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奇葩的规则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每个禁忌之地的规则都有不同,而且数量也有不同,但唯一通行的规则,就是不要在它里面谈论它。”

不然就会死。

这种死亡不是当场就被规则抹杀,而是整个禁忌之地都会与你为敌。

当然,如果没有触犯它的规则,那你也不过是禁忌之地的一位普通客人,你可以捕猎,据说某个禁忌之地里,可爱的六脚穿山甲、六臂金丝猴都是大人物们挚爱,从禁忌之地捉走当宠物养。

同时,在禁忌之地里你也会被诡异而又强大的怪物捕猎。

庆尘问道:“都是什么样的规则?”

李叔同想了想:“有个禁忌之地,人类进去之后每个夜晚都需要献祭一个同伴,才可以安然无恙。”

“那一个人进去,没有同伴可以献祭呢?”

“那就献祭他自己。”

“还有什么规则?”

“还有一个禁忌之地,每深入1公里,就需要给它献祭1公升的鲜血,谁的都可以,也不用是人类的。”

庆尘皱眉,这些禁忌之地的规则确实诡异了一些,而且异常血腥啊。

不过确实如李叔同说的那样,这禁忌之地与禁忌物有很多相似之处,都需要一个“收容条件”。

这个前置条件,是你能与它和平相处的前提。

他疑惑问道:“禁忌之地的规则都这么血腥吗?”

“当然,也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李叔同说道:“比如有个禁忌之地就只有一条规则,姓王的不能进。你让别人改了称呼都不行,也不知道那禁忌之地为啥那么邪门,就能凭空知道你姓王。”

“哈?”庆尘瞪大了眼睛:“规则就这么奇葩?您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082禁忌之地的规则,很多人都知道,因为陈氏曾调动联邦第一集团军的一支野战营进去探索,结果刚进去,所有姓王的士兵就被整个禁忌之地的奇怪生物、植物追杀,”李叔同笑道。

庆尘一阵无语。

他心说姓王的招谁惹谁了?

“当然,也不要把禁忌之地给想的太复杂了,如果知道规则,而且不去腹地的话,也不会特别特别危险,”李叔同说道:“这次,我不会带你进入002号禁忌之地的腹地,只是在边缘看一看。”

庆尘又问道:“还有类似这样的奇葩规则吗?”

“有啊,”李叔同笑吟吟的说道:“还有一个禁忌之地是,不能流血到地上。”

这时候,李依诺漫不经心的问道:“您说的是几号禁忌之地啊?”

李叔同笑着看了她一眼:“想知道就自己去探索,别来问我。”

庆尘忽然意识到,例如李依诺这样的财团长女,对禁忌之地也充满了兴趣,是因为腹地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东西吗?

不过,对方好像也不是很了解禁忌之地啊。

李叔同看着庆尘说道:“触犯过禁忌之地规则的人,99%都死了。我也是前些年实力提升后,才作死玩着搞清了一些规则,但也只是很小一部分禁忌之地的规则。”

庆尘倒吸一口凉气,李叔同的意思是,对方成为半神之后才能从禁忌之地全身而退?!

所以,任何一条关于禁忌之地的规则,都是非常珍贵的。

在黑市上甚至能卖出天价。

他问道:“一般情况,禁忌之地除了那条不能讨论的规则以外,会有几条规则?”

“这个看人数而定,”李叔同耐心解释道:“我说的这个人数,就是完全看那禁忌之地里到底死了几个超凡者。”

“啊?”庆尘疑惑。

“你看那个不让姓王进入的禁忌之地,可能就是死掉的超凡者生前讨厌姓王的,”李叔同说到这里也来了兴趣:“这些禁忌之地,一般是死过几个超凡者,就有几条规则,极有可能对应他们生前的喜好。”

“不过,大多数禁忌之地,也就只有一条规则,”李依诺补充道:“毕竟超凡者很少扎堆死亡,除非爆发过激烈的战斗两败俱伤。”

“哪个禁忌之地规则最多?”庆尘问道。

“001禁忌之地,002禁忌之地,009禁忌之地,是公认最多的,”李叔同说道:“001禁忌之地你先不用管,那个在西北之地,因为禁忌之地的面积太大已经很少有人涉足了。”

而002号禁忌之地,就是庆尘将要去的地方。

不过李叔同说过,这次他们只在边缘溜达,不会进入腹地,那应该也不会特别危险。

李依诺看向李叔同:“您肯定对002号禁忌之地最了解吧,别的您可以保密,这个是不是稍微透露一些?”

“不行,”李叔同说道:“这个地方反而对我来说最重要,不能说。你知道那两条,已经足够保命了。”

此时此刻,后方神代家族只余下一辆车逃出了荒野火塘的追杀,而荒野火塘的车队依然在紧追不舍着。

不过李依诺这时候并没有太紧张。

她已经看到了那棵冠绝苍穹的巨树,禁忌之地外围已经不远了。

火塘的主场一直在西南雪山附近,她笃定对方并不知晓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

李依诺在对讲机里说道:“继续全速前进,抵达002号禁忌之地边缘再休整!”

王丙戌、肖功回复:“收到。”

这时,秦以以跟好奇宝宝一样问道:“你和这位男生刚才因为什么吵架的,我看到你们在篝火旁闹的很不高兴。”

李依诺想了想说道:“宝宝太善良了,所以他想说服我放你们离开,不让你们卷入这件事情里。不过我知道……‘这位先生’在你们队伍里,所以想留你们在身边,起码关键时刻能保住一条命。唉,我家宝宝就是这么的善良,跟其他人都不一样。”

秦以以打了个寒颤,有点受不了这称呼……

南庚辰脸又憋的通红,李依诺感慨道:“你看,夸他两句就害羞了。”

只有庆尘知道,南庚辰跟李依诺争执确实是想让他们离开,但究其根源还是为了自己这个好朋友。

不得不说,庆尘现在重新认识了彼此之间的革命友谊,并认真思考起,建立“父愁者联盟”的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