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利用规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他看着几米之外的树林,指着一堆奇怪的蘑菇问三十多岁的军官:“曹巍兄,那是什么?”

那里有一具不知名的动物尸体,尸体上长满了鲜艳的蘑菇。

曹巍对那位走来的青年说道:“庆怀长官,那是一只卷尾猴的尸体,它身体上长的是菇蕾菌。菇蕾菌在成熟后会爆炸开,它的孢子会依靠这爆炸的威力进入动物皮肤,最终吸食寄生的动物身体为养分,长成新的菇蕾菌。”

因为爆炸威力并不大的缘故,那些被炸伤的动物并不会立刻死亡。

所以它们会带着那些孢子继续生活,直到孢子将他们身体的养分彻底抽干。

而这禁忌腹地的危险,也绝不仅仅是几株菇蕾菌和它们的孢子。

曹巍说道:“庆怀长官,开始吧。”

说着,庆怀对身后招招手。

却见几名士兵面无表情的押来几名衣衫褴褛的荒野人,有老人有中年有小女孩。

庆怀从腰间取出一柄匕首,抵在小女孩的跟腱处,对其余荒野人平静说道:“开始吧,照我们之前约定好的做。”

那小女孩一直在哭,嘴里喊着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别听这恶魔的话。

但那几位荒野人却像没听见似的,面如死灰的看着禁忌之地腹地。

小女孩的爷爷走进腹地,他解开裤子背过身去,尿在了地上。

下一秒,爷爷浑身颤抖起来,只见地底突然钻出难以计数的蚂蚁爬到他身上,啃食着活生生的血肉。

庆怀又看向一旁的老太太和中年人,示意他们继续。

中年人低声道:“妈,动手吧,为了囡囡。”

说完,那位老太太颤抖着拿起一柄手枪,走进腹地对地面开了一枪。

顷刻间,原本啃食着小女孩爷爷的蚂蚁,竟齐刷刷调头朝老太太扑去。

中年人牵着老婆的手战战兢兢走了过去,两人相视一眼紧紧拥抱了一下。

女人骂了一句脏话,随后被蚂蚁吞噬。

男人痛苦的看着妻子在哀嚎中死亡,朝地上吐了一口痰。

而他自己也被蚂蚁群给包裹起来。

仅仅五六分钟过去,所有人都只剩下一具白骨。

庆怀笑眯眯的看向小女孩:“我答应过你家人,他们按我说的做了就放你走,好了,现在离开吧。”

说完,他松开了手。

小女孩嚎啕大哭着,却并没有逃跑,反而扑在了那一具具白骨上,呼喊着亲人。

那些蚂蚁还未全部散去,感受到猎物的气息后,再次爬上了小女孩的身体。

后方列队的士兵们都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眼神中没有丝毫波澜。

庆怀对曹巍说道:“曹巍兄,我们得到的规则都是真实的。”

不可使用枪械,不可说脏话,不可随地吐痰,不可随地大小便。

这些联邦士兵抓了一家荒野人过来,也仅仅是为了看看自己所得到的规则是不是真实的。

曹巍看了一眼腹地深处说道:“庆怀长官,如果需要继续前进的话,我建议暂作休整。”

庆怀缓缓点头:“原地休整。”

他停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曹巍兄,辛苦了。”

“长官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曹巍说完便往队伍后面走去。

联邦第二集团军曹巍,算是一个比较响亮的名字了,年纪轻轻便达到了C级。

各次集团军比武,曹巍都是两军状元,实战演习中,他也是名列前茅。

先后围剿荒野17次,战斗中获得的军功章能挂满一般胸襟。

军衔也一路升到少校,青云直上。

然而两年前曹巍忽然在演习中醉酒闹事,于是直接被军纪处分,下派到连队里当了一个副官。

当时很多人在想,如此优秀的曹巍,为何会在前途正光明的时候犯这种错误?

而且,曹巍一直都是庆氏四房嫡系,联邦第二集团军中,庆氏派系权柄最大,为何也没人保他?

