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神代家族的车队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收拾好东西咱们就出发,也不知道怎么的,这山里的两拨人就打起来了,”秦城有些心慌的说道。

听着山里的战斗声时远时近,老汉坐不住了。

他知道这一片就两拨人:秋狩队伍和张铜蛋的老板。

可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两拨人是怎么打起来的呢?

秦城看了李叔同和庆尘两人一眼,忍了半天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二位一大早就进山了,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比如……”

李叔同:“没有。”

庆尘:“没有。”

这下秦城的牙就有点疼了,自己还什么都没说呢,这师徒俩就急着撇清关系。

这山里战斗要是跟这两位没关系,都说不过去!

这时李叔同对他说道:“老哥,帮我们俩各自找身合适的干净衣服吧,我看秦同的衣服我俩就能穿。”

“为什么忽然要衣服?”秦城纳闷了。

“毕竟穿这么一身冲锋衣有点显眼嘛,”李叔同笑吟吟的说道:“一看就不是荒野人。”

秦城的头皮一下子就麻了,他心说不会是这两位搞事情的时候,被人看到了吧,所以才赶紧换衣服的?

他赶忙去找了两套衣服,然后交代其他人准备出发。

过了一会儿,庆尘在树林里一边换衣服,一边问道:“老师,你又有什么新的打算了吗?”

“奥,老师准备给你上第四堂课,”李叔同换好衣服后回应道。

庆尘忽然感觉有人在偷看自己,他一回头便发现了秦以以慌忙逃窜的身影。

他将衣服穿好:“老师,第四堂课的内容是什么?”

“教你如何做一个猎人,”李叔同回答道。

“猎物是什么?”庆尘又问。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二人将冲锋衣和登山包都埋进了地里,除了李叔同坚持要带上的马扎以外,只带了少许必备品在身上。

埋进去的还有那本厚重的养生知识手册。

……

两辆皮卡车行驶在公路上。

两天时间飞速流逝。

倒计时16:00:00.

虽然里世界、表世界的城市相互对应着,可是里世界的土地面积可比表世界要大了许多。

若是在表世界,一辆汽车在公路上行驶三天,早就驶出省界了。

然而庆尘在皮卡上默默的看着,路旁界碑上的字样,从“18号235”变成了“18号644”,他们竟是连18号城市的管辖地界都没出。

他忽然意识到,表里世界的版图差别,是非常大的。

此时,李叔同、秦以以、秦同三人在车斗里打起了扑克。

他们原本还邀请了庆尘来着,然而李叔同根本就不让他玩,用这位老师的话讲就是,开挂的人不要玩游戏。

三人玩的游戏叫做‘反垄断’,看起来规则倒是和斗地主差不多。

李叔同用雷神当做筹码,输一次给一根雷神,而秦以以输一次则需要给他一颗苹果。

结果就是短短半小时,秦以以背包里的十多个苹果就输完了。

李叔同也没跟她客气,竟是真就把苹果都揽到了自己身旁,一副大家愿赌服输的样子。

庆尘一阵无语,自己这位老师怎么玩心这么重。

与这位老师同行,对方反倒更像是任性爱玩的少年。

眼瞅着少女都要输红眼了,庆尘起身接过她手里的扑克,看着自家老师:“来,继续。”

李叔同原本开心的表情,立马严肃了起来。

短短10分钟,庆尘就帮少女将苹果都赢了回来。

少女欢呼着将苹果揽回怀里,李叔同痛心疾首的说道:“你小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

只是,李叔同面色虽然是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心里却忽然感觉敞快极了。

他在那幽暗的监狱里待了8年时间,似乎从未这么快乐过。

庆尘把牌交给秦以以,自己则继续闭目养神。

李叔同看了少年一眼,他知道这少年不是在偷懒睡觉,而是在脑海里一遍一遍的重复着早晨的那堂课。

时间紧迫,少年没有那么多的机会与时间去实操,他很快就要去攀那一座山了。

所以,庆尘回忆着每个细节,如何选择攀山的路线,如何在无处借力的情况下,给自己制造支撑条件,手臂、腿部、手指如何发力,攀山的过程中如何调节体能。

这都是他要学会的。

就在此时,皮卡车斗开始颠簸起来。

庆尘睁开眼睛看去,却发现原来的公路变成了土路。

秦以以给他解释道:“我们刚刚出了18号城市的边界,再往南就是坐落在三江口上的1号城市了。现在皮卡所在的位置,因为早些年界定城市范围的时候有些模糊,导致哪个城市都不愿意出钱修路,所以就出现这么一段奇葩的土路。”

庆尘心想这确实有够奇葩的,这种烂事压根不会在表世界出现。

秦以以笑着说道:“不过一到这土路我们就知道,今天的宿营地距离不远了。那是我们家发现的地方,那里有条可以光脚进去的小溪,因为太浅了,那些会吃人的大鱼在那都会搁浅。而且那边还有一片柿子林,到了夏天的时候我们会把柿子放进水里,等冰镇了吃。附近也没什么野兽,再往南野兽就会多了。”

少女对那里如数家珍,像是在分享自己的快乐。

庆尘明白,这应该是老秦家每次来荒野的固定营地了,也算是小家庭的世外桃源。

可是,就在他们拐进小小的山路时,却发现前方已经有车队停靠在那里了。

庆尘看了一眼那些黑色越野车上的富士山标志,然后看向李叔同:“老师,神代家的车队。”

李叔同倒是笑了起来,他低声说道:“你紧张什么,害怕遇到熟人?”

“我总感觉老师你在等着看热闹?”庆尘有些疑惑。

“你们俩说什么呢?怎么总是嘀嘀咕咕的,”秦以以纳闷道。

这时,李叔同用手指从鞋底抹了点灰尘,然后在自己和庆尘的脸上随意涂抹了一下。

这一刻秦以以意识到自己之前可能判断错了,对方躲在树林里并不是跟那些纨绔子弟搭不上话,而是对方的长相应该很有辨识度,以至于不做伪装就会被人认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