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追一个梦(为补色小哥白银盟加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倒计时:44:00:00.

002号禁忌之地。

某个与青山绝壁相距一千多米的,另一处山巅之上。

“真怀念啊,”李叔同在黑夜里感慨道:“想想我上次攀登青山绝壁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我和师兄都憋着一股气,想看看谁留字更高。”

骑士的传统便是,登青山绝壁,第一次体力不支休息的时候要在那里刻下自己的名字。

结果师兄在212米留的字,李叔同则是在367米。

回来后他对师兄好一顿炫耀,结果被彼时已经开了第二层基因锁的师兄陈家章,好一顿暴揍。

那时候他还不是当世半神,也不是人人敬畏的当代骑士领袖,不过是个刚刚学会如何剃掉胡须的青涩小子罢了。

那时候他还有着一往无前的冲劲,也还有落子无悔的勇气。

这一次,李叔同并未将骑士的传统告诉庆尘,就是想看看这位学生会把名字刻在哪里。

只不过让他有点意外的是,庆尘的名字并不高,只有一百多米。

但李叔同总觉得,这样刻下名字才更有意义。

“我收的学生不错吧,”李叔同对一旁炫耀道:“面对弩箭毫无惧色,并以刻字的行为表达无声的蔑视,如果时光能倒流回去,我也想学他这么做。想想就刺激。”

在他身旁,静静的伫立着一头三米多高的青山隼。

那青山隼身上的羽毛硕大如刀,坚实有力的爪子扣在岩石上,稍稍用力,连岩石也会如同豆腐一样碎裂。

只是此时,青山隼斜睨着李叔同,眼神中人味儿十足,似乎十分瞧不起对方自吹自擂的样子:那是你学生厉害,又不是你厉害。

李叔同乐了:“怎么还不服气?这是我找学生的眼光好!你别看我一直没收学生,其实我就是本着宁缺毋滥的原则,对骑士组织负责!”

青山隼翻了个白眼:不是老子追着你满山跑的时候了。

“好汉不提当年勇,”李叔同说道:“现在咱俩打一架试试?给你打秃!”

青山隼挪动了一下遮天蔽日的身形:老子不跟你一般见识。

李叔同乐呵呵的把目光转回庆尘身上,只见少年宛如壁虎一般向上攀登着,越来越熟练,越来越坚定。

骑士组织从一开始,收纳新成员最看重的就不是能力,而是心性。

而庆尘这少年的心性,李叔同觉得怎么也能排进前三了。

“老师你看看,我真的给咱们骑士找到了一个很好很好的后继者啊,”李叔同感慨道。

说完,他起身朝身后的山路走去,准备下山。

青山隼鸣叫了两声:你不看啦?这才爬到一半。

李叔同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笑道:“骑士有句老话,千里路途我只陪他一程,从此风雪艳阳我都不再过问。”

……

一阵山风吹来,将庆尘的衣服刮的猎猎作响。

少年手指坚实有力的抓在岩缝里,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风景,禁忌之地尽在眼中。

天空中已经从深黑转至灰蒙,远方那棵巨树屹立着,绵延几公里的树冠格外壮观,仿佛有人在轻声讲述着神话的开篇诗章。

庆尘继续向上爬去,那枚禁忌之地的神奇白果不断修复着他的身体。

267米,蒋飞飞留。

312米,李灵宏留。

321米,杨达瓦留。

367米,李叔同留。

庆尘追寻着绝壁上白色的先辈‘足迹’。

一位位先辈,用一声声独特的问候,陪着他攀登到了这里。

只是越往上,名字越少了。

攀到这里时,庆尘已经感觉到白果带来的暖流在渐渐消退。

他感觉自己体力在快速消耗着,疲惫感也不停的侵袭着意志。

然而下一刻。

411米,秦笙留。

庆尘记得,这是那位开创了呼吸术的某代骑士领袖。

忽然之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些骑士前辈留字的地方,都是攀岩途径上,即将面对最危险山体的时候。

前辈们到这里时会停下休息,然后刻上名字。

当所有后来者感觉自己已经力竭的时候,那前辈曾刻下的名字就像是一声鼓励。

庆尘抿着嘴向上继续爬去。

489米,杨小槿留。

庆尘看了一眼那行隽永的小字,再次咬牙上路。

肌肉中传来颤抖的哀鸣,意志中回荡着激烈的挣扎。

他已经快把牙都咬碎了,但向上攀登的步伐还是不曾停下。

就在他以为往上不会再有名字出现时。

599米,任小粟留。

……

庆尘豁然抬头看向上方,那里已经是绝壁的尽头。

可是下一刻庆尘愣住了,因为绝壁的尽头竟是一块突出来悬崖边缘。

无处借力。

这不是垂直绝壁,或者说前面的599米确实是垂直的,但这里不同。

在此之前,李叔同从未提过此事。

想要登顶,必须在这山巅纵身一跃。

这里没有路了,眼前再无白色的“足迹”。

白果的暖流也终于消散。

先辈们陪他走了599米,但最后一米,是庆尘自己的路。

倒计时42:20:00。

清晨5点40分。

正有金色的光正从他背后的云层蔓延开来,云层快速流动着犹如一片沧海。

庆尘抓着山巅的岩缝,因为犹豫太久的缘故,他的手指开始轻微颤抖。

他回想起自己手臂第一次出现倒计时的瞬间。

回想起小黑屋里的孤独,回想起老君山上抱着石头的奋力一掷。

这时,庆尘看到那个叫做任小粟的名字旁,还有一行小字:人生当如蜡烛一样,从头燃到尾,始终光明。

少年闭上眼睛。

是啊,哪怕人生还有最后一秒,也要始终光明!

庆尘睁开眼睛,骤然发力向上一跃。

过去的人生。

未来的人生。

交织!

奏鸣!

这是他自己选择的人生路。

一条人世间所有捷径里,最远的路。

既然是自己选的,那就不要回头!

余生?

尽是前路!

少年在空中像是第一次学会飞翔。

却见他在苍穹之上奋力舒展着自己的身体,下一刻,少年有力的手掌抓住了绝壁的边缘!

庆尘笑了,畅快的笑了。

他听到自己身体内传来咔的一声,骨骼开始噼啪作响,那曾失去的体力不断回归,那从不曾拥有过的力量奔腾如海!

少年感受着全然不同的力量、全然不同的世界、全然不同的人生!

他单手挂在绝壁边缘回头望去,身后朝阳刚刚升起!

恢宏壮观的巨树迎着那一束束红光,仿佛也迎来新生!

庆尘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当他在禁忌之地树林里时,只能看到遮蔽天空的树冠。

可在这里看去,那密集又整齐的树冠却像是一片壮阔的平原。

庆尘低头看向下方还在观望的曹巍。

双方相距六百多米,曹巍伫立着的身影忽然显得有些渺小了,少年平静的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然后翻身跃上了绝壁。

……

第八章,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