直到两周后,庆怀从火种军校毕业,进入了曹巍所在野战连担任主官。

所有人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切都是给庆怀准备的。

包括这野战连里所有士兵,均是庆氏嫡系,被庆氏用各种手段调来了野战连。

曹巍和士兵们没什么怨言,他们很清楚一点:四房是如今庆氏派系中影响力最大的派系之一,庆怀则是四房中最有潜力的那一个。

大家虽然暂时比较辛苦,还得忍受外界非议。

但只要活着熬过影子之争,那他们飞黄腾达也指日可待。

有朝一日庆怀成为庆氏家主,那这短暂的得失就不重要了。

而且,庆怀还起码喊他一声曹巍兄。

真正精锐的财团子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飞扬跋扈和难以相处。

此时。

一百多名士兵默然而立,得到曹巍命令后,所有人都从行囊中取出一只密封袋来,原地解决起自己的生理问题。

他们神色严肃,以稳定、有力的手臂控制住局面,不让尿液溅到密封袋外面。

几分钟后,所有人认真将密封袋的两层封口全部扎紧,然后由各个作战班组统一收集起来,一起掩埋进树林之中。

过程中,没有人说话,没有人交谈。

曹巍传达命令时说话也极为缓慢,他们要学着先思考,再开口。

说每一句话之前,都要斟酌自己是否会说错什么。

这些人,没有携带枪械,也专门准备了密封袋。

说明他们进入禁忌之地前就清楚的知道某些规则。

然而就在刚刚填埋好的时候,禁忌之地的腹地里骤然爆发出密集的沙沙声,像是有猎食者在悄然靠近。

所有人朝声音来处看去,却什么也没发现。

“战斗状态,”曹巍冷声说道。

话音刚落,却见一名士兵的脸色骤然变得青紫,他挣扎着发出声音:“救我。”

其他士兵朝他看去,却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这名士兵缓缓倒在地上,眼珠红的就像是刚沁过血。

没有人冒然靠近,只有曹巍缓缓走到他身边,用一柄匕首轻轻撬开这士兵的嘴巴,里面的口腔与舌头全部溃烂。

他又割开对方的裤腿。

却见士兵的腿部已经变成黑色,伤口处溃脓成一片血肉模糊的浓水,宛如被硫酸侵蚀过似的。

曹巍认真观察着:“这是……”

还没等他说完,不远处又一名士兵以同样的症状倒在地上,接二连三的,竟是短短几秒内就有十多名士兵中招!

其他士兵想要救人,可他们的战友死得太快,想做什么都来不及。

有人看向手中的显示屏,那是机械狗大脑中携带的热成像扫描,可奇怪的是连热成像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这时。

死亡的节奏短暂停止了。

“清点人数!”曹巍含怒问道。

“报告长官,死亡人数24……长官,六排全体阵亡!”

一个班组是8人,一个排有三个班组,合计24人。

“不好,”曹巍骤然抬头看向庆怀。

庆怀冷声道:“有人在利用规则暗杀我们,002号禁忌之地里来了其他人!”

说着,庆怀当先朝他们来时的方向跑去,身手迅捷之极。

曹巍咬咬牙对仍旧活着的野战连士兵说道:“以战术队形跟上,准备战斗。”

他们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如果是树林里的怪物、植物侵袭,他们战友死的绝不会如此整齐,刚好没了一整个排的编制。

可对方到底利用了哪条规则?!

野战连在庆怀带领下以全速行军的状态原路返回。

路上一直有士兵在不断死亡,仿佛有一股不可抗力笼罩了他们,犹如死神降临。

跑了几公里之后,庆怀忽然停住脚步,他看着面前一个个被挖开的填埋坑,静静的一言不发。

那些被挖开的坑里,是一只只被人割破的密封袋。

有人强行让他们打破了“不能随地大小便”的规则!

在此之前,谁能想到会有人用这么阴损的招数?

在此之前也没人想到,其他人割破这些埋好的密封袋,禁忌之地竟然也会把这笔账算到尿液原主身上!

对方不仅知道不能随地大小便的规则,而且理解也比他们更加深刻。

但这也太阴损了吧!

“对方没有走远,是看我们来了才离开的,”庆怀冷静分析,因为还有一个填埋坑才刚挖到一半。

这时。

“谁?!”曹巍忽然朝更远处树林里看去。

树林的远处,正有一个人影静静的注视着他们,做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然后快速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

今晚零点上架!

就剩最后几个小时了!

10点钟会有上架感言,可看可不看,就是创作这本书的一些心情,还有一些感慨,不喜欢看此类内容的可直接跳过。

然后,零点爆发!

没有在起点APP的小伙伴,可下载起点app,搜索夜的命名术,明天晚上凌晨最快看到爆更章节!(给各位翻译一下:有经济条件的小伙伴,请支持一下正版~)

……

感谢奕哲SAMA、风里劲闯、维娜斯之恋、大兴西北3、一盎源渊、羽客灬六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新书达成百盟成就!

老板们大气,老板们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