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给学生出口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洛印家属院7号楼3门301里,四个男人坐在牌桌上,还有一个女人抱着一岁多的孩子站在窗户边上。

这是一个隐藏好几年的聚众赌博窝点了,一对儿夫妻二人经营着这里,他们不仅参与赌博还抽水。

打牌时,男人上桌打牌,女人则站在窗口放哨。

屋里热闹喧天,搓麻将的声音不绝于耳。

然而就在此时,女人忽然慌了一下:“别搓了别搓了,我看到两辆警车开进院子了,快跑!”

说完,女人抱着孩子走到自家总电闸旁,把所有空气开关都给扳了下来。

时值午夜,小区里的灯光几乎都灭了,所以家里亮着灯本身就很扎眼。

牌桌旁的四个男人立马摸黑起身,庆国忠嘴里暗道一声晦气便开门朝楼道跑去。

只是,来时还好好的楼道灯,这时不知道怎么的不亮了。

这老旧家属楼的楼道连个窗户都没有,以至于没了楼道灯后,庆国忠他们刚从光亮的屋里出来,一时间根本看不清楼道里有什么。

四人中有人说道:“下楼后就分头跑,这小区有四个门,他们想抓住所有人根本不可能,谁被抓住谁倒霉。”

话音刚落,他骤然感觉黑暗的楼梯里有风声袭来。

刹那间他只觉得自己胃上被人一拳重击,整个人在楼梯上宛如虾米似的弓起了身子。

只是锤击他的人并未停留,而是继续趁着黑暗直奔他身后的三名赌博同伙!

短短十多秒的时间里,那黑色的身影如同行云流水般将四人全部捶倒。

赌徒们看不清人影,他们只感觉对方像是早就算计好了一切似的,包括他们的反应。

所以当锤击的第一秒钟开始,后续的每一秒都在按对方的剧本表演。

他们连群演都算不上,最多就是四个道具。

“他娘的,呕!”一名赌徒被捶的胃酸全都吐了出来:“谁啊!谁!?”

只不过那个人影没有停留,对方趁着警察找到7后楼之前走了出去。

很快,庆尘站在小区的绿化带里,默默的看着那四个人被警察扶上了警车。

他承诺过接警的小姐姐,这些赌徒一个都跑不了。

那他们就肯定跑不了。

庆尘是个重承诺的人,就像老君山那一晚,他答应胡小牛会杀歹徒首领,歹徒首领就一定会死。

倒计时00:00:00.

穿越。

……

当世界的黑暗消散后,庆尘依旧坐在篝火旁,身边只有李叔同。

这位老师看向庆尘:“回来了?摊开手掌我看一眼。”

庆尘听话的张开手掌。

李叔同点点头:“伤还没好利索,看样子回到表世界也没少训练,成果怎么样?”

“可以独立攀登二十多米的垂直绝壁了,”庆尘诚实回答道:“但只成功了三次。”

李叔同感慨,自己这位学生是真让人省心。

不用老师督促、不用老师责骂,少年就会用最强大的自律约束自己。

相比他与师兄陈家章年少时的贪玩与懒惰,这位学生的人生,太励志了。

当初如果自己和师兄也这么努力,老师也不会总生气了吧,肯定会很开心的。

只有真正经历过那种训练的人,才能明白,当你手上已经伤痕累累,却还需要在攀登时,将所有体重压在那几根手指上的感觉。

钻心的疼痛,能让你时刻保持着清醒,甚至后悔走上这条充满荆棘的道路。

李叔同看向庆尘:“感觉你并不是很高兴?为什么不高兴呢,作为少年人不要老是暮气沉沉的,要为自己的训练成果感到开心嘛!”

庆尘低声说道:“老师,我跟父母断绝关系了,断的很干净那种。”

李叔同怔了一下:“我之前看你那么辛苦的活着,隐忍着自己的所有小性子,还以为你没有父母呢。”

庆尘:“……”

“开个玩笑,”李叔同轻声问道:“感觉怎么样?”

“一开始感觉有些失落,难过,”庆尘想了想回答道:“后来我把我爸举报了,心情又变成了畅快。如今回到里世界来,却忽然有些茫然,总感觉很不真实。”

小时候到了冬天,父亲每天回家会给他买烤红薯吃,那是他们爷俩最喜欢的零食。

妈妈会提醒他穿上秋裤,还会把牛奶放在暖气片上,热好了让他带着去上学。

全家人会一起去山里避暑,爸爸用硕大的手掌捧起清泉,然后给儿子炫耀自己捉来的蝌蚪。

因为记忆太好了,所以庆尘觉得那一切都历历在目。

也不知道怎么的,人生就忽然变成了这样。

当一切都割舍掉的那一刻,过往真的成了云烟,一切美好都只存在于庆尘的记忆里,还有旧照片里。

所以显得有些不真实。

谁都回不去了。

不需要再等谁了。

李叔同沉默了片刻,然后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傻孩子,你还有老师呢。”

“嗯,”庆尘轻轻应了一声。

李叔同看着星空说道:“有时候我会感觉你就像是我的儿子,看到你刻苦训练的时候,我也必须狠心不看才行,不然会有一点心疼。你那天晚上回来的时候浑身是伤,脚上全是血,我就在想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你看,老师其实也没有那么狠心,只是老师知道这条路你必须自己走出来,那才是你的人生。”

庆尘忽然问道:“老师,你这次带我出来,有一部分原因是冲着庆氏四房的庆怀吧?”

“嗯,”李叔同笑了笑说道:“对,就是冲着他去的,我知道他的任务是进入002号禁忌之地,抓一个东西。就像你的任务是来18号监狱,取ACE-005一样。”

“您找他是为了什么?”庆尘问道。

“当然是帮你制造机会杀了他啊,”李叔同面色渐渐冷淡下来:“四房违背影子之争的规则,长辈偷偷出手派死士暗杀你,我作为老师的怎么能不帮你出这口气?凭什么他们的影子候选者都有人帮,我的学生就只能带一个养老院打手?庆怀不死,我这老师做的就不称职。”

李叔同轻轻的拍了拍庆尘肩膀:“放心,别人有的,我学生都必须有。”

“谢谢老师,”庆尘看着夜空说道。

前几日,当李叔同说要给他上第四堂课,教他如何狩猎的时候,庆尘便心有所悟。

李叔同带他狩猎的并不是野兽,而是庆怀。

……

感谢禁东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求月票呀求月票~马上该上架了,好忐忑,需要月票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