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狩猎!(为企鹅黄金盟加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曹巍追了庆尘将近8个小时。

从中午一直追到了晚上,他下午的时候才刚刚发现对方的踪迹,结果每次快要追到这少年的线索时,对方都会借助各种各样的地形清理掉线索。

茂密的含羞草灌木,清澈见底的溪流,危险的植物。

那少年好像总能找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这禁忌之地边缘地带的一切,都仿佛印在了对方脑子里一样。

不过现在对方逃不掉了。

曹巍捡起对方吐在地上的树皮,还有被舔过的锡纸,凑在鼻子边仔细的嗅着。

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恶心,当兵十多年,比这更恶心的事情他都做过:吃昆虫,喝尿,在粪池里潜伏。

联邦集团军这些年虽然没有强力的敌人,但训练却从未松弛过。

只因为内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突然爆发了。

曹巍循着味道追去,心中胜券在握。

他已经打过四支基因药剂,如今已停留在C级好几年的时间。

他的速度与力量绝不是那少年可比。

而且那少年应该已经没有太多规则可以利用了吧,要知道利用规则的条件其实非常严苛,例如刚刚对方在树干上刻字阴自己就不可能成功。

那少年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没抱太大希望。

黑夜里,曹巍一直循着气味。

独特的人类气味在空气中,就像是一条绷紧的线,为他指引着方向。

曹巍只感觉距离对方越来越近,甚至已经可以利用自己强大的听觉,感知到对方的跑步声、喘息声。

猎物的喘息声剧烈,而又疲惫。

这是狼群最喜欢的声音。

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曹巍不能再给对方设下陷阱的机会。

他已经看到了少年的背影。

200米。

100米。

50米。

然而就在此时,曹巍的脚下传来咔哒一声。

他的整个身形都骤然停住了。

反步兵定向诡雷。

曹巍当了十多年的兵,这一声清脆的压力机括声简直不能更熟悉。

他甚至都不用低头,就知道那诡雷是什么型号。

是他们自己携带的诡雷!

曾经因为布雷区用掉了41枚,还有9枚则由1排保管着,却没想到落在了这少年手里。

曹巍曾到大柳树附近观察过,那些士兵的衣服装备散落于树下,尸体则早已被蚂蚁啃食干净。

他有些想不通,那些装备不都在大柳树旁吗,这少年是怎么敢去掏装备的?!

而且,他也不知道少年何时埋下的这颗反步兵诡雷。

等等,曹巍想明白了,原来对方故意吐掉树皮、扔掉锡纸,是已经发现自己嗅觉灵敏,所以想要让自己跟着那根气味的“线”,踩在这枚地雷上!

对方是何时发现自己嗅觉灵敏的?

有人在帮他吗?

那少年走过的地方,禁忌之地里该有的野兽全都不见了,溪流里能吃人的鱼也不见了踪影,大柳树也不攻击对方,现在对方又莫名其妙的察觉到了自己的能力。

仿佛一整座禁忌之地都在帮助对方。

难道是禁忌之地里的原住民吗?

曹巍来不及多想其他了,他踩着诡雷并未移动,反而摘下背上的行囊,从里面取出一架精致的手弩来。

咻的一声。

手臂长的箭矢在空中如雷霆迸发,前方正跑着的少年听见声音便想躲避,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曹巍视线中,那箭矢从对方大腿外侧蹭过,硬生生的在对方腿上开了一条血槽。

少年奔跑的身影向前翻滚出去,但很快又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继续逃跑。

曹巍闻着空气中骤然弥漫的血液味道,这样一来对方根本不可能再逃脱自己的追踪。

他没有直接杀庆尘,因为他知道这座禁忌之地不能杀人。

之前庆怀曾在某一刻欲言又止,对他隐瞒了这条规则,恐怕就是想在关键时刻让自己心无顾虑的换命。

但其实曹巍早就知道了真相。

他不再看少年的背影。

“喂?曹巍呼叫长官,”曹巍用通讯频道呼叫支援。

虽然7排所在位置距离他还有将近20公里,支援速度很慢,会拖累追击的时间。

但他已经让那少年流血了,巨大的血气让他确保对方根本不可能逃脱。

这种情况下,曹巍哪怕是C级高手,也不愿意用自己的身体去硬生生扛雷,即便他死不了,甚至都不会落下残疾。

通讯频道里响起庆怀的声音:“曹巍兄,抓到他了吗?”

曹巍想了想解释道:“长官,还没抓住……”

下一刻,通讯频道里连最基本的电流声都没了,庆怀切断了通讯!

“你妈……身体健康!”曹巍及时收住了谩骂。

002号禁忌之地里不能说脏话。

曹巍低头看向脚下,最终叹息一声。

他只能自救。

曹巍掏出匕首来慢慢割破靴子,将匕首横穿靴子之中后,又以手按住靴子。

电影里,很多特种兵选择搬来石头压住反步兵地雷,这样一来,踩到反步兵地雷的人就可以从容离开。

但事实上这些机括反弹力极大,若是低于80公斤压力在上面,就会立马爆炸。

在野外,地雷附近80公斤以上的石头并不好找。

而且那个少年选择的埋雷点周围,赫然连一块石头都没有!

曹巍脱掉自己另一只靴子横在地雷上方,这是为了用坚韧的皮靴来阻挡炸开的钢珠。

他又将自己的背包也缓缓盖了上去。

直到这一刻,曹巍才缓缓松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必须硬抗这一下了,但反步兵地雷的威力并不大,如果没有钢珠直接打进身体,C级高手根本不会死。

放在以往其实有更稳妥的办法,为了应对这种反步兵地雷,军工产业早就投入研发了一款PVR强力胶。

踩到反步兵地雷以后只需要将胶水滴入机括缝隙,等待20分钟胶水就会将整个机括牢牢黏住。

地雷也就成了废雷。

曹巍深呼吸着,他趴在地上以肘部压制着机括位置,双臂都牢牢保护在胸前。

下一刻他轻微抬起身子,轰隆一声,只见曹巍整个人都被掀了起来,但反步兵地雷钢珠却一发都没穿透他做的防护措施。

“咳咳,”曹巍口腔里腥甜无比,五脏六腑都因为这爆炸的破坏力而渗出血来。

一口鲜血涌进嘴里,这位第二集团军中出名的狠人,竟是一口又将血液咽了回去。

他爬起身来拎起手弩,追寻着空气里的血腥味缓缓跑动起来。

此时此刻他更想杀的人其实不是那少年,反而是庆怀。

但成年人的世界里只有权衡利弊。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就不能再回头。

……

第六章,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