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双倍的时间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老板老板老板,呼叫老板!”

大半夜的,庆尘被基站通讯器材的震动声吵醒了。

他从枕头下面拿出来一看,赫然是刘德柱在频繁的发来消息,这货对庆尘的称呼,也忽然变成了老板。

庆尘有点纳闷,什么事情值得对方半夜骚扰自己?

他回复道:“有事说事。”

刘德柱发来消息:“我已经按您的吩咐,把18号监狱里的几个时间行者稳住了,其中,我那个隔壁班的同学虞俊逸,已经完全相信我在监狱里的地位。”

庆尘回复:嗯。

刘德柱又发:“胡小牛刚刚联系我说,为了表达除掉内鬼的谢意,愿意再支付两根金条的报酬,而且还承诺绝对不会向其他人透露交易内容。老板,我发誓这次绝对没有贪污半点,请老板相信我现在的忠诚,绝对没有半分谎话!”

庆尘想了想,胡小牛是把李东泽出手的那一次,也算在交易内容里了。

这倒是有些奇怪,对方这更像是在送钱啊,毕竟这钱就算不付也没什么。

至于对方说的“绝不会向其他人透露交易内容”,更像是在表达一种态度:请您放心与我完成交易。

庆尘琢磨着,胡小牛这货可是比刘德柱靠谱多了,等对方伤势好了抵达18号城市,可以找机会多接触一下。

若是确定对方没什么问题,让胡小牛取代刘德柱成为代理人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

还没有刘德柱这个货卡在中间赚差价。

这时,刘德柱忽然发来消息:“老板,大半夜的给您说这些实在不好意思,但我这边出了点小状况……”

“什么状况?”

“我半夜起来尿尿的时候,发现枕头边上多了一封信……老板,那信封上还有一枚恶魔图案的邮票,我看着有点害怕。”

庆尘明白了,合着这货半夜骚扰自己,是被恶魔邮票给吓到了。

禁忌物ACE-017,恶魔邮票。

这个东西曾在王芸那里出现过,庆尘怀疑,它的拥有者就是那位午夜给歹徒首领打电话的男人。

似乎就是这个人,将歹徒、王芸串联在一起,主使了老君山绑架事件。

一个真正藏在幕后里的人。

一个无视法纪与良知的人。

庆尘问道:“信上写了什么。”

刘德柱回答:“只有一句话:我们来玩个游戏吧,谁先找到对方,谁就成为对方的奴隶,嘻嘻。”

庆尘皱起眉头,让他感到毛发耸立的还不是信里的内容,而是嘻嘻这两个字。

精神正常的人谁会用嘻嘻当口头语,似乎只有精神不太正常的人才会这么用。

就像是……有人正拿指甲刮开黑板似的感觉。

这句话很明显不是对刘德柱说的,因为想要使用恶魔邮票,起码有一些前置条件才行,对方已经找到了刘德柱的住处。

但对方很清楚刘德柱只是个被人放在前面的傀儡,所以,对方是要找到庆尘!

被这种人盯上,十分危险。

直到这一刻庆尘终于觉得,在如今这危险的世界里,如何伪装、保护自己好像都不过分。

刘德柱问道:“老板,怎么办?”

庆尘回答:“等他找上门,然后弄死他。”

……

“把鞋脱了。”

清晨,农家乐的小院里,江雪坐在庆尘对面的竹椅上,平静的说道。

她已经将头发挽起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小瓶药膏。

“江雪阿姨,我脚上的伤已经好了,”庆尘笑着说道:“真没事了。”

“不行,我必须自己看一眼,”江雪冷着面孔:“你这孩子对自己太狠了,不看一眼我不放心,听阿姨的话赶紧把鞋子脱了,阿姨从里世界给你带了药膏。”

老君山出事之后,江雪直接租下了整个小院,老板和老板娘都回家去了,这院子里只剩下他们三个。

此时,扎着双马尾的李彤雲蹲在一旁说道:“庆尘哥哥,你就听妈妈的话吧,她专门从里世界给你带了药膏呢,妈妈说这药可贵了。”

庆尘无奈只好脱掉了脚上的鞋子与袜子。

江雪愣了一下:“确实好了不少啊,你在里世界有抹药吗?”

“嗯,”庆尘点点头。

一开始他跟着李叔同走山路,伤口崩开了不少。

但后来大家一直坐在皮卡上,所以脚伤到现在已经基本痊愈。

江雪似乎还有点遗憾:“这刚买的药浪费了。”

“不浪费,”庆尘笑道:“万一再受什么伤,咱们在表世界也可以直接使用啊,毕竟现在世道这么危险,在表世界备点药也是应该的。”

“嗯,既然你脚伤好的差不多了,那咱们今天下午就回市区吧?”江雪看向庆尘:“我包一辆出租车,这样也不用去排队挤大巴了。”

“不行,”庆尘摇摇头:“江雪阿姨能不能再等几天,我在这里还有点事情需要办。或者阿姨你带着小雲先回去,我在这里多住几天。”

对于时间行者来说,时间的概念有些错乱。

明明已经在里世界过去了7天,但事实上这时的表世界也才10月3号而已。

还有好几天才开学。

江雪疑惑:“你在老君山还有事?那我和小雲也不走,大家一起来的,回也必须一起回,我不能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

旁边的李彤雲听了内心一阵狂喜,早上妈妈还给她说,今天回去就报晚上的补习班,剩下几天得好好上补习班……

现在,补习班是绝对不用上了。

小姑娘此时看庆尘的目光,都有一种崇敬之情。

庆尘迎着江雪的目光想了想:“正好,有需要江雪阿姨帮忙的地方。”

他去老君山上的素质拓展户外用品店里,买了几根尼龙绳,然后用了两小时才在山上找到了一处二十多米的垂直绝壁。

江雪不解:“小尘,你这是要干什么?”

“攀上去,”庆尘仰头看着那绝壁,他心里很清楚自己在里世界已经没时间、没机会再去实操训练了。

李叔同这位老师似乎一点都不担心,他总觉得自己这位学生被逼到生死临界点的时候,好像什么奇迹都能创造出来似的。

要说这位老师的心也是太大了。

但庆尘自己心里不踏实,即便他有记忆天赋,可以一直不停的分析、拆解李叔同教他的每个动作,但如果自己不实践一下,肯定会出问题。

好在他与普通人不同的是,他有双倍的时间。

……

感谢向死而生68同学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