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男人的迷信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秦城等人默默的看着,此时的少年,与他们初见的那位判若两人。

初见时对方平静的像是一块石头,此时却更像一把刀。

张铜蛋是附近有名的荒野人了,不少商队都得给他交过路费。

但今时今日却死在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手里。

“这哪像是城里人嘛,更像是咱荒野上的人,”秦以以多年生活在荒野上,早就把自己当成了荒野人,也更喜欢荒野,她笑眯眯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然后隔着篝火问道:“你受伤了吗?”

“没有,”庆尘摇摇头,他将张铜蛋手里的手枪掰了下来,然后看向李叔同:“老师,这个我收着了。”

“嗯,”李叔同点点头:“之后用得着,他身上应该还有弹匣,别忘了。”

自打庆尘近距离感受过生死之后,作为老师的他,也不是很介意庆尘用枪械了。

毕竟骑士是一个很务实的组织,恒社也是一个很务实的组织,能用最小的代价取得更大的收益,这是一个聪明人应该做的选择。

如果坚持不让庆尘用枪械,李叔同觉得这样会衬托的自己脑子有点问题。

秦城想了想说道:“之前给张铜蛋的箱子应该就在附近,我去找找。”

说着,老汉便领着儿子钻进了树林。

秦同悄悄领着老汉来到一处尸体旁蹲下:“爸,你看看这尸体,很诡异。”

秦城默默的检查了一下:“奇怪,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法,能把人给打成这样?而且,下了这么重的手,咱们刚才为啥一点都没听到呢。”

他站起身来,用他粗糙斑驳的机械手掌摩挲着树干:“这么结实的树皮都给震碎了啊。”

现在,这爷俩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先不管这些了,”秦城叹息道:“我感觉咱们还是低估对方了,那中年人绝对有B级,我上次见到B级出手还是半年前,一个人就杀光了一整个营地的人,非常可怕。”

“爸,”秦同眼睛亮闪闪的:“我现在觉得,那少年很可能是这中年人的徒弟啊,以以那么喜欢那小子,那中年人好像也挺喜欢以以……”

之前庆尘与李叔同都悄声说话,所以他们虽然确定庆尘不是仆役,但还没搞清楚具体俩人是什么关系。

就在秦同说话的时候……

啪的一声。

秦城用机械手掌一巴掌拍在秦同后脑勺上,拍的自己儿子脑瓜子里直冒金花。

老汉低声呵斥道:“老秦家靠天靠地吃饭,咱们从城市里出来为了啥,不就是为了不受人气?以以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也能活的好好的,我老秦家还不用卖闺女求富贵。”

“可以以很喜欢那小子啊,”秦同委屈道:“而且我当年娶老婆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说娶的文文,荒野上咱们行事会方便许多。”

文文是荒野上某个部落的长女,秦同娶了老婆之后,他们的生意也确实变好了。

而且商队交过路费都得四瓶抗生素,唯独老秦家只需要交一瓶。

只不过,文文没有城市里的合法户口,所以一家人进城的时候,秦同的老婆只能在外面荒野上等待。

秦城等着秦同说道:“你是家里长子,你不牺牲谁牺牲?而且人家文文哪里不好了?去年你受伤的时候,人家守在车里照顾你三个月!”

“我没说她不好啊,我和文文很恩爱的,爸你不要挑拨离间啊,”秦同也瞪起了眼睛。

老汉秦城嗓门压低了说道:“以以再喜欢那小子,也是以以自己的事情,咱不参和,懂吗?”

“懂了懂了,”秦同叹息道:“我也就那么一说。”

“行了,赶紧去把箱子找回来先。”

……

营地里。

秦以以取了自己的毛巾,又倒了点热水帮庆尘将衣服上的血迹擦干净。

冲锋衣是防水面料,毛巾一擦就干净了。

待到秦以以想帮庆尘擦脸的时候,庆尘赶忙接过毛巾躲开了……

这时,李叔同从张铜蛋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个黑盒子来。

打开后,六根雷神还静静的躺在里面。

从一开始,这位老师就知道,对方还会再把雷神带回他的手里。

庆尘看向李叔同低声说道:“老师你故意把雷神扔给他们,就为了让他们见财起意?”

李叔同笑着点点头,表情中藏着一抹冷色调:“老师想给学生上课,总要有教材才行,咱们出门轻装简行,自然不可能带着教材上路,只能让教材自己送上门了。这一课就是教你人心隔肚皮,财不露白。”

为了上这一课,他用了十几条人命。

但这位骑士当代领袖,似乎并不在意。

就好像那一代代庆氏家主,即便知道影子相争的残酷,却一代代未曾改变一样。

大家都学会用凶狠的态度面对这个世界了。

“但如果他拿着雷神走掉了呢?”庆尘问道。

“走掉就走掉呗,一盒雷神而已,我又不心疼,”李叔同笑吟吟的说道。

这句话主要就是突出四个字,有钱,任性。

“那老师的计划不就失败了吗,”庆尘追问。

“奥,所以我一开始就没告诉你这个计划啊,如果失败了我就当自己没有这个计划,”李叔同信心满满的说道。

此时,秦城与秦同两人提着四只箱子回到营地,秦家的其余几人都跑去树林里,尽力搜刮尸体上一切能用的东西。

合码的鞋子,男人能穿的衣服,枪械,弹药。

还有一些荒野上奇奇怪怪的玩意。

倒不是老秦家缺钱缺到这个份上,要穿死人的衣服。

而是他们之后再遇见荒野上的人,可以拿来换毛皮与药材。

所谓的药材,就是野山参、虫草、鹿茸、鹿鞭之类的东西,哪怕里世界科技已经完全碾压了表世界,但男人们对保健品的迷信依然没有破除。

李叔同想了想对秦城说道:“这次害你们跟合作的荒野人闹翻,想来以后还会有些不好的影响。这样吧,你们回到18号城市以后去第九区春雷街13号,找一个叫做苏行止的人,他会帮你处理好这一切,还会帮你安排好新的交易对象。”

“谢谢,”秦城郑重道。

庆尘低声问道:“老师,你对他们这么好,不止是歉意吧。我感觉,你本身就认识他们。”

李叔同点点头:“秦城是一位故人的哥哥,那位故人因我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