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袭营

记住夜读书屋,www.yedu360.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

“放心,一旦遇到危险我和我的学生,都会出手帮忙的,”李叔同向秦城承诺道。

秦同听见这话,默默的打量着庆尘,只见这少年瘦瘦高高的,虽然面色坚毅但皮肤白净斯文,根本就不像是那种杀过人的人。

这种少年,反而更应该待在18号城市大学那种地方吧。

而庆尘则诧异的看了一眼李叔同,他还以为自家老师不会管这种闲事呢。

李叔同见他面带疑惑,便低声说道:“以前我不出手,是怕吓到别人,现在他们又不知道我是谁,出手当然没关系了。木先生出的手,关我李叔同什么事?”

直到这一刻,庆尘才觉得自己慢慢了解到自己这位老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也终于明白,为何林小笑会说,大家几乎都忘了这位老板曾经多么任性。

此时秦城喜笑颜开,双方拉近了距离不说,若是狩猎队伍里能有个C级高手随行,那真的会安全许多。

庆尘去一旁帮忙搭帐篷,秦以以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不用管,荒野上的男人除了打猎、杀人,不用干家务的。”

庆尘靠在一旁的树上,平静问道:“你们这次要抓的是青山隼吗?”

“那玩意我们可捉不住,”秦以以说道:“我们要捉是一种鹞隼,比青山隼小很多。这年头,还没猎人敢去抓青山隼呢。那东西只有‘那个地方’才有,外面见不到的。”

秦以以看了庆尘一眼:“等会儿我帮你给脚上抹药吧,放心,我不嫌弃你。以前我爸受伤的时候,都是我和妈妈帮他处理伤口的,我爸说我细心,眼睛也比我妈妈好使,处理的伤口干净。”

“不用了,”庆尘摇摇头。

这时候秦以以已经搭好了帐篷,扭头准备回到篝火旁,临走时她低声说道:“我看到你一直都睡外面来着,一天两天你还能抗住,一周就不行了,地上太凉。以后我的帐篷给你用,我去跟我姐姐挤一下。”

“额,这个也不用,我睡外面没问题的,”庆尘赶忙拒绝。

“随你便,反正你不睡,帐篷我也会空着,”秦以以说完走了。

荒野少女直来直去,就像她给庆尘苹果一样,也是直接塞进少年手里的,根本不容少年拒绝。

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每个人都过着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不要犹豫,一旦犹豫,你想说很多话的那个人可能就不在了。

秦以以的姐姐就是这样,以前喜欢过一个男人,是另一支狩猎队伍里的长子,只是某次打猎回来就再也没见过对方。

据说是在禁忌之地里迷路了,再也没有走出来。

庆尘原本还想说什么,却在此时,树林身处的缝隙中,有一抹亮光一闪而逝。

少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甚至没有扭头去看。

夜晚,秦以以早早钻进姐姐的帐篷去了,小小的帐篷里还传来嬉笑声,也不知道俩人说了什么。

李叔同见庆尘还是没有打算去秦以以的帐篷,便问道:“怎么了,有地方睡不是挺好的吗?”

庆尘摇摇头:“不想随便欠别人的人情。”

“愚昧,”李叔同摇摇头说道:“你别逼我把你打晕了扔进去啊,出门在外哪有那么多讲究,快去。”

庆尘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老师,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这位老师真能做出打晕他扔进帐篷里的事情!

“老师,我刚才去搭帐篷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树林里有反光,我怀疑是有人用望远镜偷偷观察我,”庆尘想了想说道:“我觉得有古怪。”

这时,李叔同平静说道:“去帐篷里待着吧,今晚老师要给你上这荒野的第一堂课了。”

……

庆尘钻进秦以以帐篷时,赫然看见防潮垫上还放着两块巧克力,他知道这是猎人出门带着补给能量的东西,却被秦以以偷偷拿来送给自己。

他躺在垫子上没有睡觉,细细的嚼着巧克力,这里世界的巧克力与表世界并无不同。

庆尘知道今晚有事情会发生,但他不是因为恐惧才没睡。

有李叔同在,就算现在身处禁忌之地他也不会有事。

他只是想知道,今晚到底会发生什么。

倒计时70:00:00.

凌晨2点。

树林中影影绰绰,树叶的沙沙声,就像是有风拨动了什么。

苍穹上,一轮弦月惨白,空气澄净的像是能直接用肉眼看到月球上的陨石坑洞。

月光投射到地表来,穿透树林的缝隙洒在地上。

就在这一束束光影里,有人轻轻拉动了枪栓。

忽然间,天空飘过乌云,仿佛一座昏暗的城池飞抵上空。

篝火被某种气场骤然压低,整个营地的光线都暗淡了下去。像是被人遗忘了似的,沉入幽暗。

“别动,我出去看看,”老汉秦城对身边的老婆说道。

老汉秦城隐约间听见了一些动静,他拿起枕边的手枪悄然钻出帐篷。

可他头才刚钻出帐篷来,便被人用刀抵住了脖子。

秦城转头看去,赫然是张铜蛋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嘘,别说话,我们只是对你那位亲家比较感兴趣,想看看城市里大人物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之前太匆忙了没看真切,他身上有机械肢体吗,纳米合金的那种。”

秦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张铜蛋,咱们合作这么久了你别坏了规矩。如果你乱来,我会把这件事情如实的告诉你老板。”

“不用拿老板压我,他现在离的远着呢,”张铜蛋笑了笑,他脸上的皱纹宛如风蚀后的奇特地貌:“能随手送人雷神的大人物,身上如果有机械肢体一定很值钱吧,别说话,杀了他们俩,我们就走。也不用可惜,你家二姑娘那么好看,荒野上不愁找男人,实在找不到的话,给我做小的也不错。”

秦城愤怒的额头青筋暴跳,他忽然向后翻身,并同时怒吼:“小心敌袭!”

不是他有多么想警示庆尘与李叔同,而是他知道张铜蛋的心性,此人如豺狼,既然选择坏规矩就不会让营地里所有人离开。

张铜蛋在秦城翻身时便暗叫不好,他手臂奋然发力想要割喉,却不曾想秦城的衣领里缝了合金夹层,寻常刀子根本划不破!

“赶紧动手,先把那个城里人杀了!”张铜蛋大喊。