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投奔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倒计时168:00:00.

庆尘在老君山的农家乐小屋里睁开眼睛。

这7天里他经历了太多风景,认识了太多的人,以至于这次回归后,他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下子,从那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被抽离出来了。

只是,还没等他开始思索,微信那边就已经开始疯狂的跳动起消息来了。

庆尘打开手机一看,全是南庚辰发的。

“尘哥,你在吗?在吗在吗在吗”

“尘哥,你听我解释!”

“尘哥,我说在那边还有一个孪生弟弟你信吗,你看到的其实是他,不是我!”

庆尘感慨,南庚辰最擅长的可能就是,用一堆莫名其妙的烂谎话,骗骗这货自己。

其他人,谁也骗不了。

不过庆尘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出房间找农家乐借了院子里的固定电话,准备给南庚辰拨了过去。

然而走到一半,他忽然又拐回了房间。

庆尘用微信回复道:“辛苦了。”

电话另一边的南庚辰面色大变:“辛苦什么,尘哥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庆尘问道:“所以,你之前说那个介绍富婆的皮条客身份是真的,是因为对方把你介绍给了李依诺?”

“没有啊尘哥,我和李依诺就是普通朋友!”南庚辰在微信上声嘶力竭的辩解着。

然而庆尘没有再纠缠这个事情,只是轻飘飘的回复了一句:“回归的七天,好好补一补。”

这一刻南庚辰知道,他再解释什么都是徒劳了。

庆尘已经看见李依诺将他提进了帐篷,也看到……

南庚辰无力道:“尘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在上次回归时,他们二人都经历了老君山事件。

庆尘还救了他。

从那个时候开始,南庚辰就感觉自己有社死倾向了,毕竟自己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时间行者,然后又天天炫耀“只有天赋异禀的人才能成为时间行者”。

然后他回到洛城市区后,硬是没敢给庆尘发一句话。

仿佛自己什么都不发,这件事情就能过去了似的。

南庚辰想,或许这件事情会慢慢平息、被庆尘遗忘吧。

但他没想到的是,他好死不死的又在荒野上与庆尘相遇。

彻底死亡。

还好,只有庆尘一个人知道!

此时,庆尘回答道:“我是荒野上的狩猎者,出现在那里不是很正常吗,我们狩猎队伍接到任务去抓鹞隼和金丝猴,但在北方没有寻到,只能往南方碰碰运气。”

南庚辰不知道他身边的人是李叔同,也不知道他是刚刚才跟着狩猎队行动的。

所以,庆尘的这个解释,对方根本无从验证,也无从怀疑。

但是,这个身份不是伪造给南庚辰看的,而是,如果有人怀疑到他身上,监控了他或南庚辰的微信。

那么对方就会从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发现,庆尘并不在18号城市,也不在18号监狱,只是一个荒野上平平无奇的狩猎者。

这就足够了。

随着大家往返穿梭的次数越来越多,会有越来越多的组织成熟起来,拥有更强的侦查与反侦察手段。

这种时候,庆尘想要一直当个普通人置身事外可能很难。

完全的隐形,反倒不如大隐隐于市。

但如果某天真的需要暴露,那么今天这个狩猎者的身份,就是他的第二层防火墙。

起码,一个普普通通的荒野狩猎者并没有太多被觊觎的价值。

南庚辰在微信上问道:“尘哥,我看你当时很狼狈啊,脸上灰蒙蒙的,衣服上也破着洞。我听他们说,在荒野上很辛苦的,再往南一些还会很危险。要不你之后跟我回18号城市吧,有我口饭吃就绝对饿不死你。”

庆尘回复:“不用了,我还是更喜欢自食其力,自食其力挣来的饭更香……”

“尘哥,扎心了,”南庚辰苦涩回答:“不过,这次荒野上会很危险,尘哥你所在的荒野狩猎者队伍很弱小,一定要小心,千万别被波及到了。”

在南庚辰的视角里,神代与李氏相争,一支小小的狩猎者队伍太无力了,可能会成为双方战争前的炮灰。

不得不说,秦城、庆尘、秦同他们的卖相太差了,一个个打扮的都跟难民一样。

南庚辰这样想也很正常。

庆尘问道:“话说你接触的大人物比较多,我想知道神代家族与秋狩队伍想要干嘛?李依诺给你说了吗?”

目前,李依诺应该就是秋狩队伍里的主导者了,而南庚辰作为李依诺的枕边人,应该知道不少事情……

南庚辰回答:“李依诺本来是没打算参加秋狩的,用她的话讲就是,以她在家族中的地位还犯不上跟一群没希望的纨绔子弟混在一起。”

“那她为什么又参加了?”庆尘好奇。

“好像是因为临时得到了关于神代家族的情报,她想要暗中破坏神代的联姻,甚至想要跟庆氏四房的庆怀联手,把神代家族的人坑杀在荒野上。这次联姻事件里,神代家族与庆氏、陈氏联姻,唯独没有跟李氏联姻,李依诺想要把庆氏年青一代的主战派也拖下水,”南庚辰说道。

庆尘感慨,这货确实知道的非常细致。

这要不是枕边人,都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南庚辰继续说道:“不过,庆氏四房那边好像并不愿意跟她联手,对方是影子候选者,如今只想前往002号禁忌之地完成任务。李依诺说,对于庆怀来说,肯定是先成为影子的收益更大,所以不想节外生枝。但李依诺打算以帮助庆怀争夺影子作为条件,和庆怀再密谈一次。”

庆尘思索着:“这件事李氏知道吗?”

“应该不知道吧,她也是偷偷在做的,想要生米煮成熟饭,”南庚辰回答。

他觉得,李依诺这么做看起来很鲁莽,并不像是经过李氏的授意。

一个顶级财阀做决定,不会这么粗糙。

南庚辰问道:“尘哥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在18号城市混吗,肯定比你在荒野上呆着强啊。”

庆尘回道:“如果哪天我在荒野上混不下去,会去投奔你的。我知道你还有些疑惑,但这些都等见面了再说。”

南庚辰回复:“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