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我总感觉老师您来002号禁忌之地,就跟回家似的,”庆尘问道:“不过您到这里也需要找含羞草检验是否增加了规则吗?”

李叔同解释道:“禁忌之地并不是超凡者死后立马就产生了,几十年有位骑士前辈葬在了这里,属于他的规则还一直没有出现。”

“如果那位前辈的规则诞生,会是什么?”庆尘问道:“您跟他熟悉吗?”

李叔同想了想:“他的规则可能是,叫李叔同、陈家章的人不能进来吧……”

庆尘:“???”

“那位师叔在世时没少被我骚扰,”李叔同神色里有一丝缅怀:“年轻的时候,他总是跟在我和师兄的后面帮我们擦屁股,那时候我和师兄还很皮,他特别头疼。”

“那也不至于不让您和师伯进来啊,”庆尘叹息道:“您认真回答行吗。”

“这种规则很难揣测,”李叔同摇摇头:“或许只有他本人才知道,自己最讨厌什么。说实话,002号禁忌之地形成之后,很多规则连我们这些后辈都感觉哭笑不得,跟其他的禁忌之地相比,这里就太接地气了。”

“所以,老师,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到底是什么……不对,您不能把它的规则告诉我,”庆尘问道。

李叔同认真看向庆尘:“我需要你发誓,不把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告知他人,谨守秘密。”

庆尘愣了一下,他发现老师此时无比认真。

从未有过的认真。

“老师,我发誓不将这里的规则告知他人,谨守秘密,”庆尘也认真说道:“但老师你在禁忌之地里把它的规则告诉我,不会有事吗?”

李叔同摇摇头:“不会。”

“为什么?”庆尘震惊道。

“这涉及到禁忌之地的另一个通行规则,但很多人还不知道,”李叔同神秘一笑:“不用着急,几天后你就明白了,先来说说002号禁忌之地都有哪些规则吧。”

“第一,不能随地大小便。”

庆尘:“……”

“第二,不能说脏话。”

庆尘:“……”

“第三,不能随地吐痰。”

庆尘忽然捂着脑门:“不是,老师您等会儿,让我缓缓。”

李叔同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学生,似乎预料到了少年的反应。

少年看向老师疑惑道:“这002号禁忌之地,三观这么正的吗?!”

庆尘甚至感觉自己是在表世界听“文明宣讲”课程,做个守纪律讲文明的好青年。

“与其说是002号禁忌之地的三观很正,倒不如说是那些骑士先辈们的三观很正,”李叔同乐呵呵说道。

“有洁癖还差不多吧,”庆尘无力吐槽……

“第四条,禁忌之地里的花不能摘。”

“第五条,不准启用无人机。”

“第六条,不能使用枪械。”

“第七条,不能杀人。”

庆尘举手:“哎?不能杀人您带我过来干嘛?”

李叔同看了他一眼:“不能直接杀。”

那就是,只能利用规则。

“第八条,不能跳皮筋。”

“您等一下,”庆尘再次拦住了自家老师:“第八条您是认真的吗,不能跳皮筋是什么鬼?为什么还会有不能跳皮筋这种事情。”

李叔同继续说道:“第九条,不可以说牛肉不好吃。”

“第十条,别人唱歌的时候,不能跟着唱。”

庆尘疑惑道:“这位前辈是个麦霸?”

“不是,”李叔同摇摇头:“他本身是个很内向的人,结果每次鼓起勇气唱歌的时候,不管唱什么歌,他师兄都会唱、还要跟着唱,这让他很烦。”

“第十一条,剪刀石头布不能输。”

“第十二条,必须守时。”

“第十三条,不能偷鸟蛋。”

“第十四条……”

这会儿庆尘是真有些迷茫了,这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确实多,但这规则和他想的有点不一样啊。

人家禁忌之地都是,进去之后必须洒1公升的血,或者是一天必须献祭一个队友。

怎么到自己这骑士组织的主场,就变的如此……跳脱。

然而李叔同忽然看向庆尘笑道:“你觉得这些规则很像是开玩笑对吗?但其实这些规则杀人最多。002号禁忌之地,也是公认杀人最多的禁忌之地之一。”

庆尘忽然陷入沉思。

是的,人不可能没有吃喝拉撒,按照禁忌之地的规则来讲,哪怕漏一滴尿在地上都会被整个禁忌之地追杀。

一个禁忌之地能杀人的方法,实在太多了。

不光是吃喝拉撒,还有不能说脏话之类的,人在情急之下说声卧槽都是很正常的,但在这里说脏话就会死。

不能使用枪械,就意味着人类没法用常规武器来面对野兽。

李叔同看着庆尘说道:“当你知道了一个禁忌之地的规则,那么杀人就会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怎么杀?”

“不用急,先带你熟悉两天环境,等你把这里大部分地形都记住的时候,老师示范给你看,”李叔同说道。

然而庆尘忽然说道:“老师,两天之后,我想先自己试试。”

“嗯?”李叔同挑了挑眉毛:“这个老师答应要帮你的,不用跟老师客气。”

“倒不是跟老师客气,我现在突然有了点思路,”庆尘想了想说道:“等我自己搞不定的时候,再来求老师出手吧。”

说完,少年往前走去,李叔同对着树林感慨道:“忽然感觉这种老师当的好没意思啊,不过你们还别说,我就喜欢他身上这股子倔强的劲儿。”

走着走着,庆尘忽然回头问道:“老师,里世界最脍炙人口的歌是什么?”

李叔同想了想:“奥我想起个事还要跟你算账呢,我看过你给我的谱子,一开始你拿古典音乐的谱子还挺好的,后来你就开始拿儿歌来糊弄我了。”

庆尘愣了一下:“老师怎么知道我拿的是儿歌的谱子……”

李叔同面无表情的说道:“因为那些儿歌里世界也有,就像送别一样,一直从很久以前流传来了。”

“哈哈哈哈好尴尬啊。”

……

倒计时66:00:00.

两天之后的又一个清晨。

禁忌之地的深处,边缘与腹地的交割之地。

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正缓缓前进着,一百多人踩在松软腐烂的树叶上,只发出轻轻的声响。

他们关掉了所有对讲通讯频道,因为进入禁忌之地后就必须保持通讯静默。

以免说错话。

他们穿着黑色的作战服,脚上是结实的作战靴,肩膀上都贴着联邦第二集团军的虎头标志,每个人都看起来凶悍异常。

就在队伍最前方,还有四只机械猎犬走在最前方,后方有人拿着一块显示器,观察着机械犬传递回来的扫描信息。

树林里,野战连前方忽然有人停住了脚步。

只用了瞬间,所有人都整齐的站定了。

气氛凝重着。

此时,队伍最前方有一名三十岁出头的军官,深深的看了一眼前方树林交割线,他意识到暂时不能再往前走了,再走就是禁忌之地的腹地。

他对身后士兵说道:“让庆怀长官来一趟。”

‘腹地’与‘边缘’,在平日是一个模糊的词语。

然而对于禁忌之地来说,这条交割线忽然明确起来。

因为放眼前方,都是你不怎么认识的生物与植物,仿佛要进入另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这时,队伍后方有一名面色冷峻的年轻人走来。

青年带着黑色贝雷帽,脸颊瘦削、棱角分明,看起来宛如切割比例完美的雕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