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自信点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黑脸汉子看着身边一众荒野人跃跃欲试,还是摇摇头:“马上就要过冬了,不能节外生枝。”

然而就在此时,一名肩上披着狼皮的年轻人出来说道:“爸,你想想,十几架边界-011型号的无人机,外加三十多台新型柴油机,这难道还不够咱们出手?那秋狩车队里还指不定有什么好东西。带着这些东西回火塘,说不定长老能让我们祭拜图腾的时候离火塘近一些。”

当年轻人提到火塘与图腾时,黑脸汉子沉默了,似乎有些心动。

年轻人继续说道:“爸你也知道,那群秋狩的纨绔子弟都是样子活,真正有战斗力的人不多,稍微死几个怕是全都抱头鼠窜了。之前南边的老刘也跟他们打过,如果咱们占据有利地形,并不是不能打。”

“小孩子懂什么,”黑脸汉子说道:“杀了他们,会引来集团军围剿的。”

“就算不杀,集团军的围剿也没断过,”年轻人说道:“现在杀了他们,咱们往西边大山里一钻,咱们知道怎么绕着禁忌之地走,集团军可很少往那边去。马上山里下大雪了,等大雪一封山,谁能找到咱们?”

早些年秋狩还是进入禁忌之地狩猎野兽。

而现在,正如李叔同说的那样,这群人已经不敢去禁忌之地狩猎野兽了,只敢狩猎那些从不反抗的荒野人。

荒野人都知道秋狩队伍是个花架子,一群纨绔子弟来到荒野上肆意猎杀荒野人,也不过是仗着先进的科技,以及荒野人害怕遭到报复的心理。

秋狩仪式进行了上百年都没出过什么岔子,于是,那群纨绔子弟便越来越放松,把荒野当做自家后花园一样进进出出。

但黑脸汉子还是迟疑了,他知道自己儿子说的有道理,只是这些年谨慎的习惯还是让他不想冒险。

年轻人沉默片刻说道:“爸,你要是不敢去,我带人去。”

黑脸汉子冷笑着瞥了他一眼:“现在想替你老子做主,想分家,还早了点。”

荒野人从未真正团结过,并不是没有理由的。

这片土地上常年经历着争斗,每个人的野性都被放大到了极致。

当狮子老去后,就会有年轻力壮的雄狮想要取而代之。

若不是雪山里有那神秘的火塘维系着,恐怕荒野上的争斗会更加血腥与激烈。

黑脸汉子说道:“咱们去枝子湖那边看一眼,或许并不是秋狩队伍做的。但如果真是他们,我也不会坐视张铜蛋白死。”

荒野人的营地里沸腾起来,他们安排一批人带着营地中的女人先钻进大山,沿着某些禁忌之地边缘一路往西去。

一旦他们得手,大部队便会赶去汇合。

趁着大雪封山之前逃之夭夭。

上午9点。

黑脸汉子带着队伍朝枝子湖方向出发,所有人都披上了编制好树枝、树叶的吉利服,小心翼翼的穿过山野。

可还没等他们接近枝子湖范围,便有人发现前方有无人机嗡鸣声传来。

“什么情况,不是还没有进入无人机的封锁范围吗?”黑脸汉子问一旁的汉子:“你怎么侦查的?”

早上报信的那位轻壮汉子也愣住了:“这里距离枝子湖还十多公里呢,确实没到封锁范围啊,老板,那无人机的控制范围就7公里,他们在朝咱们这边移动!”

黑脸汉子沉思:“这个举动有点反常,看样子是张铜蛋惊动了他们,导致他们开始对附近执行搜索计划。”

此时容不得多想,他当即下令开枪把无人机给打下来。

只是,这边刚准备开枪,那边无人机已经灵巧的翻转了几圈,往回飞去。

秋狩车队里,那位戴着全息眼镜的年轻大副说道:“找到了,附近确实有伏击的荒野人,看样子之前那架无人机也是他们击落的。不过我不建议追击,刚刚目测对方人数要比我们多一些,也无法确定对方的武器装备……”

可还没等他说完,便已经有人轰了一脚油门,朝着荒野人所在的方向冲了出去。

大副身旁的那位中年人皱起眉头,他看向李依诺:“您应该拦一下的。”

李依诺坐在自己车里若无其事的说道:“我早上看到那几个货刚磕过多巴胺芯片,现在正是思维疯狂的时候,谁也拦不住。没事,就让他们去送死好了,死一次就理智了。”

中年人叹息一声,然后对大副说道:“把无人机全都派出去,进行火力掩护。”

李依诺能坐视不管,但他不行。

在这世界上身份定位很重要,他们跟着秋狩队伍出来就注定是擦屁股的命,那些少爷小姐才不会管什么危险不危险。

……

庆尘与李叔同回到营地的时候,这边已经将行囊全都收拾到车子上了。

秦以以发现,庆尘身上灰扑扑的,好像刚刚在地上打过滚一样。

她好奇道:“你们刚才干嘛去了?”

李叔同笑了笑:“你再给我俩一人一个苹果,我就告诉你。”

秦以以做了个鬼脸:“这么大年纪了还骗苹果吃,不害臊。”

不过说归这么说,少女还是从自己包里掏出两只苹果来,大的给了庆尘,另一枚小的给了李叔同。

“好了,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秦以以问道。

李叔同倒也没嫌弃,他乐呵呵说道:“我教他怎么爬山去了。”

“爬山还用教吗?”秦以以疑惑。

庆尘说道:“我们说的爬山,可能和你理解的不一样。”

90度直角悬崖峭壁,徒手攀爬。

这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峭壁上,能借力的地方或许只有一指缝隙,甚至还不足一指。

庆尘虽然将李叔同的每个动作都记在脑海里,但记住与学会仍有差距。

他现在仍然不知道生死关是什么,只知道自己马上要爬一座很高很高的山。

未来还会看一场雪,在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放声呐喊。

这样一想,庆尘似乎对那种人生还有一些期待。

说话间,远方的辽阔山野里忽然传来爆炸声。

那巨大的声音在山中不断回荡、共振,惊起了一片片飞鸟。

秦以以他们所在的位置被群山遮挡着,什么情况也看不见,只能看到天空中黑压压的鸟群从西边飞往了东边。

庆尘想了想,低声问道:“老师,这会不会跟我刻的字有关系?”

李叔同说道:“自信点,肯定和你有关系。”

……

给新来的书友朋友说一下,每天6点更新:6点打开起点这本书肯定已经更新过了

另外,马上6月1日就上架了,六月整个月都会尽量多更新的,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