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社会宣布你死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今晚的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庆尘猜到,神代家族可能是有什么秘密计划要执行,所以不想让人知道他们临时改了行程,想要杀人灭口。

只是,还没等神代家族动手,又有车队抵达了这里。

他就感觉,今晚实在太戏剧了,仿佛所有人都商量好似的凑在一起登场了。

刚刚抵达这里的车队完全没有避让神代家族的意思,十多架边界-011无人机飞临神代营地上空,隐隐将所有人都纳入了攻击范围。

是秋狩队伍。

八九米宽的山路上,神代家族的越野车此时并排封住了道路。

原本,这是用来防止秦城等人逃跑的,现在却挡住了秋狩队伍的去路。

只见秋狩车队最前方,一辆硕大无朋的越野车,用结实坚硬的黑色防撞栏,将堵在路上的越野车给拱开了。

秋狩队伍的车辆上,有明显的弹孔与擦痕,连车子都少了3辆。

凶狠野蛮的头车上跳下一位健硕的女孩,赫然是李依诺。

她大摇大摆的走进了神代营地,旁若无人的对神代靖丞说道:“按照你们的计划,现在应该在前往7号城市的路上吧,怎么停在这里了?”

庆尘意识到,李依诺就是冲着神代家族来的。

之前老师也说过,在反对神代家族、鹿岛家族的主战派里,李氏是最坚定的那一个。

神代靖丞见到李依诺,立马站直了身子,然后弯腰鞠躬下去:“原来是依诺小姐,在18号城市一别,没想到这么快就见面了。”

李依诺皱了皱眉头:“你年龄比我大了二十多岁,老给我鞠躬干什么,神代家族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假客气的劲儿?”

说着,她走到篝火旁笑眯眯的看向原先哭泣的女孩:“长得倒是挺好看,便宜陈乐游那小子了。要不你别去陈氏了,来我李家,跟我吧?”

庆尘感觉到一阵震撼,心说这李依诺比想象的还要生猛啊。

秋狩队伍里的年轻人都走下车了,那名一直坐镇车队的中年人跟大副交代了两句,便始终跟在李依诺身旁,防止神代家族突然伤人。

这时候,庆尘转头看向李叔同,却发现这位老师正抱着胳膊,津津有味的看戏呢。

“老师?现在怎么说,咱们怎么办?”庆尘问道。

“急什么,”李叔同笑吟吟的说道:“有人来搅局当然是好事,李依诺这小姑娘虽然看着壮实了点,但行事做派倒是挺讨喜。”

此时,李依诺已经坐在了原本属于神代靖丞的软椅上,她抬头笑着问道:“你是打算去南边找庆家的四房长子庆怀吧,听说你们想让庆氏改婚约,不想让那个神代空音嫁给那个没权没势没人撑腰的……奇怪,竟然还不知道那个影子候选者的名字。”

神代靖丞回答:“我们也只是偶然路过此地,发现这里秋季美景堪比北国,所以在此宿营观赏。”

近五十岁的神代靖丞站在李依诺旁边,竟像是一位下属般谦卑。

唯有少数人知道,神代家族一贯如此,只有当这个家族真正凶狠起来,才会亮出自己的爪牙。

李依诺坐在软椅上翘起了二郎腿:“听说是庆怀自己不愿意与你们神代改婚约,是吗,神代空音好像也不同意。但你们应该并不在意神代空音的意见,所以想要亲自去说服庆怀?我猜的没错吧。”

这一刻,庆尘听到庆氏四房这个关键词,好像把很多事情都联系起来了。

之前监狱里想要杀他的死士,就是这庆氏四房的人。

而李叔同这次带自己出来,也与这庆氏四房长子庆怀有关,这本就是老师计划里的一环。

庆尘默默看向身旁的老师。

这时,李叔同笑着瞥他了一眼,却并未说话。

李依诺冷笑一声,对神代家族的人说道:“不要再搞这些小把戏了,我劝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回北方去吧。”

神代靖丞身躯微弯,但嘴上说的话却一点没有退让:“您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代表李氏吗?恐怕李氏也没有命令神代家族的权力。”

营地里的气氛,一时间剑拔弩张。

神代家族的人缓缓移动到战斗队形,李依诺身后的中年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李叔同小声对庆尘说道:“我给你翻译一下神代靖丞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老师,”庆尘诚恳道:“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行吧,”李叔同感到有些惋惜。

李依诺笑了笑站起身来,对着不远处秋狩队伍喊道:“今晚就在这里宿营了,接来下神代家族去哪,咱们就去哪。毕竟嘛客人远道而来,我们作为东主自然要陪好。”

说完,她便大摇大摆的往一旁空地走去了。

当李依诺路过秦城身旁时,忽然有些诧异道:“你们又是谁?”

秦城赶忙说道:“我们是路过的狩猎队,之前您的队伍击毁了我们的无人机,您让他们赔了钱。我们路过此地,神代家族想杀人灭口。”

这个时候,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选一边站。

李依诺的目光向秦城身后扫视了一圈,她笑了笑:“我想起你们了,不用担心这个神代家族,你们就在我们边上宿营,接下来跟我们走。”

秦城赶忙答应:“哎,好嘞,太感谢了!”

秦以以在人群后方感慨:“好险啊,幸好这秋狩队伍来了。”

庆尘看了一眼身旁的老师,心说确实好险,神代家族差点就全死在这里了。

李依诺回到自己那辆车上,从副驾驶提了个人重新走回营地。

当她与庆尘擦肩而过的时候,那手里被提着的人,一脸绝望的看着庆尘……

那绝望中,还带着三分羞赧……

很明显,这货已经认出了庆尘。

庆尘脸上的那点灰或许能瞒住别人,但肯定瞒不住南庚辰。

从这一刻开始,南庚辰便已经社会性死亡了。

人们常说一个人要死三次,第一次是生理性死亡,心跳停止。

第二次是社会宣布你死亡。

第三次是被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遗忘。

不过有些人比较特殊,都不用经历第一次死亡,就已经被社会宣布死亡了。

倒计时将尽,准备回归。

……

感谢cheungwa2002成为本书新盟,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

求月票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