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他想跑,没跑掉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此时,荒野人袭营的节奏被打乱了。

他们本就不是什么能征善战的士兵,不过是一群荒野上不入流的强盗而已。

这群荒野人原本打算偷偷摸了所有帐篷,将老秦家全都控制住再动手杀李叔同和庆尘。

但这临时的变故,破坏了张铜蛋的计划。

秦城这位老猎人提前发现了他们的动静,而且那憨厚的面容下,也并不是一头任人宰割的羔羊。

树林中一阵枪火交织而起,竟是同一时间全都集火了李叔同所在的帐篷,硬生生将帐篷给打成了筛子!

张铜蛋弯腰包抄过去,犹如一头盯上猎物的食腐的豺狼。

他在树林中的阴影里狞声道:“老秦家的人都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帐篷里,不然别怪老子不客气。他吗的,等会再跟你们算账!”

说着,他缓缓靠近了李叔同的帐篷,给手下使了个眼色。

然而当手下掀开帘子的那一刻,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头儿,没有人!”

“草,上当了!”张铜蛋豁然起身,目光四下寻找过去却没发现想要寻找的身影:“人呢?”

树林里的十几名荒野人也赶忙四下寻找,却什么都没找到。

“在找我吗?”

一名荒野人背后响起声音。

营地里的篝火骤然旺盛起来,将这夜色下的树林给照的犹如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荒野人转身,却看见李叔同笑吟吟的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自己的胸口上。

这身穿冲锋衣的中年人,明明动作看起来很慢,但不知为何自己却感觉避无可避。

当手指接触到荒野人胸骨的刹那间。

无声中,却见那荒野人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人便如炮弹般被人轰在了背后的一颗树干上。

可最奇怪的是,这人体与树干撞击的刹那,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那荒野人悬空从树干上慢慢贴着滑落,犹如违反物理常识的缓慢滑落。

打人如挂画,润雨细无声。

摧枯拉朽的一指点上去,但战斗中却只有落叶声,这太奇怪了。

所有人听到纷纷落叶的哗啦啦声响,再朝那荒野人原本所在的位置看去,那里却只有漫天被震下的落叶,已经没了李叔同的身影。

黑夜里,张铜蛋什么都听不到,却能看见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挂上树干慢慢死去。

每一次,他听到落叶声,再转过头去看手下的情况时,就只能看到手下倒飞出去震下的落叶。

这营地周围的树林,像是突然下起了一场瓢泼大雨。

找不到的人,听不见的声音,落不完的树叶。

还有摇曳不停的篝火。

诡异。

神秘。

强大。

张铜蛋害怕了,他趁着另一边有手下死亡的刹那,转身朝树林里跑去。

营地里,秦城已经带着秦同等人拿起了武器,纷纷以皮卡做掩体,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周。

原本听见一阵枪声的时候,他们就觉得肯定是完了。

没有战斗声,没有惨叫声,秦城以为,李叔同已经死在了那场集火射击里。

那中年人和少年恐怕已遭毒手。

他们要思考的已经不是救人,而是如何面对张铜蛋接下来的围杀。

然而现实与他们想象的有些不同,虽然没有听到战斗声,但问题是张铜蛋带来的人却没有来攻击他们。

反而像是消失了一样。

“爸,什么情况?”秦同低声问道。

秦城压低了声音说道:“张铜蛋财迷心窍坏了规矩,收了过路费竟然还敢对我们动手,他们是冲着那爷俩来的,但肯定也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不然让他老板知道了,他也得死。”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秦同问道。

“你和你几个弟弟守好这两辆车,我去看看,”秦城说着,就打算趁乱偷偷潜伏过去,可这时他忽然问道:“你妹妹呢?以以呢?”

秦城目光四下寻找过去,却见秦以以正匍匐在地上,嘴里叼着一柄手枪朝庆尘的帐篷爬去。

“造孽啊!”秦城痛心疾首的说道。

话音刚落,老汉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因为树林里传来单一的脚步声。

他抬眼一看,豁然看到衣着整洁的李叔同从树林阴影里走了出来,从那片黑暗中,重新走进篝火的光影里。

李叔同笑着说道:“解决了,来的人比想象中要多一些,所以解决的慢了一些。”

秦城、秦同等人怔怔的看着这位中年人,面面相觑。

解决了?

这就解决了?

之前他们看到李叔同不愿意与秋狩车队碰面,以为对方不过是个与财团没干系的C级独行人物,现在看来,对方很可能有B级的实力了。

秦城朝营地以外看去,还能趁着篝火的光影,看见一些靠坐在树干上的荒野人尸体。

老汉秦城给秦同使了个眼色。

却见秦同以检查周围的名义,凑到尸体旁边检查伤口。

“奇怪了,”秦同发现这些人身上压根没有伤口,就像是睡过去了一样,七窍也没有流血,看样子并没有受什么内伤,脏器没有破裂。

秦同甚至都感觉这些人没有死,只是睡着了。

可是,当他伸手去摸尸体颈动脉,想看看对方到底死没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碰,面前的人就像一摊软泥似的倒下了。

秦同捏了捏对方的胳膊,里面的骨头碎成了渣子。

他豁然转头看向篝火旁的李叔同,这是怎么做到的?!

说话间,秦以以已经起身跑到了庆尘的帐篷前,她掀开帘子,却发现里面也空荡荡的,少年不知何时便消失了!

“小土他人呢?”秦以以看向李叔同。

“奥,我留了一个给他练手来着,他应该堵在对方逃生路线上了,”李叔同若无其事的说道,似乎一点都不担心庆尘的安危。

树林外,有枪声骤然在远方响起,然后有拖曳声慢慢靠近。

像是有什么重物,被人拖在地上移动着。

所有人目光看去,赫然是庆尘扯着张铜蛋的衣领,将对方给拖了回来。

少年脸上有血,在篝火的映衬下显的有些殷红,冲锋衣的腰侧有弹孔,但只是与少年擦身而过,并未命中他的身体。

而张铜蛋脑袋歪歪的耷拉着,脖颈处还有血液在汩汩涌出,眼看着已经死透了。

“他想跑,没跑掉,”庆尘言简意赅的说道。

……

感谢全是肉、员力扎精两位同学成为本书新盟,感谢老板,老板大气,老板发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