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规则再现!(为企鹅黄金盟加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倒计时62:00:00.

野战连1排与2排一直缀在庆尘的身后,他们绕过了自己所布置的雷区,再次以机械肢体巨大的身体优势追上少年。

士兵们知道,曹巍长官判断的没有错,这少年确实是个普通人。

他们都是经过严苛训练的战士,所以对什么级别的人能展现何种身体状况,最为了解。

少年跑步时已经开始气喘,脚步不再那么精准,身体也开始因为凹凸不平的地面摇晃。

但即便面对身体素质如此普通的少年,野战连士兵们依然心怀畏惧。

因为当对方掌握着更多的规则时,就仿佛整个禁忌之地在帮助对方战斗。

如果双方面对面战斗,每个士兵都有信心杀掉前面那个已经几乎力竭的少年。

可他们无法战胜禁忌之地的规则。

大家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仔细观察这少年的举动,对方做什么,他们就做什么,绝对不能出现偏差。

不然之前含羞草杀人事件,可能又要重演。

就在这种所有人对规则心怀畏惧的时刻,前方的少年在穿过某片区域时,忽然唱起来了:“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后面正追逐的1排、2排士兵面面相觑,他们犹豫了片刻:“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原本丛林追杀的紧张气氛,一下子变的荒诞起来。

然而这里,已经是禁忌之地的“腹地”与“边缘”的交割之地。

刹那间,腹地里忽然有一颗巨大的柳树,伸出坚韧的树枝藤条来,将1排、2排那些唱过歌的士兵全都卷进了腹地之中。

血红的柳条在士兵腰上缠了一圈又一圈,接着骤然收紧。

士兵们腰间的皮肤被勒出血来,然后皮肤开始一寸寸破裂,直至那柳条勒断他们的腹部,任由血液与内脏浇在柳树根上,滋润着整片土地。

地底有无数红色的蚂蚁钻了出来。

这正是庆尘留给他们最后的礼物,一个名叫规则的礼物。

“别人唱歌的时候,不能跟着唱。”

庆尘先是用“不能随地大小便”的奇葩规则杀人。

又利用了含羞草可怕的那一面,毫不留情的收割着生命。

他一直在用仿佛上帝般的先知先觉,支配着所有人的节奏。

哪怕他还很弱小,但他却将规则几乎利用到了极致。

老师曾问他为何要做割喉的动作。

庆尘回答:怕他们跑了。

但他做这个动作,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塑造一个自信且神秘的形象。

他要让对方确信自己无所不知,掌握着禁忌之地所有规则。

当这个形象在所有人心中根深蒂固的那一刻,他就能让所有正注视着他的人,下意识进行模仿!

支配他们的本能反应!

图穷匕见。

曹巍可以指挥军队如狼群般捕猎。

庆尘也一样可以设计一环套一环的枷锁与陷阱。

彼此在猎人与猎物的角色之中不停切换,仿佛一场游戏,但输的人必须死。

此时,只有两名士兵幸免于难,他们被这一幕吓的肝胆俱裂,转身朝禁忌之地外跑去。

通讯频道里,曹巍还没动身,便只能在耳机里听到士兵们的哀嚎声,惨叫声。

他怔怔的站在原地,因为距离太远的关系,曹巍与庆怀甚至都没法搞清楚,那少年到底是用了什么规则杀死的那些士兵!

诡异。

恐惧。

庆怀只感觉,这种情绪第一次占领他的脑海。

明明对方只是个普通人,却像是这禁忌之地里长久生存的一只鬼怪。

曹巍倒是还保持着冷静,他在通讯频道里问道:“还有人活着吗,告诉我怎么回事?!”

一名士兵恐惧道:“长官我是张靖,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少年忽然开始唱歌,我们怀疑他又要利用规则杀人,所以就跟着唱了。长官,全死了,除了我和刘顺,全都死了。”

“更换备用通讯频道,来A39区与我汇合,敢擅自逃跑就等着上军事法庭,”曹巍说道,他要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没过一会儿,两名惊魂未定的士兵来到长官面前。

庆怀冷冷问道:“他带着你们唱的什么歌?给我唱一遍!”

士兵快哭了:“长官,我不敢唱,唱过人都死了!”

“你俩和那小子不是没事吗?”庆怀抽出匕首抵在士兵脖颈上:“给我唱!唱死了我给你们家人安家费!”

士兵哭着唱道:“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曹巍:“……”

庆怀:“……”

这俩士兵唱是唱了,但硬是没一句在调上,俩人也屁事都没有。

曹巍忽然惊醒,合着这两名士兵,是因为唱歌跑调才幸免于难的!

庆怀也想到了这个原因,他和曹巍面面相觑,竟是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谁能想到有一天,唱歌跑调也能救命!

这时,曹巍将自己行囊里无用的杂物全部丢弃在地上,然后在通讯频道里说道:“7排,回A39与庆怀长官汇合,保护好他。”

说完,他对庆怀说道:“长官,影子之争重于一切,我曹巍知道这次若让您空手而归,以后我自己也没翻身之日了。而且您平日里待我不薄,我这就去替您杀了他,希望您曾经的承诺还算数。”

庆怀亲切的握住曹巍双手:“曹巍兄,拜托了,我的承诺永远算数。”

“嗯,”曹巍转身,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树林。

庆怀的面色渐渐冷淡下来,他很清楚曹巍为何到现在才肯出手。

之前这军中老手一直不紧不慢的跟在队伍里,连带着逼庆尘进雷区时,对方也始终在后方指挥。

这是曹巍知道那少年掌握着更多的规则,所以想要用野战连的士兵把规则给试出来,才选择出手。

这样才更加稳妥。

不得不说,曹巍能在17次围剿荒野之中存活下来绝不是偶然,而是一种必然。

这是个聪明人,只是太聪明了一点。

……

此时此刻,庆尘正喘息着看向那颗大柳树。

血腥,残忍,强大。

这是庆尘心中对大柳树的所有形容词。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他看到那么血腥的一幕,却丝毫都没有恐惧的情绪。

而且,他似乎一点都不害怕这颗大柳树,反而一点点朝它走去,就在距离它不远的地方捡起一支耳塞听了听,里面却没有任何声音。

看样子,对方已经谨慎的更换了通讯频道。

庆尘扔下那支耳塞踩碎,又翻了翻其他可用的装备。

正当他准备重新走入了禁忌之地的黑暗里时。

一根柳树枝竟轻轻的拍了拍他肩膀。

……

第四章,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