,他忽然吼道:“七排长,让所有人集合!清点人数!”

可是大家很快发现,原本应该是22名士兵的队伍,此时却只剩下18人。

所有人心底暗叫一声不好,失踪的不止两人,而是4人!

李依诺、庆怀、王丙戌三人逐个去检查填埋坑,却发现还有另外一个填埋坑与刚刚的一样。

都是坑边有血迹,而坑旁的士兵却消失不见!

庆怀心底里忽然升起一阵寒潮,之前被当做逃兵的两个人恐怕也不是逃走了……

那个想杀自己的少年已经追了上来!

对方杀了自己一百多名下属,又杀了曹巍,现在又追上来继续杀自己!

就在刚刚,对方趁着刚才纨绔子弟们闹哄哄的时候,竟然又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杀了4个人!

这是对方早就制定好的策略,效率高的惊人!

可问题是对方凭什么能在002号禁忌之地里杀人?

这禁忌之地不是有“不能杀人”的规则吗?

又或者,那些被拖走的士兵还没死?

而且,对方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怎么忽然拥有了碾压士兵的实力?

等等,庆怀忽然想到了什么,这002号禁忌之地里,恰巧就有一个可以提升实力的地方!

一时间,所有人噤若寒蝉。

李依诺面色平静的打量着众人,此时知道真相的恐怕只有她一人而已。

她刚刚在填埋坑旁捏碎的那枚落叶,是一枚钉在泥土里的秋叶刀。

那少年故意把秋叶刀钉在坑旁,其实就是在亮明身份,暗示自己里应外合,杀掉庆怀。

现在,她也终于明白庆怀的野战连是因为什么减员的了。

对方根本就没能完成任务,是被人逼的放弃了任务!

李依诺内心感慨:之前还觉得对方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不太经打来着,结果那少年一转眼竟是快把庆怀的人给杀光了!

不过她有些好奇,那少年现在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